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弟弟

    中午夏挽沅没让李妈做饭,而是照着网上的步骤给自己点了个外卖,不到半个小时,夏挽沅点的各种甜点正餐就到了。

    “神奇。”夏挽沅一边吃着一边感叹,一边的李妈无语的看着夏挽沅外卖。

    是她这个拿过金牌厨师证的人做饭不好吃了吗?夏小姐最近开始走平民风格了吗?

    于是李妈单方面陷入了即将失业的的忧愁当中。

    吃过午饭,夏挽沅正想睡会儿午觉,手机铃声便响起来。

    看到一串没有备注的号码,夏挽沅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来了,她看网上挺多骚扰电话的。

    “喂!夏姐,夏瑾出事了,我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只能给你打了。”

    电话那边环境很嘈杂,夏挽沅让对面又重复了一遍才反应过来。

    她这才记起,这具身体的原主确实有一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夏挽沅的父亲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夏挽沅是原配夫人所出。

    而她的弟弟夏瑜是外面的情妇偷偷生下,后来被抱回夏家的,所以一直不受夏挽沅喜欢,两人关系十分差。

    不过在夏挽沅很小的时候,她的亲生母亲就病逝了,夏父很快就将新的娇妻娶回了家里。

    夏挽沅入了娱乐圈之后,很少回家,几乎已经很多年没有跟那个便宜弟弟联系了。

    同父异母,按照以前夏朝的说法,算是妾生子,不过现在的夏挽沅和那个弟弟没什么仇怨,既然是她的弟弟,她还是准备去看看怎么回事。

    到了电话里年轻人说的地点,豪华的包间里,狼藉一片,碎酒瓶铺了一地。

    见到夏挽沅出现在门口,刚刚打电话的小青年捂着额头跑到夏挽沅面前。

    “夏姐,您快来劝劝瑜哥吧,他被打伤了,怎么都不肯去医院。”

    夏挽沅绕着碎酒瓶往里走去,原本被几个小青年围绕着的最里面的男孩子也露了出来。

    一头炸眼的粉色头发,额头的碎发有些长了,低头间掩盖住了精致的眉眼,听到门口的响动抬起头来,倒真得亏他长得好,竟然生生把粉头发撑了起来,看到来人,眼中闪过戾气。

    “你来干嘛?看笑话的吗?”夏瑜精致的眉眼中满是嘲讽,因为过于激动还牵动了受伤的手臂,轻嘶了一声。

    夏挽沅看着夏瑜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身上却一点年轻人的朝气也没有,大开到腰际的衬衣,露出一片透光的白。

    “打架了?”夏挽沅红唇轻启,看了看夏瑜正在流血的胳膊,看样子还挺严重,眸光中带着笑“还打输了,丢人。”

    “关你屁事!”夏瑜打架没打过本来就觉得丢人,还被夏挽沅取笑,便觉得脸上的面子挂不住了。

    “走,跟我去医院看下吧。”夏挽沅没想跟他斗嘴,看他那个样子还挺严重,得快点包扎一下,不然失血过多就麻烦了。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我不去。”夏瑜桀骜的看了夏挽沅一眼。

    “小李,小王,来把他架出去,送去医院。”夏挽沅话落,本来被林靖派来帮夏挽沅搬家的人就进来了,没管夏瑜的挣扎,直接给人抬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