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春宴

    清芷的亲事就这样定下来了,一开始真的隐瞒的厉害,但是等着公布了其他姑娘也没有嫉妒什么的心思,甚至是暗自幸灾乐祸,毕竟,清芷这一门亲事真的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很不好。

    叶清莹一向都是那种说不出来好话的,所以这个时候说道:“四姐姐,听说这聘礼银子只有八两八,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倒是这数字挺吉利的。”

    吉利有什么用,八两八银子怎么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好笑,对于她们这样的出身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听说清芷的婚事定下来后叶清荣心中的惴惴不安总算是少了点,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叶清芬主动去勾引周凯程叶清荣还是觉得清芷对她的威胁最大,所以清芷的婚事定下来最高兴的非她莫属了。

    这个时候叶清荣自然不遗余力的侮辱,她笑着说道:“不少了,我们虽然不看在眼中,但是对于一个泥腿子来说拿出来这么多银子应该是全部家底了吧!”

    很不屑的语气,清芷其实一向不喜欢参与其中的,但是现在要是不反驳一下清芷自己心中都不舒服。

    清芷笑着说道:“是啊,虽然他们家可能拿不出来更好的,但却把最好的拿出来了,诚意满满不是吗?”

    叶清荣脸上的笑容一僵,想到了自己的聘礼,比起来周凯程的前妻真的少了很多,虽然周凯程对她很好,看着好像给了她很多东西,可那些都是周凯程随随便便能拿出来的,以前只有优越感,现在一对比却觉得不是滋味。

    叶清莹却很是不屑,就算给的是最好的又如何,给出来的那些却是她们都不屑要的,以后又会有什么好日子呢?

    而之后的之后,叶清莹才知道自己错的是多么的离谱,要是一个人能一直坚持将最好的都给叶清芷呢?所以,最后的最后,她才知道,她们姐妹中,不声不响甚至看起来有些懦弱老实的叶清芷才是最大的赢家,才是看的最清楚的那个人。

    清芷知道要不是发生了叶清芬的事情叶清荣不会这么介意,她可以选择隐忍的,但是突然之间她不想要这样做了。

    亲事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准备嫁妆的事情,她和叶清荣的嫁妆一起准备的,难免会有比较,自然她的不能看,府中有太多各种各样的声音,更是让人觉得清芷的这一门亲事很不值当。

    但是清芷坦然自若,有些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清芷到现在已经不排斥这一门亲事了,已经定下来了,就没有改变的余地了,倒是不如用一个积极的态度去面对于。

    香月拿过来了两匹布给清芷说道:“姑娘,这是大奶奶让奴婢拿过来的,说是让姑娘自己做嫁衣,姑娘的绣技好,想必是不愿意让绣娘来的。”

    清芷自然打算自己做嫁衣,成亲一生只有一次,固然这一次的婚姻一开始可能有些水到渠成,有些平淡,带着利益,但是尽可能的,清芷还是想要讲究一点,弄出来一些仪式感。

    清芷从来不觉得这是一种矫情,而是在认真的生活。

    是的,认真的生活,她最为期待的一点就是成亲之后她的生活不会有更多的被逼无奈,反而是自己做主的地方多了,至于和许衍,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但是现在她想要好好的经营和许衍之间的婚姻。

    清芷看看那两匹布,一块是绸缎的,还有一块只是上好的棉布,明白林氏的意思,体面不体面让她自己来选择,她知道是要在甜水村成亲的,要是绸缎的话难免有些张扬,其实很容易和许家的人产生距离感,这并不有利于以后的生活,所以,还是棉布吧!

    清芷岁香月说道:“将绸缎收起来吧!”

    香月抿了抿唇,虽然知道清芷的意思,但是在这一刻难免还是心中觉得难受。她想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要一直受委屈呢?

