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送字

    “借了你的纸,送你三个字,礼尚往来。”夏挽沅睫毛弯弯,阳光在她眼中撒下一片光辉。

    “看不出来,”君时陵紧紧的盯着纸上的三个字,他也略通书法,纸上的字铁画银钩,有着自己独特的风韵和气骨,是不可多得的好字。

    君时陵深深看了夏挽沅两眼,终于点点头,露出了一丝肯定的目光。

    “写的很好。”

    “谢谢夸奖。”夏挽沅笑容更甚。

    “老爷,您怎么看?”

    不知何时,君老爷子已经醒了过来,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两人。

    “我能怎么看,”老爷子深深叹了口气,“阿陵爸妈去的早,从小就孤孤冷冷的一个人,我这一把老身子骨了,也不知道”

    听到老爷子说这话,刘叔立马接嘴,“老爷您可别说这话,这京都大院里,您的身体可是响当当的好。”

    “唉,我就是心疼我这个孙子,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

    说到这儿,君老爷子的眼睛都涌上了一丝泪水。

    “我看这夏小姐跟传闻中很不一样,当年大师不也说了吗?这是少爷的天赐良缘。”

    看着阳光下如同神仙眷侣一般的身影,老爷子叹口气,

    “但愿吧。”

    小宝醒了之后,君时陵便带着人回去了,他们走了之后,老爷子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回到院子里。

    “老爷,起风了,我把这些东西收进去吧。”刘叔说着便开始收捡桌上的纸笔。

    “慢着。”

    老爷子却仿佛看到什么奇异的事情一般,紧紧的盯着桌上的一幅字。

    刘叔偏头去看,他是个外行,但也看得出来这幅字写的极有气势。

    “这是?”刘叔眼中含着震惊,“这是刚刚夏小姐在这里写的。”

    “好啊!字蕴即人蕴,看来是我小瞧了这夏挽沅了。”

    老爷子越看越觉得这幅字写得好,惊叹连连。

    看了半晌,终于抬手招来刘叔。

    “小刘,你把这字送到庄园里去。”

    老爷子恋恋不舍的再看了两眼,终于痛下狠心。

    “好的老爷。”

    将夏挽沅和小宝送回公寓,君时陵独自回了庄园。

    车子缓缓驶入,看着外面慢慢划过的花草树木,亭台楼阁。

    明明是已经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但君时陵第一次觉得这个地方太大太空了。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朝阳下的窗边,花草环绕的那个镀了光的侧影。

    高大的屋子里,四根大理石柱撑起屋子的四方,璀璨的水晶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脱掉西装,君时陵坐在沙发上,闭目,他从小不喜欢热闹,因而庄园里,除了必要的事情,很少会有人出现在他身边。

    不知为何,今日君时陵突然觉得屋子里有些静的过分了。

    “少爷。”

    门口突然传来声音,

    “什么事?”

    君时陵睁开眼睛,看向门口,佣人手里正拿着一个长方形盒子。

    “少爷,老爷子让人送来了这个盒子,说是让交给少爷。”

    “拿过来吧。”

    得了允许,佣人把盒子拿进来。

    屏退了佣人,君时陵打开盒子,光滑的宣纸在灯光下如婴儿皮肤般柔软。

    打开盒子里的纸张,墨迹的香气迎面扑来。

    墨迹已经干了,墨黑色的字体在灯光下闪着莹润的光泽。

    君时陵眼中染上一些暖意。

    医院里,夏瑜刚结束完今日与黑子的大战,放下手机,第n次看了看门口。

    “怎么还不来。”夏瑜撇撇嘴,中午李妈来送饭,说夏挽沅晚上可能会过来。

    亏得他还期待了半天,“哼”

    此时门外突然有着高跟鞋声音传来,还间杂着小孩子奶里奶气的声音。

    夏瑜连忙把手机塞到枕头下,盖上被子,闭上眼睛装作熟睡的样子。

    晚上温度有些低,夏挽沅回到公寓换了件衣服,小宝吵着要来看舅舅,夏挽沅便答应带他一起来。

    “舅舅!”

    推开门小宝便跑了进来,奶奶的声音叫着夏瑜。

    夏瑜眼睛一跳,还是睡着没醒。

    “舅舅起来吃饭啦!”小宝趴在窗边,戳了戳夏瑜的脸颊。

    “呼”夏瑜这才像是被人吵醒的样子慢慢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向床边的小团子。

    “舅舅!”小宝笑的牙不见眼。

    “乖!”夏瑜摸摸小宝的头,然后满不在乎的看向夏挽沅,“你怎么又来了?”

    “给你送饭,你怎么比小宝还挑食,他都能吃萝卜。”

    夏挽沅说着把饭菜摆到桌上。

    “舅舅你怎么能挑食呢?萝卜很好吃的。”

    小宝伸出手把装着排骨萝卜的碗递到夏瑜面前。

    “......”

    虽然十分嫌弃萝卜的味道,但看着小宝亮晶晶的眼神,夏瑜还是把那一盘都吃完了。

    吃完饭,夏瑜陪着小宝玩了会儿游戏,夏瑜年纪小,鬼点子多,小宝被他逗得直笑。

    去诊断室了解了一下夏瑜的情况,夏挽沅回到了病房。

    看见两张笑的牙不见眼的脸,夏挽沅嘴角微勾,看着像混世魔王,其实也还是个小孩子。

    “医生说你明天就能出院了,你打算回家吗?”

    正在和小宝玩耍的夏瑜听到这话,动作停了下来,眼中染上嘲讽。

    “哪里有家?哪来的家人?是从来没管过我的夏董事长,还是恨不得我早日蒸发好给她肚子里的孩子腾位置的女人?”

    这几日外界的嘲讽,心中的郁结,在“家”这个字前突然爆发。

    冲着夏挽沅吼完,夏瑜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冲着夏挽沅这样说,抿了抿嘴,垂下头遮住眼中的潮红。

    沉默良久,

    “那就跟我回去,过些日子我要进剧组了,你在家陪着小宝吧。”

    夏瑜猛的抬起头,眼中带着些明显的晶莹。

    “不用了,我不喜欢麻烦别人。”

    从很小的时候到了夏家,他就知道所有人都不喜欢他,他也习惯了从不麻烦任何人。

    “舅舅,你跟我们回去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每天都一起玩了。”

    小宝抱上夏瑜的胳膊,期待的看着他。

    “你没有麻烦谁,房子都是现成的,明天我派人来接你。”

    干脆的下了结论,夏挽沅便把小宝抱下来,拉着他离开。

    床上的夏瑜看着离去的夏挽沅,眼眶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