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玄门中人

    联想到刚才命悬一线的惊险,以及萧良娣说的那句“血光之灾”。

    洛清寒的心里隐隐浮现出一个猜测——

    难道,萧良娣早就知道了他会遇刺?

    若她是知情人,那她跟这些刺客又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他们是一伙的?

    可要是一伙的话,萧良娣又为何要送他护身符,还主动提醒他要小心有人暗算?

    无数疑惑涌上心头,让洛清寒盯着手里的护身符看了许久。

    直到大皇子和二皇子带着侍卫们匆匆赶来,洛清寒这才回过神来。

    他收起护身符,脸上恢复成一贯的淡漠清冷。

    “三弟,听闻你遭遇刺客,可有受伤?”

    洛清寒的目光从两位兄长脸上逐一掠过,他们看起来似乎是真的很担心,脸上写满了关切之情。

    然而。

    谁又知道他们心里的真正想法是什么呢?

    说不定这些刺客就是他们之一派来的。

    洛清寒是在一年前才被册立为太子的,但他既不是长子,又不是嫡出,唯一能够依仗的,也就只有皇后母族的支持。

    可在诸位皇子看来,洛清寒就算再怎么跟皇后亲近,那也不是皇后亲生的,他凭什么占据太子的位置?!

    皇子们面上不显,心里都很不甘。

    这一年来,他们私下里的小动作接连不断,但都只是些小手段,伤不到洛清寒,洛清寒便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这些兄弟竟然变本加厉,为了皇储之位甚至不惜手足相残!

    洛清寒心里情绪翻涌,面上却平静如常:“孤没事,二位皇兄不必担心。”

    “没事就好,父皇很担心你,你快去跟父皇保平安吧,这里交给我们二人处理就行了。”

    “那就有劳二位皇兄了。”

    洛清寒骑着侍卫的马离开,但却把他的侍卫们留了下来。

    因为太子差点遭遇不测,皇上无心再狩猎,今天的围猎提前结束。

    回到东宫。

    洛清寒把自己的几个心腹叫到书房里。

    他们商量了一个时辰。

    最后他们兵分两路,一路人马去悬崖下搜索马的尸体,查明马忽然发疯的原因。

    另外一路人马去追查刺客的来历,看看他们到底是谁派来的?

    洛清寒从书房里出来时,已经是傍晚。

    他忽然想起今早抱住自己大腿的那个女人。

    “萧良娣在哪里?”

    常公公躬身回答:“她被关在冷香楼里。”

    洛清寒抬脚朝冷香楼走去。

    当他们走到冷香楼门前时,见到大门紧闭,窗户里透露出烛火的昏黄光芒。

    常公公上前叫门。

    “太子殿下驾到!”

    楼内传出一阵霹雳乓啷的声响,隐约还能听到萧良娣的催促声。

    “快把东西收起来!”

    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大门被拉开。

    萧兮兮带着宝琴上前跪拜行礼。

    “拜见太子殿下。”

    洛清寒看着面前的女人,见她嘴唇红红的,亮亮的,隐约还能闻到一点儿麻辣鲜香的味道。

    他淡淡问道:“你们在屋里做什么?”

    萧兮兮很心虚:“在用晚膳。”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什么?”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