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七章 朕的剑呢?

    沈锦乔把杨国公府的小姐从楼上丢下去,活生生的摔断了一条手臂。

    在场那么多人亲眼看到,还没过一个时辰,这消息就在整个盛京传得沸沸扬扬,甚至都传进了宫里。

    杨惠妃听说自己侄女儿被摔断了腿,立刻去求皇上做主,系数沈锦乔的罪状。

    行为之恶劣,简直丧心病狂。

    沈锦乔前脚回到府邸,后脚宫里的人就来了,皇上传沈锦乔入宫。

    而沈锦乔早早就回府,入府就直接往沈烨那里去,很是恭敬的行礼:“爹爹。”

    沈烨瞪她:“混账,就会给老子惹事儿?”

    很显然,沈锦乔干了什么他已经知道了。

    沈锦乔很乖巧:“给爹爹添麻烦了,是女儿的不是,不过女儿可没有错,那杨雪莹当着太子的面把我从二楼推下去,当众丢丑,女儿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说着沈锦乔还把手臂露出来,委屈巴巴的看着沈烨:“爹,我这手还痛着呢?”

    沈锦乔的手肘磕在地上,肿了一大块,后背也酸痛,就算不破皮,也绝对是淤了。

    沈烨看了一眼,眉眼一竖,大喝一人:“来人,还不快把小姐扶回去休息,入宫去请御医。”

    沈锦乔相当配合,直接往地上一倒。

    沈烨吓得眼睛都瞪了一下,玉珠立刻叫起来:“小姐,快来人啦,小姐晕倒了。”

    等几个丫鬟七手八脚的将沈锦乔扶走,宫里的人就来了,听说惠妃把状告到皇上面前,还要把沈锦乔拉去问罪,沈烨一跺脚,怒气冲冲:“欺人太甚,将我儿摔得遍体鳞伤,居然还敢求皇上做主,本侯倒要看看他们如何颠倒是非黑白。”

    看完全程的老管家掀了掀眼皮:“......”

    所以说,侯府这么多子嗣,侯爷却独独喜欢三小姐,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撇开三小姐是嫡女这一层身份,那德行简直就跟侯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爷儿俩两手一拍,演戏都不需要商量,颠倒是非黑白的胡扯,那是信手拈来。

    最重要的是他们做得那比真的看起来还像真的。

    这种人一个都很是祸害了,偏偏还两人凑成了父女,啧......

    沈锦乔没有入宫,沈烨自己入宫,皇上和杨惠妃在,还有杨国公府杨雪莹的父母,沈烨带着一脸压抑的怒容进去,上去之后非常气愤的怒瞪杨家夫妇一眼,然后双膝跪地:“微臣叩见皇上,求皇上为锦乔做主。”

    夏帝容衍闻言眼皮子一跳,自己的臣子是什么德行,他这个当皇帝的是最清楚的,整个朝堂,就平南侯这么一个混不吝的,别人是有匪君子,他是土匪头子,干不了几件好事儿,还贼不讲理。

    “起来,说说锦乔怎么了?”那语气很是有些看好戏的意思。

    沈烨目光如炬,仿佛冒着火光一般直接看向杨氏夫妇:“吾儿锦乔去芳华阁会友,恰逢太子归来,站在阁楼之上瞻仰,却与白家姑娘一起被杨家人直接推了下去,吾儿会点儿拳脚功夫,为了保护白家姑娘,手肘着地,后背挫伤,如今一只手肿得根本抬不起来,后背更是伤得满是淤青。”

    “微臣心疼得连忙要入宫请御医,却不想听到传唤,说我儿欺负了杨家姑娘,明明是杨家姑娘先把我儿和白家姑娘一起推下去了,我儿不过还手而已,怎么就成了她欺负人了?请皇上为我儿做主。”

    夏帝:“......”补充一点,平南侯是没理他不讲理,若是有理,那才叫不得了。

    沈烨一般没理的时候他全凭胡扯,但凡有点儿理,那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夏帝看了眼杨惠妃,转头看向杨氏夫妇:“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朕说清楚。”

    杨氏夫妇脸上也是难看:“皇上,雪莹也跟我们说了,她只是脚滑摔倒,并非故意为之,都还没来得及道歉就被那沈锦乔丢了下去,还丢了两次。”

    沈烨目光凉凉的看着他们:“你们不是说她手被摔断了,还昏迷不醒吗?”

    杨氏夫妇:“......”

    “是......是她丫鬟说的,当时凤小姐还劝说,可沈锦乔根本不听,众目睽睽之下把雪莹丢了下去,这简直太恶毒了。”

    沈烨:“她把我儿推下去就不恶毒?”

    “都说了是意外。”

    沈烨:“我儿本来也只是想吓一吓她,但是手滑,这也是意外。”

    杨氏夫妇:“......”

    杨惠妃都看不下去了:“侯爷这话是否太过胡搅蛮缠?一次是手滑,那为何还抓起来丢第二次,最后活生生把雪莹的手给摔断了?”

    沈烨都没搭理杨惠妃,直接对着夏帝一拱手:“请皇上明断。”

    夏帝:“......”朕的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