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君时陵

    夜色安静下来,只有月光静静地撒在室内相拥而眠的母子身上,给他们镀上一层皎洁的光辉。

    第二日一早,夏挽沅还没醒就感觉怀里有一团暖暖的,睁开眼就看见小宝正睁着大眼睛看着她,大大的眼睛里倒映着她的身影,长长的睫毛扑闪。

    一大早就被萌了一下,夏挽沅笑的眉眼弯弯,“怎么了?怎么醒这么早。”

    “原来昨天的不是梦呀,妈妈你以后也会跟昨天一样吗?”小宝紧紧的攀着夏挽沅的肩膀,似乎要确认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一样。

    看见小宝一脸不可置信又期待的模样,夏挽沅心中酸软,这小小的孩子得是多没有安全感,才会一遍一遍的确认自己会一直对他好。

    “当然了,我以后都会像昨天一样爱你的,今天妈妈也去接你好不好?”

    “好,妈妈说话算话,拉勾勾!”

    小宝说着伸出手,和小宝的小手指对了对,完成了他们两个人的约定。

    吃过早饭,让司机去送小宝上学,小宝依依不舍的离开夏挽沅。

    “妈妈在家等你,在学校要乖哦。”夏挽沅笑着亲了亲小宝的脸颊,小宝这才不好意思的带着满脸的红晕上了车。

    一旁的下人们看着夏挽沅和小少爷的互动,面上不显,但心中十分震动。

    昨天约了陈匀过来谈事,现在还没到时间,夏挽沅便回到房子里,挥退了下人,自己一个人到处逛了逛,毕竟她现在对现代的事物还是很感兴趣的。

    原主不是个爱看书的人,但别墅内本就有一个书房,为了不让空落落的书架显得过于难看,倒是买回了不少的书放在书架上。

    夏挽沅随手拿了一本书,坐到一楼的沙发上,枕了个靠枕慢慢的看着。

    下人们看着夏挽沅不仅没有出门,甚至还拿了本书出来看,都在想着这又是要作什么妖,莫非是准备改变人设了?

    本以为她翻不到几页就要原形毕露,哪想到她坐在沙发上两三个小时都没挪动位置,而手上的书已经翻了一小半了。

    陈匀一大早就被创星娱乐的高层骂了一通,憋了一肚子气来找夏挽沅,一进门就看到斜靠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看书的夏挽沅。

    穿着简单的素色长裙,头发随意的披散着,精致的五官未施粉黛,却有着一股动人的气韵,整幅画面安静的让人不敢打扰,刚才准备好的一肚子的责骂的话此时都有些不敢说了。

    “陈哥。”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夏挽沅抬起头,一双含水的眸子看过来,打量了陈匀一遍,陈匀屏住呼吸,竟下意识的错开了视线。

    “挽沅啊,”伸手不打笑脸人,没想到一见面夏挽沅就叫了一声陈哥,陈匀这下也不好跟人恶脸相向了,“事情你都知道了”

    看着那双琉璃眸,陈匀竟有些心虚起来,

    “不是我不给你争取,可是你也知道你那个女主角的角色本来就是公司向剧组施压得到的,现在你家没有资金注入了,剧组要换人,我也没有办法。”

    其实这主角的戏份确实是因为夏挽沅带资进组才得到的,现在夏家破产,剧组本就不满意夏挽沅演女主角,现在趁机反悔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不过这合同已经签下了,现在剧组反悔是算违约的。

    公司可以以合同为由向剧组施压,但很明显,如今的夏挽沅,除了一张脸还算好看,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公司去跟剧组硬碰硬的价值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夏挽沅的声音响起,带着些清冷,“我是跟剧组签了合同的,他们不能随意毁约吧?”

    理了理原主的形势,夏挽沅觉得不久她就要被扫地出门了,而她需要生存下来,必须得好好工作,原主的身份是演员,那她就暂时接了原主的班。

    陈匀心中一动,以前怎么没发现夏挽沅声音还挺好听的?

    “合同没变,只是你和本来的女二换了个角色,阮莹玉演女主,你去演她原来的角色。”陈匀有些不敢看夏挽沅的眼神,但转念一想,自己为什么要怕夏挽沅啊!

