第十三章 送礼

    “什么意思?”萧天肃心中没有半分的担忧,却有好奇。他好奇这个孙女,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孙女确实派人散布了我同平南王退婚的事…..但是,以孙女派出去人的数量来看,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造成轰动京城的效果。”

    “看来又有人帮你了。”

    至于是谁帮的,萧天肃心里有谱,萧南乔也有。

    “云三爷几次三番出手相助,不管他为了什么,国公府都得表示表示了。”萧天肃道。

    能帮她的人,也只有那位神仙公子了。

    萧南乔轻叹,若非方才云回雪拖住她,她定是要自己去操纵散布谣言一事,只是她现在刚刚重生,身边还没有太多势力可以利用,若是大刀阔斧的出手,难免留下把柄。

    怪不得云回雪莫名其妙的要同她学种梅花,原来是为了拖住她,让她不要贸然出手。由他来办此事……

    酉时一刻,自国公府而来礼物便送到了云府云回雪的桌上。

    这份礼物显然是极重了,金玉珠宝塞了满满的一匣子,左侧还有一整盒的金饼,任何一个都是极好的成色,若是拿出去兑换成铜钱,恐怕要拿马车来拉。右侧搁着一副字画,是前朝最有名的山水画家羲和所画,

    云回雪伸出手随意的拿起一柄玉如意,那玉如意通体碧绿莹润,一看便知是最上等和田玉。骨节分明的手与那碧色的玉十分和谐,他道:“国公府为何送云某这样一份大礼?”

    国公府送礼一事为了避人耳目,萧天肃特意让行事最为稳妥的刘管家前去云府。刘管家是老江湖了,即使面对传说中的仙子下凡云三爷,行为也很得体,没有给国公府露怯。

    “三爷,国公说今日三小姐同三爷一同种梅花,国公府多有照顾不周之处,所以这些礼物便代表了国公府的歉意。”

    送礼这件事,真实目的显然是不能出口的。

    云回雪放下玉如意,随后用左手支起下巴,美艳的桃花眼半分笑意也无,神情很冷漠。但他接下来说出的话,似乎并不太符合那冷淡的容颜。

    “若真要送礼….你们三小姐今日发上的那支玉簪不错,我很喜欢。”

    刘管家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耳朵聋了。

    簪子一物,女子日夜佩戴,最是私密不过。哪有男人上来就要未出阁小姐的簪子!简直不要脸啊!

    而且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还是云三爷?

    云三爷….传说中不是最冷漠最无情,但德行又最为崇高,乃是天赐给大梁为英为雄的神仙公子吗?

    刘管家憋了很久才憋出一句:“玉簪乃小姐的贴身之物,怎可赠与三爷。”

    “一支玉簪罢了,三小姐乃超凡脱俗之人,不会在意的。”云回雪将面前的礼物向前一推,看来是无意接收了。

    刘管家纵横贵人门第多年,为萧天肃打点无数事情,可他从未见过云回雪这等路数的。他想了很久,瞧着云回雪的冷漠容颜打了个哆嗦,得罪国公爷能活,但得罪云三爷能不能活就很难说了。

    一狠心,他把礼物抱走了,抱回去得罪萧天肃去了。

    刘管家走后,太子顾承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瞧了眼落荒而逃的刘管家的背影,颇有些同情的道:“你不想收礼不收便是,何必开人家小姑娘的玩笑。”

    要簪子,亏他云回雪想得出来。

    “谁说我是在开她的玩笑?我是真的想要那支玉簪。”云回雪瞧着顾承,神情十分真诚。

    顾承迟疑了一下,忽然“啊”了一声,“难不成你凡心大动,瞧上人家姑娘了?”

    “怪哉怪哉,天上神君下凡的云三爷居然也会动心。但那小姑娘….我瞧着也不是祸国妖姬的款啊。若说祸国妖姬,韩玉清才是这个款。上回中秋宫宴,韩玉清不慎摸了一下你的衣角,给你脏的立时就换了一身,一点面子也没给第一美人留。现在居然要问第一美人的姐姐要簪子?你不嫌她头发脏吗?”

    “柳州闹水灾,正缺人手。太子殿下若是无事,不妨我同陛下建议。拨殿下去赈灾救民?”

    顾承的脸色瞬间变了,“民间居然能把你这样的无耻之徒奉若神明,我们大梁人民的审美真是十分低下。”

    桃花眼一眨一眨的,云回雪瞧着顾承道:“承蒙夸奖。明日我便去同陛下建议。”

    “别别别,太爷爷,您真是我太爷爷。柳州那地方又热又潮,我这自幼身娇肉贵的,哪里受得起!”顾承知道,云回雪说得出就做的到。

    云回雪对这一声“太爷爷”显然十分受用:“乖玄孙。”

    国公府这边,刘管家哐哧哐哧的抱着礼物跑回府之后,他心眼很多的先告诉了三小姐,云三爷不要礼物要她簪子一事。

    三小姐冷笑了一下低斥云三爷为“登徒子”。随后让他不要将此事告诉国公爷。

    天可怜见,刘管家那曾经也是云回雪这位神仙公子的粉丝之一,如今人生竟然这般玄妙,今日不仅有幸见了云三爷孟浪的一面,也有幸亲耳听见别人称云三爷为“登徒子。”

    活得久了,果然什么事都能遇上。

    十二月初六一大早,萧南乔还没起床。她爹便一脸焦躁的来叫她了。

    萧东远是个笨蛋,这是萧家上下的一致公认,其中还包括萧南乔那已经离开萧家的公主亲娘。

    人一笨,就容易好坏不辨,容易被人当枪使。

    “三丫头,我昨晚左思右想,觉得你爷爷的法子不行。若是将你退婚平南王的事宣扬的四处皆知,平南王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若真不想嫁平南王,不如今日和爹爹一同去平南王府,我们和平南王好好商量商量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