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气

    古井般幽深的目光深深看了眼夏挽沅,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夏挽沅无视了这目光,看着时间快到了,便拉着小宝进门吃饭。

    李妈在一旁看了看君时陵的脸色,心里嘀咕,这夏小姐怎么又把少爷惹生气了。

    君时陵自出生起到现在,对于任何事情都是成竹在胸,几乎没有逃脱自己控制的人和事,但今天一天,他却遭遇了两次。

    一次,来源于自己很少亲近的儿子送的奶糖,一次,则来源于这个突然让他去看不透的女人。

    眼看着夏挽沅和小少爷都坐上餐桌了,君时陵却还坐在园子里的藤椅上,不知为何,李妈竟在君时陵伟岸的背影上看出了一丝落寞。

    李妈鼓起勇气走上去,“少爷,晚餐已经备好了,请您过去吃吧。”

    但君时陵丝毫未动,棱角分明的侧脸散发着让人心颤的冷意,李妈不敢再说话,小心翼翼的退开到一旁的角落。

    屋子里夏挽沅也看到了这一幕,想到君时陵再怎样也是小宝的亲生父亲,她也只是前几天才到了这个时代。

    前世,她已经尽力悉心教导夏元帝了,但她只能替代母亲的角色,父亲位置的缺失对于小孩子,尤其是男孩子来说,是不可逆的阴影。

    抓住趁她不注意就想偷吃一个鸡翅的小坏蛋的手,“妈妈”,被抓住小手的小宝眼里满是笑意。

    “去把你爸爸叫过来吃饭。”

    “好的妈妈。”

    小宝从来不敢说,但其实他心里不仅想要妈妈,还想靠近爸爸,在幼儿园看到别人家爸爸妈妈都是一起来接同班小朋友的,他心里特别羡慕。

    以前总是眼巴巴的看着别人一家,现在他也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了,小宝心里雀跃。

    从椅子上溜下来,迈开小短腿跑到了君时陵面前,伸出小手揪住君时陵的袖子。

    “爸爸,妈咪叫你进去吃饭。”

    见君时陵没反应,小宝大着胆子抱住君时陵的大腿,“爸爸,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妈咪会很高兴的。”

    本来是为了小宝才让君时陵一起来吃饭的夏挽沅,就这么毫无察觉的被卖了。

    君时陵眸光微动,难道他想错了?那个女人突然这么反常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

    真是异想天开,君时陵心中嗤笑。

    幸好夏挽沅不知道君时陵此时的想法,不然她一定会呵呵一笑,您脑补的有点过分了吧?

    小宝拉着君时陵的袖子往屋里走去,借着小宝的力道,君时陵顺势站起身,陪着他往里走去。

    角落里的李妈心中腹诽,少爷本来就想进去吃的吧,不然以小少爷那点力气怎么可能拽的动少爷。

    屋里的碗筷已经布好,夏挽沅看向进来的一大一小仿佛复刻般相似的父子,却接收到君时陵警告的目光。

    虽然君时陵没有开口,但夏挽沅分明从那眼光中读出了你别白费心思了,我不会看上你的话语。

    “....”夏挽沅心中无语,只是吃顿饭而已,现代人不是很开放吗?怎么好像跟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一样。

    面上不显,拉着小宝坐好,便干脆无视了君时陵这座大佛。

    原以为会殷勤迎上来的人忽视了自己,两母子开开心心的吃着饭,把他落在一边,显得他很多余一样。

    君时陵莫名的感觉心里一窒,黑着脸坐上桌子,十分低气压的吃着饭。

    可惜桌上的人,一个叽叽喳喳朝着妈妈撒娇,一个仿佛吃的山珍海味一样的投入在食物里,根本没有人关注到他。

    越吃身上的气压越低,终于吃完饭,君时陵放下筷子便走出了门,留下一脸懵的小宝和一脸笑意的夏挽沅。

    “妈咪,爸爸怎么走了?”

    君胤再聪明也只是个孩子,以前他在保姆身边长大,知道爸爸妈妈关系不好,这两天看君时陵和夏挽沅一起吃饭,而且今天还一起等他放学,他以为爸爸妈妈和好了。

    但现在很明显的看到君时陵生气了,他心中害怕夏挽沅和君时陵又恢复到以前的状况。

    看到小宝眼中的担忧,夏挽沅把小宝抱到怀里。

    “宝贝,爸爸和妈妈的关系怎么样,都不会影响妈妈对你的爱,”顿了顿,“还有你爸爸对你的爱,不要担心,好吗?”

    说着俯身亲了亲小宝的额头“妈妈会陪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