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谈判

    夏家在如今的华国,也算是个有钱的人家,但相比于君家这样世代积累财富,并且与军政界交往紧密的世家大豪门来说,实在是云泥之别。

    而君时陵,便是君家这些年来最为优秀卓著的掌权人,他年轻有为,行事果断,由于年幼时父母因车祸去世,从小他便跟在君家上任家主,也是他的爷爷身边。

    四年前老爷子退居后线,将庞大的君家交给了君时陵,君时陵也不负众望,成功将君家带入最为显赫的时期,虽然君家一向低调,但只要是有权势的家族,没有谁会敢去得罪君家。

    按理说,夏挽沅这种小千金是不可能与君家这样的大家族扯上关系的,但四年前君家老爷子宴请众家族,当众将权力移交给君时陵的时候,举办了一场大型的宴会。

    夏挽沅听说了君家的权势,向来眼高于顶的她看到了君时陵的才貌身价,心中便有了借君时陵坐上君家少夫人位置的想法,于是她花了大价钱买通了酒店的服务人员,打听到了君时陵的住处。

    成功给他下了药,摸到了他的酒店里,然后一夜春风,君时陵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被别人设计,盛怒之下,夏家的产业一度陷入崩溃。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夏挽沅的幸运,就那么一夜,夏挽沅居然就怀上了君时陵的孩子,偷偷将孩子怀到三个月大,夏挽沅大着胆子找到了君家老爷子那边。

    老爷子年近古稀,对于老年人来说,泼天的财势已经不再重要,能够看到自己的血脉延续才是一个老人最大的希望,当下让人去查了事情的来由,虽然对于自己孙子被设计的事情十分厌恶,但夏挽沅确确实实的怀了君时陵的孩子。

    当时又碰上君老爷子颇为推崇的张道士在君家做客,看了看夏挽沅的样貌,当下就跟君老爷子说夏挽沅和君时陵是天赐良缘。

    老爷子一听,就算十分不喜欢夏挽沅的做法,但为了给君家的孩子一个名分,便半逼着君时陵和她拿了证。

    夏挽沅本想着借这个孩子坐上君家夫人的宝座,但没想到证拿了,孩子生了,君时陵却根本没有想要公开她的打算,甚至除了仅有的几个人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君家夫人是谁。

    夏挽沅也被君时陵告知,如果敢向外宣扬自己和君家的关系,便自己承担后果。

    夏挽沅一开始也想着试探君时陵的底线,但见识过了君时陵的铁血手段之后,就算是她那么张扬的人,也不敢在外面宣扬自己和君家的关系,她还是怕死的。

    “少爷。”李妈等人小心翼翼的问候着,他们对于君时陵的恐惧是巨大的,一如君时陵身边其他的人一样。

    夏挽沅看了君时陵两眼便收回了视线,自若的往碗里夹了块排骨,拍了拍小宝的头。

    “爸爸。”小宝有些害怕的看了君时陵一眼,大大的眼睛转了转,身体往夏挽沅旁边凑了凑。

    察觉到小宝的情绪,夏挽沅看向李妈,“李妈,给少爷添双碗筷吧。”

    纵使她的直觉告诉她不能与君时陵这样的男人扯上关系,但小宝毕竟是个小孩子,纵使夏挽沅与君时陵水火不容,但她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父母的争吵,会对一个小孩儿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听到夏挽沅的话,李妈有些迟疑的看了眼君时陵,但他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只是那双古潭般深幽的眼睛直视着夏挽沅,似乎要洞穿她的灵魂一般。

    见少爷不回话,而夏挽沅也自顾自的吃饭,李妈犹豫了一下,去厨房多拿了一副碗筷出来摆到桌上。

    小宝看了看夏挽沅,又看了看门口站着浑身散发着冷气的君时陵,大眼睛转了转,从椅子上溜下来,哒哒哒的跑到君时陵身边。

    伸出小手拉住君时陵温热的手掌摇了摇,“爸爸,一起吃饭吧。”

    唇红齿白还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上,一双葡萄似的眼睛闪着光,祈求的看着君时陵。

    君时陵向来不喜欢亲近人,对于他这个孩子也严厉的很,平日里小宝也不敢亲近他,但是妈妈想跟爸爸一起吃饭,他必须得拉着爸爸过去。

    昨晚他想让妈妈唱歌哄他睡觉,他就是这么撒娇的,妈妈一下子就答应了!不知道对爸爸管不管用。

    看着才到自己膝盖高的小团子,一张脸完全是他的缩小版,手掌里是自己孩子软软小小的一只手,君时陵心里一动,下意识握了握小宝的小手。

    他从来不知道如何与小孩子相处,但小宝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看了眼泰然自若吃着饭的夏挽沅,君时陵眼神一凛,若是这个女人想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他一定会让她知道代价有多大。

    小宝看到爸爸望了饭桌一眼,以为君时陵是同意了,圆圆的大眼睛里闪过欣喜,真的管用哎!

