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献礼

    今晚的洛清寒穿着玄青色的大袖深衣,这种颜色给人的感觉很冷,却跟他的气质极其相配。

    像是最上等的玉石,冰冷,优雅,漂亮,非常吸引人。

    当他出现在凤栖园的时候,立刻就把全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来了。

    众人纷纷向他躬身行礼。

    “拜见太子殿下。”

    秦皇后不喜热闹,所以今晚的寿宴举办得很简单,来的全是自家人。

    洛清寒淡淡道:“不必多礼。”

    很快太后、皇上、皇后就来了。

    三位大佬一到场,气氛瞬间就变得安静下来,刚才还在互相攀谈的众人全部闭嘴,整整齐齐地行礼问安。

    皇上身居主位,右边是太后,左边是皇后。

    太子的位置就在左边首位,紧挨着皇后。

    萧兮兮悄悄看了眼皇后。

    这位秦皇后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但眉眼太过高冷,薄唇抿成直线,即便是在自己的寿宴上,她的脸上仍旧没有一丝笑意,看着就让人觉得很难接近。

    萧兮兮心想,她总算知道为啥洛清寒总是一张面瘫脸了?

    感情他是跟秦皇后学的啊。

    相比之下,太后显得和蔼多了,脸上笑眯眯的,看向小辈们的目光总是带着慈爱之情。

    皇上今年四十岁,身材高大挺拔,相貌英俊,相比儿子们的英姿勃发,他的身上更多了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魅力。

    不得不说,这一家子的颜值都是非常高的,难怪生出来的后代也都很好看。

    这就是基因带来的先天优势啊!

    待众人落座后,今晚的寿宴正式开始。

    皇子们开始挨个献上寿礼。

    往年第一个献礼的人都是大皇子洛夜辰,可如今洛清寒成了太子,太子地位尊贵,这第一个出头的美差自然就落在了他身上。

    他站起身,说了一段祝福语。

    因为说的是文言文,听得萧兮兮晕头转向,完全没搞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洛清寒送上的贺礼是一幅山水画。

    此画出自名家之手。

    最重要的是,画这幅画的人是秦皇后的外曾祖父,并且这幅画还是她外曾祖父生前的绝笔画。

    当秦皇后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原本冷淡的眸光出现了些许变化。

    她的外曾祖父是大盛朝很有名的书画家,留下了不少作品,但这副绝笔画却一直流落在外,怎么都找不到,没想到洛清寒把它送到了她的面前。

    想必他为了找这幅画费了不少心血。

    秦皇后亲手接过画像,仔细看了又看。

    “你费心了。”

    洛清寒躬身一礼,退回原位。

    他刚一坐下,大皇子洛夜辰就迫不及待地站起身,上前献礼。

    比起洛清寒的内敛克制,洛夜辰就显得要粗放直白得多。

    他说了句恭祝母后寿比南山,随后便大手一挥,让人抬上来一尊金灿灿的佛像。

    那是用纯金打造的佛像,约莫有一人高。

    当它被被抬上来时,整个凤栖园都被金光给照亮了。

    萧兮兮仿佛闻到了来自金钱的芬芳。

    这位大皇子,有钱啊!

    洛夜辰昂首挺胸地站在原地,意气风发。

    他很享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