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道疤痕

    平南侯府的人不算多,上面也就一个老夫人,跟大伯分家之后住到了大伯家,偶尔才回来住一阵子,沈锦乔的母亲霍虞两年前病逝,如今这府里还有两个侧室,三个姨娘。

    沈锦乔的兄弟姐妹也不少,加起来有六个人,就一家子来说,也算得上人丁兴旺的了。

    沈锦乔是嫡女,在府里有着单独的院子和阁楼,就算她离开侯府两年,这院子也没人敢碰,有专门的人守着。

    一路回来坐了那么久的马车,沈锦乔本来是不累的,因为从沈安阳那里拿到了东西,结果一转头全都没了,遭遇双重打击,瞬间满身疲惫,倒在床上就不想起来。

    沈锦乔的贴身丫鬟玉珠和管事福妈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为她收拾,之前福妈已经收拾好了的,现在不过是把沈锦乔带回来的一些日常用品摆上。

    玉珠跟明诛有七分相似,不过她脸上多一点婴儿肥,看起来娇俏柔和些,福妈是一个快四十岁的中年女人,慈眉善目,很是有福气的样子。

    收拾得差不多了,福妈道:“主子,浴房里的水烧好了,你先去洗个澡去去疲乏。”

    沈锦乔不想动,但这澡还得洗,一路回来,满身都是灰尘。

    浴桶里冒着热气,福妈和玉珠一起帮沈锦乔把这一身衣服解下来,等她坐到了浴桶中这才给她洗头发。

    福妈撩起沈锦乔的头发刚刚要洗,突然瞥到她肩头有一条泛白的疤痕,从肩头蔓延到锁骨,足足有一指长,微微皱眉:“主子怎么受伤了?”

    沈锦乔闭着眼靠在浴桶边缘,淡淡道:“一点儿小伤,不碍事。”

    福妈显然不觉得是小事,女儿家的身子最是娇贵,尤其是沈锦乔这样金枝玉叶的千金小姐,身上怎么能留疤?

    “奴婢记得库房里还有一支贵妃娘娘赏赐的玉肤膏,等下就去找来。”

    “嗯。”沈锦乔淡淡应了一声,没有多言。

    沐浴更衣,等沈锦乔穿好衣服出来,玉珠道:“主子,胡夫人和柳夫人过来看你,都在前厅坐着呢。”

    沈锦乔甩了甩半干的头发:“就说我累了要休息,让她们回去吧,让福妈安排一下明日的午膳,到时候一并把礼物给她们。”

    “奴婢明白了。”

    等头发干得差不多,沈锦乔拿起一根发绳随便束了一下,看着铜镜中倒影的容颜,抬手缓缓放在肩头,衣襟微微敞开,露出那条伤痕。

    下一刻,一抹鲜血扑在她的脸上,模糊了她的双眼。

    沈锦乔猛然一把捂住脸,身子微微颤抖,等缓缓放开手,双手干净洁白,宛若上好的脂玉,没有鲜血。

    双唇惨白没有一点儿血色,额头因为恐惧竟然渗出了丝丝薄汗,缓缓将衣襟合上,两年零三个月。

    母亲的忌日都过了两次了,可每次看到这个伤痕,仿佛瞬间回到了那个瞬间,被鲜血模糊的视线,鲜血滚烫的温度,触目惊心,让她灵魂都在恐惧颤抖。

    “娘亲。”

    一把剑,穿透娘亲的胸膛,带着她的鲜血刺在她的锁骨之上,娘亲若不是为了救她,一定不会死的。

    娘亲,我终于从青山城离开了,我一定会让那些人血债血偿,用他们所有人的鲜血来祭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