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恩典

    “今日是孤误会了你,你随时都可以搬回清歌殿。”

    撂下这句话,洛清寒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他们走远了,萧兮兮赶紧坐回到火锅旁边,端起碗筷,飞快地将锅里的鱼肉夹出来,沾上酱料塞进嘴里。

    “好辣,好香,好好吃!”

    宝琴一边给她涮菜,一边问道:“您原来是玄门中人啊?”

    萧兮兮边吃边点头:“是啊。”

    “以前怎么没听您说起这事?”

    “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宝琴又问:“将军和夫人知道此事吗?”

    “他们不知道,家里只有祖父知道这事儿,但祖父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家里人都以为我是在一个普通的尼姑庵里长大的。”

    宝琴心想原来如此。

    若将军和夫人知道萧兮兮是玄门中人,肯定不会把她送进宫里。

    太子良娣固然风光,可跟玄门中人这个身份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

    洛清寒回到书房。

    他对常公公吩咐道。

    “今晚萧良娣说的话,一个字都不准传出去。”

    “喏。”

    “明儿给萧良娣送些东西过去,算是对她的补偿。”

    “喏。”

    洛清寒翻开奏折,开始一本本地阅读。

    自从洛清寒去年被立为太子后,皇上每天都会把批阅过的奏折拿给洛清寒,让他学着怎么处理朝政之事。

    他一直看到半夜,才把所有奏折看完。

    上床睡了短短两个时辰,他就自觉地醒来,起床更衣洗漱,简单地用过早膳,前往议事殿与父皇、众大臣商议政事。

    萧兮兮和宝琴早上刚把行李搬回清歌殿,常公公就带着两大箱子东西上门来了。

    “萧良娣,这是太子殿下给您的赏赐,快快谢恩吧。”

    萧兮兮屈膝下跪:“多谢太子殿下恩典。”

    一箱子绫罗绸缎,还有一箱子金银首饰,全是今年流行的款式。

    萧兮兮笑得开心,她从袖中拿出一枚护身符。

    “常公公,昨天那枚护身符应该已经坏了,这是我新做的护身符,烦请你帮我转交给太子殿下。”

    她现在跟洛清寒同乘一条船,必须要保护好他的安全。

    只有洛清寒好好活着,她才能心安理得地继续做一条咸鱼。

    常公公双手接过护身符,小心翼翼地收好。

    “萧良娣放心,老奴一定把它转交到太子殿下手里。”

    送走常公公后,萧兮兮立刻就化身成为小蝴蝶,快乐地飞向后院。

    清歌殿的后院原本是个小花园,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菜园子,左边是菜地,右边是鸡圈和鸭圈,中间还有个小池塘,池塘里面种有莲花,水里还养了不少鱼虾。

    萧兮兮先去鸡圈面前站了会儿。

    她挨个数了一遍里面的鸡,共有一只公鸡和十二只母鸡,另外还有小鸡仔若干。

    大公鸡此时正带着它的后宫们在晒太阳,人生很是圆满。

    随后她又去看了看隔壁的鸭圈。

    正好十只大白鸭。

    萧兮兮把鸭圈的木门打开,把大白鸭们放出来。

    它们迈着整齐有序的步子,大摇大摆地朝着池塘跑去。

    左边的菜地里面有白萝卜、大白菜、小青菜、香葱、生姜、大蒜、辣椒、四季豆、黄瓜、玉米、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