    她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心情,笑着说道:“那奴婢就暂时收起来了!”以后总会有用到的时候。

    清芷能感受到香月的情绪,却还是笑着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道:“嗯,我先想一想做成什么样子的,等着确定了我们再裁剪,剩下的日子估计基本上都是做针线活了。”

    香月最喜欢清芷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乐观的样子,而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就是清芷这个样子也让她心情好了很多,这个时候也能放下心中那些委屈了。

    香月说道:“奴婢虽然手艺不好,但是也会缝缝补补的,姑娘可以将那些不怎么重要的给奴婢来做。”

    清芷就说道:“是一定会让你去做的,毕竟我一个人可完不成那么多东西的。”

    就这样,转眼就要到了清明,踏青的日子。

    南方这个时候已经春光明媚,清芷依旧把自己关在院子中绣嫁衣,和她同一个院子的叶清芬这一段时间老实了很多。

    不过,到底是不是真的老实清芷就不知道了,毕竟有一个周凯程在搅和着,清芷不相信叶清芬是会安分的。

    尤其是这两次周凯程但凡是给叶清荣送东西就少不了叶清芬的情况下,清芷觉得早晚这两个人会招惹出来很多的麻烦。

    而可笑的就是到现在两个人都还把周凯程当成了香饽饽,周凯程分明没有给过她们任何一次尊重!

    清明节的前一天清芷过去请安,又发现王氏的脸色很难看,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林氏,林氏给清芷使了一个眼色,意思就是让清芷不要有任何动作,清芷心中暗暗叹气,这个样子,分明就是那周凯程又弄出来了什么幺蛾子。

    果然,王氏说道:“明天就是英博侯府的春宴了,到时候你们都过去凑凑热闹,但是你们要知道,作为姑娘家一定要安安分分的,可是明白?”

    清芷叹气,那什么春宴她真的不想过去啊!看着叶清荣脸色也很是难看,也就是说这应该是英博侯府那边弄出来的了?

    是为了叶清芬?清芷摇摇头,要是她的话现在她一定会选择退婚的,但是王氏和叶正河显然是还没有看明白的。

    回去,清芷和林氏一起走的,清芷问林氏:“大嫂,这一次可是能不过去?”

    林氏苦笑:“英博侯府指明了让我们家的姑娘都过去,你说这乱七八糟的都是些什么破事啊!”

    清芷叹气:“亲事到了现在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毕竟人家根本没有将我们家放在眼中,所以就算是真的成为了姻亲,我们家应该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吧!”

    这话,清芷也就敢去和林氏说说了。

    林氏点头:“可不是,你大哥也是这样说的,只是我们连退亲都不能提出来,而且看得明白的人真的不多,就是叶家嫡枝,都还是让我们忍着呢!”

    清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林氏倒是又说道:“那叶清芬应该私底下一直都在和周凯程有所联系,所以这一次的春宴才会出现这样的变故,显然和她脱不了关系,那周凯程现在看来就是个混不吝的,所以春宴那天你小心点,千万不要和周凯程见面了才是!”

    清芷心中一紧,说实话她还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被林氏一提醒清芷只觉得非常烦躁,依着那周凯程现在的作为,说不定真的会弄出来一些过分的事情。

    清芷现在真的特别想要问问叶清芬和叶清荣,那周凯程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这两个人争得死去活来的!

    回到院子,难得的清芷看到叶清芬在散步,脸上带笑,显然,早就已经知道了明天要去侯府的事情了。

    叶清芬甚至有心情和清芷打招呼:“四姐姐请安回来了,应该知道了明天去侯府的事情了吧!”

    清芷定下来亲事,叶清芬就自动觉得清芷已经没有竞争关系的,而且清芷的婚事不怎么好,让叶清芬有了一种优越感。

    清芷脚步一顿,终归将心中的话说出来了:“五妹妹,到现在你还觉得周凯程是你的依靠吗?人家,分明是玩玩而已。”

    这样的话其实她是不能说的,只是,有些时候,她还是不能很好的保持理智。

    叶清芬脸上的笑僵住了,随即说道:“那又如何,有家世在就够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清芷摇摇头走进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