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东宫的女人们

    洛清寒的指尖轻轻摩挲护身符,脑中浮现出萧兮兮那张灿烂的笑脸。

    他将护身符放进随身携带的荷包中。

    “萧良娣这一天在做什么?”

    常公公如实回答:“她今早搬回了清歌殿,然后就一直待在清歌殿里,没有再出来过。对了,下午的时候,白侧妃派人给萧良娣送去了请柬,想邀请她去参加明天下午的茶话会。”

    洛清寒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常公公以为太子今晚会去清歌殿过夜。

    然而,洛清寒却什么都没说,又去了书房。

    次日下午,萧兮兮带着宝琴前往翠鸣轩。

    路上,宝琴犹如送傻闺女上学的老母亲,不住地唠叨。

    “您等下见到白侧妃,态度一定要好点儿,千万别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要是对方说的话让您不开心,您就笑笑,别还嘴,装傻充愣混过去就行了。白侧妃毕竟是侧妃,品级比您高,而且她爹是太子太傅,太子对她都挺客气的,您哪怕不讨好她,也尽量别得罪她。”

    萧兮兮打了个哈欠:“我知道啦。”

    前面就是翠鸣轩。

    宝琴特意帮萧兮兮整理了一下裙摆和头发,确定她现在看起来没有一丝破绽,这才比了个OK的手势。

    这手势是萧兮兮以前对宝琴做过的,宝琴觉得有趣,便学了过来。

    翠鸣轩内已经坐着不少人。

    不只是白侧妃,李侧妃和徐良娣、陈良媛、赵美人等人也都来了。

    东宫后院十几位妃嫔几乎都到齐了。

    她们按照品级依次跪坐在软垫上,面前的矮桌上摆着各色瓜果茶点。

    萧兮兮带着宝琴上前屈膝见礼。

    白侧妃出生书香世家,生得秀丽雅致,可惜她身体不太好,三天五头就要生一场病,以至于整个人都有种弱柳扶风的气质。

    也正是因为这种柔弱无助的感觉,更容易激发雄性动物的保护欲。

    她笑着对萧兮兮道。

    “妹妹坐呀。”

    萧兮兮走到旁边的空位坐下,眼睛一下子就被面前的瓜果茶点给吸引住了。

    这些东西看起来都好好吃啊。

    咕噜~

    悄悄咽口水。

    白侧妃见她盯着桌上的瓜果茶点,含笑道:“这些是我为各位姐妹准备的小吃,你们都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萧兮兮立即拿起一块酥饼,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她由衷地赞道:“好吃!”

    伺候在旁边的宝琴叹气。

    有什么是您觉得不好吃的呢?

    其他人也对这些茶点表示了称赞,然后话题便由此引出,滑向了别的地方。

    李侧妃作为这里唯一一个可以跟白侧妃平起平坐的女人,说话比其他人少了许多顾忌,姿态也更加随意自然。

    “听闻白妹妹昨天又病了,太子殿下没有去看看你吗?”

    其他人听到这话,动作都是一顿。

    白侧妃像是没听出这话里的嘲弄之意,依旧笑得柔美:“我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睡一觉便好了,哪里需要太子殿下亲自跑一趟?”

    陈良媛平日里跟白侧妃走得很近,闻言立即接话道。

    “是呀,太子殿下日理万机,忙得很,哪能成天往后院跑,不只是白姐姐,我们这些姐妹也已经好久都没见过太子殿下了。”

    她这话明显是在给白侧妃找台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