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视频聊天

    电视上雷人的电视剧还在播放,夏挽沅认真的看着,虽然剧情让她一脸尴尬,但是她想看看现代人是怎么演戏的。

    一集电视剧都放完了,夏瑜终于吃完了饭,看着干干净净的碗和菜盘。

    君胤眨眨眼,“舅舅你好能吃啊。”

    “咳咳,”夏瑜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跟别人打了一架,直到现在才吃上饭,能不饿吗。

    看夏瑜吃完饭,夏挽沅朝着小宝招招手,“我们回去了小宝。”

    “你好好休息吧,想吃什么给我发微信就行。”

    “哦。”吃人嘴短,夏瑜难得的乖顺。

    “舅舅你好好养伤,我们改天再来看你哦。”

    小宝对这个长相有点像夏挽沅的年轻舅舅很有亲切感。

    肉肉的小手想学着夏挽沅摸他头的样子安慰夏瑜。

    奈何他实在不够高,拼命踮起脚也够不到夏瑜的头。

    夏瑜从来没接触过这么小的小孩儿,不知道他想干嘛。

    夏挽沅上前把小宝抱到夏瑜面前,小宝伸出手在夏瑜粉粉的头发上摸了摸,

    “舅舅加油。”

    夏瑜从小被抱回夏家,身份尴尬,夏夫人和夏挽沅都不喜欢他,夏父能记起来还有个儿子就不错了,根本就没有人这样接近过他。

    触及到夏挽沅带着笑意的目光,夏瑜不好意思的缩着头,粉色的头发,掩不住耳朵逐渐染上的红色。

    看着夏挽沅牵着小宝逐渐远去的背影,夏瑜心中生出了一丝不舍,但嘴上还要嘴硬“哼,不知道这女人又搞什么把戏。”

    夏挽沅回家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吹干头发,做完护肤刚坐到沙发上,小宝便捧着手机,迈着小短腿朝她跑了过来。

    “妈咪,给你。”小宝把手机递给夏挽沅,便乖乖的抱着她的胳膊,坐到夏挽沅身边。

    明日就是周末,该是带君胤回老宅去看望君家老太爷的时间。

    担心君胤如今粘着夏挽沅,不配合,君时陵下了班专门给君胤打了电话。

    哪想到君胤一个劲的想要夏挽沅一起去。

    夏挽沅怕君家的老太爷怕的跟什么似的,她能去才怪,君时陵找了个借口,但小宝就是坚持要夏挽沅一起。

    还没等君时陵黑脸,画面一转,手机视频里的人就换了一个。

    君时陵乍一看屏幕,呼吸一窒。

    刚洗完澡护完肤的夏挽沅,肤如凝脂,浑身有着淡淡的粉色,不施粉黛,更显朱唇欲滴。

    家里暖气足,夏挽沅就穿了一件吊带真丝长裙,如墨长发更显得锁骨如玉,白的刺眼。

    夏挽沅看现代的女性好多在外面都是这么穿吊带,慢慢的也就接受了,因而此刻,她这个千年前的古代人倒是没觉得异常。

    倒是君时陵,向来冷静自持,但此时心里却突然有些躁动。

    “有事儿吗?”红唇轻启。

    视频里的人似乎困了,眉眼间带了些疲累。

    “明天我带君胤回老宅,他想让你陪他一起。”

    压下心里的异样,君时陵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很不明显的沙哑。

    “去见爷爷?”夏挽沅回忆了一下,君家的老太爷是个精神矍铄很有意思的老人。

    她很小的的时候皇爷爷还在,在她不多的记忆里,皇爷爷总是把她抱在怀里,用胡子轻轻扎她的脸,等到她哇哇乱叫,那个老人便放声大笑。

    后来皇城倾覆,那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不顾众人的反对,披甲上马,与他的儿女们一起,为夏朝战死在最后一刻。

    视频里夏挽沅突然沉默下来,虽然没有说话,但君时陵却感受到了她周身的悲伤。

    君时陵不自禁的想要说些什么,一旁的小宝已经摇了摇夏挽沅的胳膊。

    “妈咪,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从悲伤的情绪中脱身出来,夏挽沅摸了摸君胤的头,转而看向视频,“我可以陪他一起,明天几点出发。”

    “九点。”

    “好的。”

    夏挽沅说完话,便把手机递给了小宝,自己则起身去冰箱拿了些樱桃,她最近爱上了这种甜甜的水果。

    屏幕里一截细腰闪过,便换成了缩小版的自己。

    .........

    “爸爸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明明是跟他说着话,但君胤的眼睛却一直在瞟其他放方向,君时陵知道他在看夏挽沅。

    心中有一股神奇的冲动,他也想看看夏挽沅。

    但这话君时陵可不会说出来,“今天在学校学了什么?”

    “学了首诗。”

    “背给我听听。”

    “床前明月光.....”

    “吃了什么?”

    除了工作上的事,君时陵平常打电话都是一分钟内解决,今日倒是有些反常。

    “爸爸你是不是想我们啦??”见君时陵一直问个不停。

    君胤想起来夏挽沅跟他说君时陵其实心里很关心他的,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

    “......”君时陵脸一黑,想这么个黏糊的词,在他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出现。

    “爸爸你明天就能见到我们啦,我和妈妈也很想你的。”

    小宝终于把眼神放到了君时陵身上,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

    “早点睡,明天早上来接你们。”

    挂断电话,君时陵脑海中还残留着一片惊人的白。

    她想他吗?

    可怜的小宝被父亲单方面忽视了。

    哼,果然还是死性不改,想要借小孩子博得他的欢心。

    君时陵撇撇嘴,似是十分嫌恶,但眼神中却分明不见厌恶,反而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雀跃。

    病房里,胳膊疼的睡不着的夏瑜在病床上哼哼唧唧半天,终于还是没能睡着。

    于是起身拿过手机,点开微博,下意识的搜索夏挽沅三个字。

    广场上铺天盖地的夏挽沅破产沦落去吃黄焖鸡。

    夏瑜睁大眼,这女人这么穷了吗?

    再点开评论,都是对夏挽沅的嘲讽和谩骂。

    【这女人长得好丑】

    【活该,黄焖鸡做错了什么要被她吃,黄焖鸡好可怜】

    “嗤,这女人混的这么惨啊,确实演技差,长得丑。”

    夏瑜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但没受伤的左手却别别扭扭的在手机上一戳一戳的打字。

    【眼晶虾了就去治,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人家吃皇萌鸡碍着你了?你有钱吃皇萌鸡吗你你就在这儿叫唤,辣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