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本座大约是疯了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楚晚宁不及思索, 伸手扶住了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温热的泉水中,两个人肌肤紧贴, 墨燃顿时觉得尾椎骨窜起一阵火花电流,激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虽然在红莲水榭,他也抱过几乎赤·裸的楚晚宁, 但那时候情况危急, 他根本顾不得多想多看, 所以也并没有太大的印象。

    然而此时, 他一只手贴在楚晚宁胸口, 一只手还下意识地扶着师尊的腰, 水下腿都蹭到了一起,对方的肌肤在泉中显得愈发滑腻温热,墨燃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

    他对楚晚宁……

    只是这样摸了对方的腰, 还什么都没有做,就……

    反应剧烈, 江流潮涌。

    “师、师尊, 我——”

    他挣扎着站直, 已经火热的下身却在这仓促挣扎中顶到了对方。

    楚晚宁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俊美的脸庞霎时间闪过惊愕, 随机立刻后退,也就是同时, 方才悬在他睫毛之上的水珠淌进了眼睛里, 楚晚宁受了刺激, 连忙闭目欲揉, 但却没有带擦拭的浴巾。

    “师尊用、用我的吧。”

    墨燃简直尴尬到死,他面红耳赤,却偏还欲盖弥彰地想要装作没事,拿着自己的毛巾替楚晚宁擦着脸上的水珠。

    楚晚宁舒开凤眼时,眸中又是不解又是错愕,隐隐的还有一丝惊慌。但这些都是一闪而过的,他很快努力平静下自己,当做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哑声道:“香薰,递我。”

    “哦……哦好。”

    墨燃像个熟螃蟹似的横着走到池边,拿起搁在岸上的香薰盒。

    “师尊要、要什么味道?”

    “随便。”

    墨燃头晕脑胀,一片空白地对着盒子看了半天,诚恳地转头:“没有叫做随便的香料。”

    楚晚宁:“……”

    顿了顿,叹了口气:“梅花,海棠。”

    “好。”

    墨燃捡出两枚香片,递给了楚晚宁。

    两人指尖相触时,又是一阵觳觫。

    就算再不愿意,也还是甩不掉曾经的那些记忆。

    如果是以前,自己早该在池边与他热切纠缠,他眼前甚至浮现出楚晚宁半跪着的情形,趴在地上,承受着自己的火热,爱欲凶猛滚烫,师尊忍得星眸半阖,不住颤抖,却依旧被自己干到高潮……

    墨燃再也受不了,那种雄性本能的渴望让他眼睛都发红了。他完全不敢再看楚晚宁一眼,他觉得自己现在即使看师昧,都要比看楚晚宁稳妥。

    怎么……会这样……

    怎会如此?

    匆匆洗完,趁着其他三个人还在泡着,墨燃含糊地说自己困了,先回去睡了。

    回到房间,反拴上门。

    墨燃再也无法忍受,纾解着自己的欲望,他不想在这种时候想象楚晚宁的模样,他宁愿唐突佳人去想象师昧。这样也会让他纠结的内心好受一些。

    可是身体和思绪都不受控制,眼前闪过的都是曾经他和楚晚宁的交颈相欢,那些噬骨的激情,在今晚就像被拉开了闸门,疯狂地涌回脑内,伴随着一阵又一阵覆灭的战栗感。

    他几乎是粗暴地对待着自己,就好像在那个男人身上纠缠,濒临覆灭时,他扬起脖颈,既是不甘,又是含混地喘息着。

    喉间下意识地吐出一个名字。

    “晚宁……”

    说出这两个字,他闷哼一声,微微发着抖,全无保留地释放出来,掌中一片靡靡湿润……

    发泄过后,墨燃把额头抵上冰冷的墙面。眼中尽是迷茫。

    羞耻,愧疚,厌恶,刺激。

    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在重生之后,还会对楚晚宁有这样强烈的反应。

    他忽然对自己嫌恶极了。

    虽然,前世他不曾得到师昧,旺盛精力都发泄在万花丛中。但那种看似多情的滥情,其实对他而言也没什么。

    熄了烛火,只不过是翻云覆雨而已,和谁都一样。

    即使是稍微动了情的容九,也不过因为和师昧眉眼处有些神似而已。

    但对于楚晚宁的这种感情,却是全然不同的。他能清晰得意识到,只是想象,并非真正的融合,他就能感受到在那些小倌伶人身上全然感受不到的强烈快感,那并不是身体的,还有……

    他不愿再深思下去。

    他爱的是师昧,以前是,今后也是,绝不会变。

    反复告诉自己好几遍之后,墨燃慢慢平复着呼吸,蹙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他又是着急,又是懊恼,更多的是一种难过委屈。

