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妾身爱你哦,比心心!

    面对太子的试探,萧兮兮却是羞涩一笑。

    “实不相瞒,妾身因为命格原因,从小就被送去了玄门。妾身在玄门中长大,还拜了玄门门主玄机子为师,直到一年前,妾身才离开玄门回到将军府。”

    洛清寒听说过玄门之事。

    传闻玄门是一个非常神秘的门派,他们人数很少,但每个人都很有本事。

    先皇沉迷丹药,想求长生之道,曾经命人寻访玄门中人,可惜至死都未能如愿。

    洛清寒原本以为玄门只是个传说而已,没想到还真让他碰上了一个玄门中人,且此人还是他后院里的一个女人。

    他盯着萧兮兮看了半晌。

    萧兮兮就这么大大方方地给他看,完全没有闪躲之意。

    她知道。

    今晚必须要将洛清寒心里的误会打消,否则以他那多疑的性格,肯定会埋下祸根。

    所以她没有隐瞒,将自己的来历和盘托出。

    她在向洛清寒展现自己的诚意。

    她要告诉他——

    我和你,是一伙的。

    良久,才听到洛清寒低沉开口。

    “孤凭什么信你?”

    萧兮兮从怀里拿出一个非金非铁的金属小牌子。

    “殿下,这是我们玄门中人的令牌。”

    洛清寒接过令牌,正面是一个古篆体的玄字,背面刻有萧兮兮的名字。

    这个令牌不似作假,但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面前这个抱着自己大腿的女人,居然是玄门中人?

    玄门选人都这么不拘一格的吗?

    洛清寒说:“你先放开孤。”

    萧兮兮说:“我后院里的那些鸡鸭鱼和菜地……”

    “暂时给你留着。”

    萧兮兮立刻就破涕为笑,一跃而起:“殿下您真是个大好人!妾身爱你哦,比心心!”

    她双手比出两个小心心。

    洛清寒被她突如其来的露骨表白弄得愣了下。

    向他邀宠的女人有很多,但还从没有哪个女人像萧兮兮这般直白露骨。

    他皱眉训道:“女人家的,说什么爱不爱的?让人听了会说你不知廉耻。”

    萧兮兮放下手,乖乖认错。

    “妾身以后不说就是了。”

    洛清寒将令牌还给她,淡淡问道:“为何之前未曾听你提起过玄门之事?”

    萧兮兮很无辜:“因为殿下从未召见过妾身呀,妾身都见不到您,又如何将这些事情告诉您。”

    东宫里有不少女人,有些是选秀来的,有些是长辈赐予,还有些是心腹送上来的。

    洛清寒给这些女人名分,给她们应有的尊荣,但却很少去召见她们。

    以至于他到今天才想起后院里面还有萧良娣这么一号人物。

    说到底都是他自己造的孽。

    洛清寒冷静问道:“你既然是玄门中人,为何还要委身于我?不觉得太大材小用了吗?”

    “不觉得啊,妾身能成为太子殿下的人,是妾身的荣幸。”

    萧兮兮说这话时,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那笑容晃得洛清寒怔了下。

    虽然不知道萧兮兮为何会这么想,但他能看得出来,她说的都是实话。

    洛清寒原本还准备了很多试探的话,此时都不想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