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哄睡觉

    然而对于夏瑜的抗拒,并没有人理会。

    “今天晚上君胤就跟着我回去吧,明天他还要上学。”君时陵不悦的看了眼正缠着夏挽沅的小宝。

    想到明天她很早就要出门,夏挽沅点点头同意了。

    “可是我想跟妈咪一起睡觉。”得知要和夏挽沅分开,小宝眼睛里慢慢蓄上泪水,他舍不得妈咪,呜呜。

    夏瑜看着小宝哭的小花猫一样的脸,在一旁幸灾乐祸,小混世魔王还是要被他爸爸制裁了。

    “别闹了,明天还要上学,走了。”

    君时陵上前拉走小宝的手,正准备走,又停下来,面无表情的看向夏瑜,“你也一起。”

    “......”

    夏瑜幸灾乐祸的脸一下子垮下来。“我...我明天再去不行吗?”

    扫了眼夏挽沅裙子下露出的莹如白玉的脚,君时陵心中莫名涌上一股怒气,

    “要么现在走,要么就别去了。”

    不知道君时陵为什么突然有些生气,但夏挽沅还是出口劝说,

    “好了,你跟他去吧,你也帮着照顾一下小宝,我明天很早就得出门了。”

    挣扎无果,最终君时陵手里牵着小宝,身后带着个脸皱成包子的夏瑜,离开了公寓。

    闹哄哄的房子一下子安静下来,夏挽沅坐在地毯上端着杯茶看着窗外,现代的城市不像古代,一到晚上就休市,晚上的现代城市亮起无数的霓虹灯,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夏挽沅一时想念起总是粘着她的小团子来,也不知道他们平安到了没有。

    正在这时,手机振动起来,手机上一个黑色隐约看得见几丝星光的头像闪烁着。

    来电人赫然显示着一个字“君”

    刚刚小宝临走前,特别舍不得夏挽沅,她便跟小宝约定了晚上跟他视频哄他睡觉,现在看来,他们已经安全到家了。

    夏挽沅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杯子,按下接听键。

    “妈咪!”

    画面里一颗白白糯糯的团子挤了进来。

    “乖,洗过澡了吗?”夏挽沅温柔的回应着。

    “洗了,妈咪,是家里的阿姨帮我洗的,可香了,你闻闻。”

    小宝说着便抬起胳膊放到手机前。

    “嗯,很香。”被小宝童真的举动萌到,夏挽沅嘴角上扬。

    小宝身边坐着认真看着电脑文件的君时陵,但小宝在旁边和夏挽沅聊了快十五分钟了,电脑里的页面依然停留在第一页。

    “好了,该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呢。”

    画面里传来低沉磁性的男声,本来还想跟小宝多说会儿话的夏挽沅也意识到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

    “爸爸,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我怕小怪兽。”

    最近夏挽沅陪着小宝看了好几天的奥特曼,小宝晚上总要夏挽沅陪着才能睡着,他害怕小怪兽趁他晚上睡着了抓他走。

    从来不与人亲近的君时陵,本想斥责几句,但低头看到那双酷似自己的湿漉漉的眼睛,君时陵最终还是允许了。

    “妈咪,昨天的歌好好听,今天也想听。”

    被君时陵扔到床上塞进被子里,小宝依然捧着手机在跟夏挽沅说话。

    “好,那你躺好,把手机放到旁边,妈咪唱歌,你乖乖睡觉。”

    夏挽沅最近很喜欢听那些流行歌,旋律好记,歌词又朗朗上口,因而哄君胤睡觉的时候,经常哼自己刚学的歌。

    “嗯!”小宝乖乖把手机放到枕头边,闭上了眼睛。

    君时陵默默瞪了他一眼,刚刚洗澡的时候那么不配合,现在倒是很乖,可惜小宝闭着眼没接收到君时陵的目光。

    手机里传来夏挽沅清唱的歌声,如清潭击泉般轻灵的声音,成为这静谧的夜间唯一钻入心底的声音。

    慢慢的,小宝呼吸变得平缓,手机里的歌声也越来越小,夏挽沅也慢慢的睡着了。

    坐在床边静静坐了很久的君时陵,听见手机里没了声音,轻轻从枕头上拿来手机。

    画面里只剩下一个光洁精致的侧脸,发丝凌乱的铺在枕头上,夏挽沅挺翘的睫毛像一把小弧扇,在下眼睑洒下一片阴影。

    君时陵眸光汹涌,静静看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挂断了电话。

    床上的小团子无意识的朝着旁边蜷缩,似乎要寻找依靠,本来准备继续加班的君时陵掀开被子睡在了小宝身边。

    察觉到温暖源的靠近,小宝的小胳膊小腿一下子缠了上去。

    从来没被人如此靠近的君时陵僵了一瞬,过了一会儿才伸出手把还没有他半身长的小小的软软的团子拥进怀里。

    闻着小团子身上暖暖的奶气,君时陵心中涌上一丝暖意,那是血脉相连带来的自然羁绊。

    夜晚,终于彻底的静下来。

    本来约的八点半在机场汇合,考虑到夏挽沅一贯的懒散习惯,估计不到九点不会来,陈匀也慢悠悠的吃了饭才到机场。

    哪想到他一进VIP室,就发现了戴着墨镜坐在椅子上安静喝着茶的夏挽沅。

    身着白色印花衬衣,下身一条白色的贴身西裤,显得双腿细如竹筷,外套一件长款花瓣袖子的嫩粉色风衣,腰间被一条长带束起,显得整个人如一朵花一样含苞待放。

    “.....”

    知道夏挽沅长得美,但她一向喜欢大胆的撞色,喜欢张扬热烈的风格,长期冲击下来,反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

    但如今这样装扮的夏挽沅,明明是极其单调的颜色,但却让她整个人的气质都敛到了极致,如一朵雨中青莲般楚楚动人,让人回味无穷。

    “嘿嘿,那什么,你到的这么早啊?”终归是有点心虚,加上被夏挽沅乍然转变的风格惊讶到,陈匀带着些不好意思的靠近。

    “不是约好的八点半吗?”

    “.....”他就哪壶不开提哪壶。

    “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去检票。”

    一直到坐上飞机,夏挽沅其实都有点懵,毕竟检票安检什么的对她来说还是头一遭,还好以前原主因为懒,很多事都是交给陈匀办的,倒也没有被看出破绽来。

    飞机逐渐的上升,夏挽沅从眩晕状态中缓过来看向外面,就发现已经飞在了云层之中。

    大朵大朵的云像棉花糖一样堆在窗外,在她还是小公主的时候,经常拉着母后询问云朵之上是什么,母后告诉她是住的仙人。

    现在看着窗外的云朵,夏挽沅莫名的心中有些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