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跳进河里都洗不清了!

    洛清寒只觉得胸口有一股戾气在翻涌。

    上次在围猎是没有杀掉他,于是这次又换成下毒了吗?

    他们就真的这么想让他死吗?!

    萧兮兮躺在洛清寒的怀里,小脸煞白,气若游丝。

    看上去像是随时都要短断气的样子。

    洛清寒想骂她为什么要嘴馋喝那杯酒?可看到她这副惨兮兮的样子,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太医很快赶来。

    他给萧兮兮把过脉,又检查了一下酒杯里残留的酒液,严肃道。

    “这酒里有剧毒,但不知道是哪种毒,我先给萧良娣开些催吐的药,帮她把肚子里的毒酒吐出来。”

    得知酒里真的有毒,在场众人全都齐刷刷地看向大皇子洛夜辰。

    洛夜辰这下子是彻底慌了。

    他只是想给老三一点难堪,没想过要毒死他。

    可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杯毒酒出自他的手。

    他现在就算是跳进河里都洗不清了!

    太医端来汤药,让萧兮兮喝。

    那药看起来黑漆漆的,散发着浓烈的苦涩气息。

    萧兮兮将脑袋往洛清寒怀里钻,不肯喝药。

    洛清寒直接从太医手里接过汤药,一手环抱住她的脖子,固定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另一只手端起汤药往她嘴里灌。

    动作干脆利落,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思。

    萧兮兮被猛地灌进去一大口苦涩汤药,差点被苦得晕过去。

    她感觉一股酸水用上心口,恶心感直逼喉头。

    扭头,张嘴,哇的一声就吐了。

    吐完之后,太医又给她吃了两颗药丸。

    随后她便觉得脑子开始发昏,不由自主地昏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薄被,喉咙有些发干。

    宝琴一直守在床边,见她睁开眼,惊喜地叫道。

    “小主,您可算是醒了!”

    萧兮兮见她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安慰道:“别担心,我没事了。”

    宝琴哽咽道:“昨晚看到您吐血的时候,奴婢差点被吓死,您以后不要再乱吃东西了好不好?您想吃什么就跟奴婢说,奴婢给您做,别再去外面吃了,外面太危险了,呜呜呜!”

    萧兮兮被她逗乐了。

    “昨晚只是个意外,再说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她撑着床坐起来。

    “有水吗?我有点渴。”

    宝琴赶紧倒了杯温开水,喂给她喝下。

    干涩的嗓子感觉舒服多了,萧兮兮背靠在软垫上,身体放松,又恢复成了一条咸鱼状态。

    她懒洋洋道:“我昏迷多久了?”

    宝琴擦掉眼泪:“一个晚上。”

    “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亲自把您抱回了清歌殿,晚上太医和奴婢一直守在这里,直到确定您已无大碍,太医才离开。”

    “太子人呢?”

    “他把您放下后,跟太医说了几句,便走了。”宝琴说到这里,语气里不禁又露出几分埋怨。

    她愤愤不平地说道:“昨晚您是喝了太子的酒才中毒的,您是代替太子遭了罪,可太子却走得那么干脆利落,连看都不多看您一眼,太无情了!”

    萧兮兮却是一笑:“不怪太子,这是我自找的,我早就知道那杯酒有毒,却还要喝下去,跟太子没关系。”

    宝琴呆住了。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地又问了遍。

    “您说什么?您早就知道酒里有毒?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