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我去找他,是为了救他一命

    萧兮兮死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嬷嬷们费了好大劲儿才将她拉开。

    即便如此,她还在呐喊。

    “殿下一定要小心啊,有人要对您图谋不轨!”

    直到她被拖走了,她的喊声仍旧久久不散。

    众人全都低垂着头,凝神屏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唯有常公公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悄悄看了太子一眼。

    不出所料。

    洛清寒的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他很想现在就把那个装神弄鬼的女人给一刀砍了。

    但强大的自制力还让他忍了下来。

    今日他要陪同父皇外出围猎,其他皇子都已经出发了,他绝不能迟到,只能暂且压下这口恶气,等回来再收拾那个女人!

    洛清寒一甩衣袖,在一众宫女太监的簇拥下,阔步离开东宫。

    不出半日。

    萧良娣半路拦截太子惹得震怒被关入冷香楼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东宫。

    萧兮兮原本是忠武将军之女,选秀时被分给了太子,成为太子良娣。

    从她入宫到现在,已经过去小半年了,却连太子的面都没能见过一次,而她本人也是一副咸鱼姿态,不争不抢,每天都窝在她的清歌殿内混吃等死。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会这样一直咸鱼下去时,她忽然就给大家来了一下狠的。

    不仅当众拦住太子去路,死皮赖脸抱住太子的大腿,甚至还扬言太子印堂发黑会有血光之灾!

    萧良娣这简直就是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啊!

    纵观东宫后院数十位嫔妃,争宠的手段层出不穷,但还没有哪个女人能像萧良娣这么狗胆包天的。

    不管是认识她的还是不认识的,都认为她这回是死定了。

    冷香楼是东宫最偏僻的一处。

    如同它的名字那般,这地方真是冷冷清清毫无人气。

    在被无数人议论的萧良娣,此时正懒洋洋地瘫在贵妃椅里,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宝琴抱怨。

    “小主,您丧了小半年,终于幡然醒悟愿意争宠,奴婢心里万分高兴,可争宠的方式有千万种,您为何偏偏就选了最糟糕的一种?您看看您现在,惹得太子厌恶,还被关进了这破败的冷香楼里,咱们主仆两个以后可怎么办啊?”

    萧兮兮吐掉嘴里的瓜子皮:“我原本也没打算争宠。”

    宝琴不信:“您要是不想争宠,眼巴巴地跑去抱太子殿下的大腿做什么?”

    “我已经说过了,太子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我去找他,是为了救他一命。”

    宝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脸上明晃晃是五个字——

    您看我信吗?

    萧兮兮将手里的瓜子递过去。

    “来来,吃点瓜子消消气。”

    宝琴冷漠地表示拒绝。

    萧兮兮说:“我今晚想吃火锅,要放很多辣子的那种。”

    “容奴婢提醒您一句,您得罪了太子殿下,您现在最应该想的,是怎么获得太子殿下的原谅,而不是今晚该吃什么?”

    “哦,今晚不能吃火锅吗?真的不能吃吗?”

    萧兮兮眼巴巴地看着宝琴。

    看了她足足一分钟。

    最后宝琴败下阵来,苦着脸道。

    “奴婢去想想办法。”

    虽然她的主子是条咸鱼,可她又能怎么办呢?

    只能宠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