    他不想这样的。

    情·欲来时,他无法遏制地想着楚晚宁。情·欲退后,他再也不愿多想和楚晚宁有关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缕头发,一个眼神。

    他近乎是偏执地认为,他喜欢的,深爱的。

    是师昧啊……

    同样脑中一片混乱的还有楚宗师。

    毕竟他直观并且深刻地感受到了墨燃的欲念,少年的身体发育得很好,已是十分骇然,兴奋时烫硬火热,像蓄势待发的铁。

    尽管楚晚宁脸上很快恢复了镇定,后来也绝口不提,但那种感觉却让他头皮发麻,且不敢相信。

    更让他难以启齿的是,其实自己当时也是有反应的。

    幸好他脸皮薄,纵使泡温泉也习惯穿着浴袍,全身都挡的好好的,没有让人瞧见,不然他的脸就没地方搁了。

    可墨燃究竟是为什么会……

    夜里,他躺在床上,默默地想了很久,也不敢去想象——或许墨燃也喜欢着自己。

    这个念头实在是太疯狂,也太羞耻了。

    只是小心翼翼地想“也许墨燃也喜欢——”

    “自己”两个字都没有来得及在脑海中露面,楚晚宁就恶狠狠地把掐了自己一下。一双凤眼明亮清澈,却又闪烁躲藏。

    他连这个句子都不敢想完整。

    毕竟自己又凶又爱打人,嘴巴毒脾气不好,长得又不似师昧那般绝代风华,年纪也不小了,即使墨燃喜欢男人,也不会瞎了眼看上自己。

    他就这样高傲着。

    而他的内心,其实早就因为被人冷落太久,被人畏惧太久,在这样漫长而孤独地行走中,渐渐地自卑到尘埃里去。

    第二日醒来。

    墨燃和楚晚宁在客栈走道相遇,两人各怀心事,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没有先说话。

    最后,是墨燃先佯作无事,朝楚晚宁笑了笑:“师尊。”

    楚晚宁松了口气,他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见墨燃选择了对昨天的事闭口不提,那么他也正好从善如流,一如往常,淡淡地点了点头。

    “既然起了,就去把师昧也叫起来,我们准备一下,就可以去旭映峰了。”

    旭映峰顶终年积雪,十分寒冷,即使是体魄强健的修仙之人,也难敌如此严寒。楚晚宁去裁缝店里给徒弟们买了御寒的斗篷,手套,让他们等冷了穿起来。

    抽着水烟袋儿的老板娘咧着朱红大嘴左右招揽,一会儿跟墨燃说:“小仙君长得英姿飒爽,你看着黑底金龙分水大麾,这蜀绣是顶顶好的,光就这龙眼睛,我精雕细琢,绣了三个多月才完成呢。”

    墨燃讪讪笑道:“姐姐嘴真甜,可惜我是上山求剑,不必穿的如此郑重其事。”

    老板娘见这个不成,又拉住师昧:“哟,这位仙君样貌可太美啦,瞧上去比咱们岱城最漂亮的姑娘还标致三分。仙君,要我说,这件蝶戏牡丹的红斗篷最衬你,试试看?”

    师昧苦笑:“老板娘,那是女儿家穿的吧。”

    薛蒙因不喜爱逛街看衣裳,自命清高不肯过来,只在原处等着。楚晚宁就替他选了件黑底紫边的斗篷,风兜檐口围着圈儿兔毛白边。

    老板娘说:“仙君,这衣裳你穿有点小,少年的身形穿了才差不多。”

    楚晚宁淡淡道:“给我徒弟买的。”

    “哦,哦哦。”老板娘恍然大悟,旋即笑道,“真是个好师父啊。”

    可能是生平第一次被唤作“好师父”,楚晚宁身形一僵,脸上虽然绷着不动,但走路的时候,却同手同脚了好几步。

    最后墨燃挑了一件青灰斗篷,师昧是月白色,楚晚宁拿了件素白的,一件黑底紫边的,结了帐,去和薛蒙回合。

    薛蒙一看自己的斗篷,眼睛就瞪大了。

    楚晚宁不明所以:“怎么了?”