    开心的拉着君时陵走到他的座位旁,“爸爸,快吃。”

    小宝纯真的笑容绽开,这是他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呢!

    夏挽沅自顾自吃着,不时的给小宝夹着菜,饭桌上一时陷入安静。

    “妈咪,你吃这个。”小宝学着夏挽沅的样子也给她夹了一块排骨,“爸爸,你也吃。”转而又给君时陵夹了一块。

    看到泛着糖色的排骨躺在碗里,君时陵难得的愣了愣,而一旁的小宝还眼巴巴望着他,似乎在等他的回应。

    君时陵心中泛起一抹难言的情绪,难得的有了些做父亲的柔软,“很好吃。”

    得到君时陵肯定的回答,小宝眼中绽放出光芒,比之满室的灯光璀璨不遑多让。

    灯光摇曳下,清丽无双的女子与冷峻的男子中间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就像是这世间千千万万个家庭一般,安和,温馨。

    晚饭吃完,夏挽沅便让李妈带着小宝去洗澡。

    看着满脸担忧的小宝被抱入浴室,夏挽沅才转头看向君时陵,“我们去书房谈吧。”说完便向着二楼书房走去。

    君时陵眯了眯眼,看着如莲花般摇曳生姿,优雅出尘的背影,眼中精光闪过,没有多言,抬步跟上了夏挽沅。

    单独和君时陵待在一间屋子里,夏挽沅觉得这人身上的气势宛如实质般向她呼啸而来,伸手打开了窗户,凉风吹过,终于带来些许清明。

    “什么时候离婚?”夏挽沅坐在椅子上,微仰着头看着君时陵。

    早在看到君时陵的一瞬间,夏挽沅就知道原主是捅了个大娄子,这样的男人让她想起了曾经最强劲的敌人的江东王,一样的富有侵略性,一样的深不可测。

    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任由别人设计自己的婚姻,他们离婚是迟早的事情,倒不如现在早早解决,免得以后多生事端。

    在商场上无往不利,向来善于推算各种方案结果可能性的君时陵完全没有预料到夏挽沅第一句话是这个。

    毕竟,这个女人一直想要爬上君家夫人的位置,不然四年前也不会....想到四年前的事,君时陵眉头皱起。

    “三个月后是爷爷七十岁生辰,过了生辰我们离婚,这段日子你安分一些,这边的房产以及市内一处复式公寓,外加一亿离婚费你可以拿走。”

    在脑海里换算了一下现在的一亿元可以买多少东西,夏挽沅心情舒爽了,看君时陵也顺眼起来。

    “没问题。”夏挽沅眉眼弯弯,非常爽快的接受了。

    夏挽沅答应的太过顺利,君时陵都有些怔楞。

    说起来他们俩也算是同床共枕过,甚至连孩子都有了,但君时陵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个总是浓妆艳抹出现,令人厌恶的人。

    如今他倒是第一次认真的看夏挽沅的样子。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夏挽沅冰肌玉肤,身着浅绿色的收腰长裙,在灯光散射下熠熠生辉,领如蝤蛴,齿如瓠犀,眼中的笑意还没有消散,在灯光映照下闪闪烁烁,似乎要勾进人的心里去。

    而夏挽沅则大大方方的任由他打量,微微抬起的下颌,虽然他站着,她坐着,却让他感觉到两个人气势是处于平等的位置一般,不相上下。

    从刚刚一进门看到冷静自若的夏挽沅,他就觉得有些惊讶,如今看清了她的样子和她淡然的态度,他眉头微皱。

    如今的夏挽沅,倒像是洗净了铅华一般,整个人由内而外的透出灵气和一股泰山压于顶而不破的从容。

    他第一次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人。

    但不管夏挽沅是装模作样还是如何,他都不会让她损害到君氏的任何利益。

    “别打君胤的任何主意,不然你不旦拿不到离婚财产,后果你更是承担不起。”

    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在夏挽沅身上停留了太久,君时陵收回眼神,警告的看了夏挽沅一眼,便打开门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