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保护他

    因为毒酒的事情,洛清寒昨儿整个晚上都没能合眼。

    他得查清楚毒酒的来源,还得将现场所有人封口,不能将此事传扬出去,以免闹出皇家兄弟为了争夺皇储之位互相残杀的丑闻。

    至于大皇子洛夜辰,他作为这个案子的直接关系人,被客客气气地请回自己的府邸。

    在真相未查明之前,洛夜辰不能离开宅邸半步。

    等洛清寒忙完这些,外面天色已经是大亮。

    常公公劝他休息会儿。

    洛清寒捏了下额角,声音因为睡眠不足而有些低哑。

    “萧良娣怎么样了?”

    “太医说抢救及时,萧良娣已无大碍,接下来只要好生静养一段时日便能痊愈。”

    洛清寒决定去看看萧良娣。

    为了不打搅萧良娣休息,洛清寒不让常公公出声,他们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进了清歌殿。

    走到卧房门口时,正好听到萧兮兮说的那句——

    “我早就知道那杯酒有毒,却还要喝下去,跟太子没关系。”

    洛清寒脚步一顿。

    紧随其后的常公公脸色微变,他摆了摆手,身后的宫女太监们立即识趣地退开了。

    卧房里面,萧兮兮正在跟宝琴解释。

    “昨晚我看到了大皇子印堂发黑,乌云罩顶,摆明了就是一副倒霉相。尤其是当他把酒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他头顶的乌云都快黑得滴水了,直觉告诉我,那杯酒里可能有问题。我把酒给抢了过来,闻了闻,果真闻出了毒药的气息。”

    宝琴满脸困惑:“奴婢怎么没看到大皇子头上有乌云?”

    “那是因为你没开天眼,我因为命格特殊,刚生下来就开了天眼,这些东西我只要扫一眼就能看到。”

    见到宝琴还是一副不大明白的样子,萧兮兮继续解释道。

    “你想想看,如果太子昨晚真的喝下那杯毒酒,不管太子死没死,一个毒杀太子的罪名都会落到大皇子头上,他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这不就是要倒大霉嘛。”

    宝琴恍然,乌云罩顶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哼道:“那也是他活该,谁让他要毒害太子的?!”

    萧兮兮摇摇头:“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大皇子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当众毒杀太子,他又不是不想活了。”

    “您的意思是,大皇子是被人陷害的?”

    “也许吧。”

    宝琴皱着眉,这些阴谋诡计实在不是她一个小小宫女能理解得了的。

    她转而问道:“您既然知道酒里有毒,为何还要喝下去?”

    门外。

    洛清寒拧着眉,心里也有同样的困惑。

    既然明知有毒,为何还要喝?

    他听到屋里的女人用她那惯有的懒散语气说道。

    “我得保护他啊。”

    “我的体质很特殊,普通毒药伤不到我,可太子不一样,他只是个普通人,若他喝下那杯毒酒,就算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我不能让他受到伤害,我要保护他的安全。”

    宝琴仍是不解:“您可以直接告诉太子殿下酒里有毒。”

    “太子不会信我。”

    “怎么会?您可是太子殿下的人,您不会害他的。”

    萧兮兮摇头:“你不懂。”

    在皇宫里面,别说是枕边人,就算是父母兄弟,也能痛下杀手。

    洛清寒身为太子,是所有皇子共同的敌人。

    他是众矢之的。

    他不能相信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