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然后呢?

    “你们要干什么?”

    杨雪莹被抓着不断挣扎,怒瞪着沈锦乔:“你放开我,谁给你胆子抓我的?”

    “那谁给你胆子推我的?”沈锦乔揪住杨雪莹的衣领,直接把她扯到栏杆边,用力把她往外面一送。

    “啊啊......”杨雪莹惊声尖叫,花容失色。

    “住手。”一声厉喝,一道窈窕的身影从楼梯口下来。

    杨雪莹看到来人,顿时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凤姐姐救我。”

    凤秋韵,凤国公府的嫡小姐,排行第二的美人,清冷幽香,芝兰佳人,雅致如兰的凤小姐。

    凤秋韵颦眉,不满的看着沈锦乔:“沈小姐这是要做什么?为何要欺负雪莹?”

    杨雪莹立刻卖惨,哭:“凤姐姐快救救我,她要把我推下去。”

    沈锦乔抓住杨雪莹的手又玩外面送了一点,吓得杨雪莹又是一声惨叫,这次是真的要哭出来了。

    沈锦乔看着凤秋韵:“怎么,凤小姐这是要来声张正义吗?刚刚她把我和白小姐推下去,如今我把她也送下去一次,如何算得上是欺负?”

    凤秋韵闻言眉头皱得更深,看着杨雪莹:“雪莹你当真推她们了?”

    “我没有,凤姐姐,我就是没站稳,不小心摔倒的,真不是故意推她们的,凤姐姐救我,她要把我推下去。”杨雪莹半个身子都吊在外面了,就靠沈锦乔一只手拉着,只要沈锦乔一放手她绝对会掉下去。

    这里是二楼,掉下去不会死,但一定会很痛,她最怕痛了。

    凤秋韵看向沈锦乔,微微屈膝:“雪莹并非有意为之,还请沈小姐高台贵手,让她好好给你们道歉便是,何必出手伤人?”

    沈锦乔眉梢微扬,笑意明媚邪气:“凤小姐这话说得好笑,明明是她出手伤人,怎么好像还是我的错?”

    凤秋韵一副不赞同的表情:“雪莹已经说了,她并非故意,你何必咄咄逼人?”

    “所以,凤小姐觉得该怎么做?”

    凤秋韵:“我已经说了,让雪莹给你道歉,今日的事情就算过了。”

    凤秋韵一副‘我很公正,事情到此为止’的样子,然后,回应她的是沈锦乔松手,以及杨雪莹的惨叫。

    “碰!”

    杨雪莹掉下去了。

    凤秋韵一张脸仿佛瞬间裂开,不敢相信的看着沈锦乔:“我都说了让她给你道歉,为什么你还把她丢下去?”

    沈锦乔笑得一脸无害:“你说你的,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敢问凤小姐坐的是哪家的公堂?”

    看着凤秋韵一张脸铁青,沈锦乔笑意更加明媚动人:“明诛。”

    底下杨雪莹还在骂骂咧咧的叫,明诛立刻飞身下去,一把揪着她直接提了上来。

    没等杨雪莹反应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又把她再次丢了下去。

    “啊......啊啊啊......”

    杨雪莹的肩膀被摔得脱臼,痛得她惨叫,最后竟然叫晕了过去。

    凤秋韵一张脸已经冷得找不到表情了,沈锦乔从她身侧走过,她的声音仿佛从牙齿中要出来的:“杨国公府不会放过你的。”

    沈锦乔微微昂头,轻飘飘的声音无比嘲讽:“然后呢?要我道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