    “没、没什么。”

    然而等楚晚宁转头走远,薛蒙以为他听不见了,就颇有些嫌弃地看着斗篷的滚边,小声嘀咕道:“紫色?我不喜欢紫色。”

    却不料楚晚宁的声音冷冷传来:“啰里啰嗦,不穿你裸着上去。”

    薛蒙:“…………”

    不紧不慢地赶了最后一段路,四人在天色渐暗前,终于到了旭映峰脚下。

    旭映峰灵力充沛,多灵兽异禽,就算是道士,没有些斤两,也不敢贸然上山。

    不过有楚晚宁在,这点倒是不用担心,楚晚宁凭空凝出三朵晚夜海棠花,有驱灵退邪之效,佩在三个徒弟的腰封间,而后道:“走吧。”

    墨燃抬头,看了看隐匿在夜色当中,上古巨兽般死寂而卧的巍峨峰峦,端的便有万千感慨涌上心头。

    那一年,他就是在旭映峰昭告天地日月,妖鬼神魔,他墨燃已不满足于修真界的踏仙君,要自封为人界之主。

    也是在那一年,在旭映峰,他同时迎娶一妻一妾。

    他还记得那个妻子的脸,宋秋桐,修真界的绝代美人,五官从某一个角度看去,像极了师昧。

    他不是个顾及礼仪廉耻的人,并未按烦琐的规矩三媒六聘,当时他就那么牵着宋秋桐的纤纤素手,拉着那个盖着红巾帕的女人,拾级而上,万级台阶,他们走了足足一个多时辰。

    后来宋秋桐腿脚疼了,走不动了。

    墨燃脾气也差,掀了她的盖头就要凶她。

    可是朦胧月色下,宋秋桐一双委屈隐忍的秀气眼眸,像极了化为九泉白骨的那个故人。

    厌憎的话语凝在嘴边,颤抖些许,最后说出口的却是:

    “师昧,我来背你吧。”

    宋秋桐按辈分,如若和他是同门,确实是他的师妹,因此她对这个称呼只是微微一愣,还道墨燃灭了儒风门全门,就自然把儒风门归进了死生之巅,叫师妹也不是不可以,于是笑了笑,说道:“好。”

    最后几千级台阶,踏仙君,人界之主,黑暗之君,就是那么一步一步,稳稳地背着红裳娇美的新娘子,走上峰顶。

    他低着头,瞧着地上的斑驳人影,怪异的姿势,交叠在一起。

    他笑了笑,喉咙是哑的:“师昧,以后我就是人界主君了,从今往后,谁都不能再伤到你。”

    伏在他身后的女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会儿,低低“嗯”了一声。

    那声音很轻,或许正是因为太轻了,女性的声线并非如此明显,听起来有些模糊莫辨。

    墨燃的眼眶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红了,他低沉地说:“对不起,这一天,让你等太久了。”

    宋秋桐还道墨燃喜欢她许久了,于是温柔道:“夫君……”

    这一声女子声响,唤的清清脆脆,犹如娇兰坠露,好听得很。

    可墨燃的脚步却猛地顿住了。

    “怎么了?”

    “……没什么。”

    又往前继续走着,墨燃的嗓音却不再沙哑,那些微弱的颤抖,也消殇殆尽。

    顿了顿,他说:“以后叫我阿燃便好。”

    宋秋桐颇感意外,也不是很敢这样称呼踏仙君,犹豫道:“夫君,这……恐怕……”

    墨燃的语气却陡地凶狠起来:“你要不听,我把你从山顶上扔下去!”

    “阿、阿燃!”宋秋桐忙改口道,“阿燃,是我错了。”

    墨燃不再说话。

    他低着头,默默的不吭声,继续往前走着。

    地上的影子还是影子。

    到后来看清了,就会发现,真的,只不过是影子而已。

    镜花水月,都是假的。

    他拥有的,最终也只配是一场幻影。

    终归虚妄。

    “师昧。”

    “嗯?”走在墨燃旁边的人闻声转头。万叶千声,草木瑟瑟,月光照着他绝色容颜,“阿燃,怎么了?”

    “你……走累了么?”墨燃看了走在前面的楚晚宁和薛蒙一眼,悄声道,“累了的话,我背你吧。”

    师昧还没说话,楚晚宁就回过头来了。

    他冷冷瞥了墨燃一眼:“师明净的腿断了吗,需要你逞能?”

    师昧忙道:“师尊,阿燃只是开玩笑,您别生气。”

    楚晚宁压低眉毛,眉峰凌厉,目光隐隐流窜着火光:“可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说完一拂宽袖,扬长而去。

    墨燃:“………………”

    师昧:“………………”

    “师尊不高兴了呢……”

    “他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墨燃在师昧耳边悄声道,“心眼比针尖儿都小,自己冷血无情,还不允许别人兄友弟恭。”

    完了皱了皱鼻子,压低声音总结道:“特别讨厌。”

    前面的楚晚宁忽然厉声道:“墨微雨,你再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山去!”

    墨燃貌似识趣地闭嘴了,但他偷偷用笑嘻嘻的眼神瞥了眼师昧,动着口型道:

    你看,我没说错吧?

    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