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谁得罪她了?

    沈锦玉和沈锦月的表情很淡,但两个小姑娘心性单纯,就算是简单的反应,沈锦乔哪儿有看不出来的。

    瞥了眼沈锦曦,有那么点儿疑惑,看来有故事啊。

    吃完饭,各自散去,沈锦玉和沈锦月姐妹好的手挽手从沈锦曦旁边走过去,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走远。

    沈锦曦上次入宫不带她们,说贵妃娘娘不喜欢吵闹,她们可记着呢。

    沈锦曦微微握拳,转身往自己院子走,没走多远遇到了追上来的胡夫人。

    胡夫人在沈锦曦面前可跟在沈烨面前不一样,那刻意的端庄大度没了,就剩精明算计,苦心叮嘱:“锦曦,这次入宫见贵妃娘娘你可要好好表现,一定要让贵妃娘娘对你另眼相看,如今几位皇子选妃在即,这可是你的好机会。”

    沈锦曦烦躁的皱眉:“知道了。”

    说完转身走上旁边的小道,甩开了胡夫人。

    胡夫人没想到沈锦曦居然给自己耍小性子,气得站在原地:“嘿......我还没说完呢?”

    沈锦曦一路疾走,走到花园的水榭旁边才停下,水榭的另一边沈锦玉和沈锦月正沿着水塘边走回她们的院子,银铃般的笑声隔这么远都能听到。

    沈锦曦双手紧紧握在栏杆之上,力道大得指甲都快掐进栏杆里。

    她也不想嫉妒,可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平。

    同样是女儿,就因为沈锦乔是嫡女,父亲对沈锦乔比他们另外几个姐妹都纵容关心。

    同样是沈家的女儿,贵妃娘娘和冷家小姐对待她和沈锦乔都是不同的。

    沈锦乔可以随意入宫去见贵妃娘娘,而她却还要想办法讨巧送礼才能得到贵妃娘娘的传召;冷家小姐高傲冷若冰霜,却偏偏和沈锦乔成了手帕交。

    这两年沈锦乔不在,她步步为营,处处用心,这才结交到了几个贵女,得以在贵妃娘娘面前露脸,可沈锦乔一回来她们就立刻送来帖子。

    明明都是沈家的姑娘,凭什么只有沈锦乔能得他们另眼相看?

    沈锦曦一个人在那里想着,心里各种怨念和滋生,等想到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淹没了,猛然转身,猝不及防看到站在身后的沈锦乔,瞬间吓得倒退一步撞在栏杆上。

    “你......你怎么在这里?”

    沈锦乔看着她:“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这里?吃完饭逛一逛,倒是二姐,你的手不疼吗?”

    沈锦曦似乎这才感觉到自己指尖传来的丝丝痛意,低头一看,居然已经流血了,连忙握住,语气不耐:“不用你管。”

    说完径自转身急匆匆的离开。

    玉珠歪头看着沈锦乔:“主子,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刚刚才收完礼物,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谁得罪她了?

    沈锦乔扯了扯唇角:“谁知道她?估计又发什么神经病吧。”

    一天到晚一张苦大仇深仿佛受了多少委屈的晚娘脸,一副无欲无求,清高冷傲的姿态,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屑一顾,所有人都是俗人,只有她出淤泥而不染。

    可实际上她却是最在乎最想要那个,还想要最好的。

    嘴上说着漂亮拒绝的话,说完了低头黯然,仿佛别人不给她是罪过,装得一身清高出尘,偏偏心里的欲望却无比强盛。

    她不主动要,但心里却要求别人一定要给,还是那种跪着求着要给她的,真是不知所谓。

    沈锦乔与沈锦曦两年未见,两年多前沈锦乔也才十四岁不到,哪儿能看得这么深刻,这还是贵妃娘娘告诉她的。

    这就是贵妃娘娘不喜欢沈锦曦的原因,用那句粗俗的话来说就是当了那啥还要立牌坊,这样的人宫里多了去了,贵妃娘娘那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来,也亏得沈锦曦是个小姑娘,也没什么坏心思,所以贵妃娘娘只是不喜,却也没做什么,也就跟沈锦乔说话的时候多叮嘱了几句,让她长个心眼。

    这种人,别以为你不招惹她就相安无事了,指不定你什么时候就被她无缘无故的记恨上了,还是深仇大恨,偏偏你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