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探病

    医院里,胳膊被打了石膏,脑袋上也缠了绷带的夏瑜躺在病床上,检查结果显示他可能有轻微的脑震荡,因而医生建议他留院观察两天。

    明显还在为了夏挽沅相当于把他捆到医院的方式生气,一张精致的脸上满是气愤。

    夏挽沅跟医生询问完了一下夏瑜的情况,便来到夏瑜的病房。

    从门口望过去,脱去了一身故作成熟的花花公子扮相,穿着素简的病服,夏瑜身上看起来有了些小孩子的稚气。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夏瑜不耐烦的抬头,看到来的人是夏挽沅,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烦不烦?有你这样的吗?还找帮手,”说起这个,夏瑜脸上还带了点羞惭,被人强行架到医院来什么的,太丢人了,简直损害他帅气的形象。

    “让你自己来你会来吗?我为什么不能找帮手?”

    夏挽沅朝着夏瑜走近,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难道像你一样,只会逞强,还被别人打进医院啊?”

    “仗着人多而已,我才没打过而已。”夏瑜不自然的低下头,长长的睫毛掩住眼中的不忿,“谁让他们嘴贱。”

    “他们人多,你就不会找人吗?逞强又不能打赢。”

    听到这话,夏瑜猛的抬头,正对上夏挽沅带着笑意的眼睛。

    原本以为要被夏挽沅取笑嘲讽,结果没想到夏挽沅居然让他也找人。

    “管你什么事,怎么,家里破产了,你没戏拍了,闲到这个程度,跑来管我的闲事。”

    为了掩饰心里的别扭,夏瑜下意识的就像以前一样出口嘲讽夏挽沅。

    但话刚说完,对上夏挽沅那双含着笑意的水眸,夏瑜心里就有点后悔。

    “我不闲,有戏拍,你好好休息吧,暂时待在医院别乱跑了。”

    夏挽沅看出了夏瑜的别扭,夏瑜分明就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夏挽沅也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说完话,夏挽沅便转身去楼下给夏瑜交住院费去。

    看着夏挽沅逐渐远去的背影,夏瑜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旁边的病房传来闹哄哄的声音。

    夏瑜被吵醒,麻醉药的时间已经过去,胳膊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

    往门口看了一眼,夏瑜就收回了目光。

    “切,有人送饭了不起,搞得全世界都要知道一样。”

    旁边的桌上是护士送来的盒饭,夏瑜把盒饭拿起来,拿着筷子使劲的拨着碗里的饭,“盒饭也挺好吃的,哼。”

    嘴里说着不在意,但夏瑜心里还是泛了些酸意,眼角逐渐染上红色,最后倔强的用没伤到的左手狠狠擦了下眼睛。

    嚼了几口,夏瑜终于还是把盒饭丢到了一边,“难吃死了。”

    门口传来噔噔噔跑动的声音,夏瑜想着肯定是旁边的病人家里人来了。

    心里难受,用被子捂住头,把自己闷在了里面,耳不听为静。

    夏瑜在被子里紧紧的闭着眼,想把已经上涌的眼泪逼回去。

    但被子外却突然有一股小小的力道,想要把他的被子掀开。

    夏瑜以为是护士,不想理会,但没想到那股力道却非常坚持,一直在往外拉着被子。

    夏瑜被拉的烦了,猛的掀开被子,却发现一个小小的脑袋正搁在床上,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

    “舅舅,你没睡呀!”

    小宝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好奇的打量这个从来没见过的舅舅。

    夏瑜心里一惊,这才发现病房里的沙发上,一身淡粉针织长裙的夏挽沅正静静地坐着。

    身为夏家人,他是为数不多知道夏挽沅和君时陵结婚了这件事的人。

    但很久不和夏挽沅联系,以前君时陵也根本不会让君胤随意出现,夏瑜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君胤。

    看着面前奶声奶气的小团子,夏瑜也有些慌乱,只好轻轻应了一声。

    “舅舅,你眼睛红了,你哭了吗?”

    小孩子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夏瑜慌乱的看了夏挽沅一眼,被小宝的问题窘住。

    “没有,我没哭,医院的饭菜太辣了,我被辣到了而已。”

    夏挽沅看了看桌上的西红柿鸡蛋饭,她信了。

    夏瑜察觉到了夏挽沅看向盒饭的目光,一张脸慢慢憋成红色。

    “你来干什么?”

    夏瑜扬起脖子看向夏挽沅,似乎想通过这个姿势显得自己更有底气一些。

    但他没想到自己细碎的头发在被子里捂的凌乱不堪,刚刚哭过的眼角泛红,故作声势的桀骜,落在别人眼里,倒显得可怜又可爱。

    “舅舅,听说你生病了,妈妈带我来探望舅舅的,我们给你带了好吃的。”

    新家在市区内,离小宝的幼儿园也就二十分钟车程,夏挽沅便自己去接了小宝回家。

    今天的李妈将饭菜做的格外丰盛,夏挽沅还不知道李妈已经单方面陷入了失业的惶恐,只知道今日李妈将海里游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全部给做了一道。

    又吃了很多以前没吃过的食物,夏挽沅十分满足。

    今日小宝放学的时间比较早,他们吃饭吃的也早,想到还在医院里的夏瑜,夏挽沅便让李妈给夏瑜装了点饭,准备让人给他送过去。

    结果小宝听说自己还有一个舅舅,非要吵着闹着来看,夏挽沅只好随了他,自己拎着饭盒过来了。

    夏挽沅把饭盒提到病床前,将床上的桌子支开,把还泛着热气的菜一碗碗端到桌上。

    白胖胖的虾仁,鲜香的大骨汤,青油油的蔬菜,热气袅袅的上升,蕴湿了夏瑜的眼睛。

    “吃吧,明天想吃点什么跟我说,我让李妈做了送过来。”

    把米饭摆到夏瑜面前,夏挽沅便自己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病房里的电视。

    本来心里还有点感动的夏瑜,在看到电视上“少爷的甜蜜小可爱”的时候,转为了满腔的无语。

    “舅舅,你快吃。”一旁的小宝忍不住的像个小大人一样催着夏瑜吃饭,“冷了就不好吃啦。”

    “嗯。”从雷人的电视上移开目光,比起单调的盒饭,面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让人食欲大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