    “好的,我没问题,什么时候进组。”

    “不是,”正准备和夏挽沅理论的陈匀愣住了,“你同意了?”

    “嗯,我同意了,你把剧本发给我吧。”

    说罢她便重新恢复到看书的姿势,偏过头看了眼陈匀,“你还有事吗?”

    “没事没事,我回去就发给你。”原本预想的天崩地裂没有发生,甚至夏挽沅不经意间透露的气质还让他有些气短,他不由得抹了抹眼,没错啊!是这个人啊!这个世界莫不是玄幻了?

    见夏挽沅重新看向手里的书,不准备再说话,陈匀也识趣的离开,出门前瞟了一眼夏挽沅手里的书,《呼啸山庄》,再看了一眼夏挽沅貌似很投入的样子。

    呵呵,这个世界果然玄幻了。

    一直到离开别墅,陈匀都还在纳闷,他怎么就一句责骂的话都没说出口就乖乖的走了,但是夏挽沅愿意乖乖的配合也就算了。

    本来她在娱乐圈能够存在就全靠带资进组才不断的有资源,但是她演技太差,又总是行事嚣张,可以说没几个粉丝,倒是黑她的人大把大把。

    夏家如今又破产了,如果不出意外,这部戏估计是她的最后一部戏了,对此陈匀表示,谢天谢地!他终于要摆脱这位姑奶奶了!

    而让别墅内众人惊讶的是,往常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人影的夏挽沅,今天居然乖乖的待在家里,吃完午饭小睡了一会儿,下午居然又换了本书看,还是小少爷的英文启蒙读物。

    他们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是在梦里吗?

    临近傍晚,终于翻完了英文启蒙书的夏挽沅起身到厨房。

    李妈偷偷看了看那本英文书的厚度,哎呀呀,这夏小姐装样子装的这么像,这么厚的书,一个下午看完了,谁信呐。

    “小姐。”见万年不到厨房的夏挽沅居然来了这里,众人心中忐忑,生怕这位阴晴不定的大小姐又发疯。

    “做清淡一些,给小少爷加一碗蛋羹吧。”

    “好的,小姐。”

    而此时的幼儿园门口,林靖派来的司机却和小宝僵持着。

    “小少爷,少爷吩咐了今天要接您回家一起吃饭,您跟我们回去吧。”

    而小宝紧紧的扒着门卫室的门,小小的嘴瘪着,他才不要回去他要跟妈妈一起住。

    司机们实在没有办法,想要上前去拉,没想到门卫大爷相当负责,一脸警戒的拦在小宝面前,一副看人贩子的眼光看着他们。

    正在这时,夏挽沅派来接小宝的司机也到了,看见是昨天的司机,小宝眼睛一亮,指了指窗外“看!UFO!”

    众人下意识的看向窗外,小宝抓紧机会抱着书包就从人缝中溜了出去,“你们跟我爸爸说,我去和妈咪一起住了!”

    夏挽沅派来的司机还没来得及进门,便被冲出来的小少爷拉住袖子快速的跑进车里。

    “快回去!”

    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小少爷遭遇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件,在脑海里脑补了一波人贩子劫持事件,吓得他一颤,用他最快的速度踩下油门。

    等林靖派来的司机赶出来时,就被尾气糊了一脸。

    “妈咪!”

    小宝一下车,就看到夏挽沅站在院子里等他,顿时开心的向着夏挽沅跑去,妈咪果然没有骗他!

    “乖,去洗手,我们吃饭。”

    拉着小宝的手,两人说说笑笑的走进门,下人们经过昨天的洗礼,现在对这副场景已经基本可以免疫了。

    小宝洗完手,乖乖的坐在桌旁,等着夏挽沅给他夹菜,看了眼桌上的菜,呜,有他最讨厌的胡萝卜。

    但是妈妈给他夹了胡萝卜!那,小宝皱了皱眉头,还是果断的夹起胡萝卜吃了下去,只要是妈妈夹的,他就吃!

    看着小宝乖萌乖萌的样子,夏挽沅眉梢眼角都染上笑意。

    母子俩吃的正开心,连门口站了个人都还没发现。

    而李妈他们却已经发现了,震惊的准备过去问候。

    夏挽沅此时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视线看向门口。

    夏朝皇室基因优良,但饶是见过皇室无数美男子的夏挽沅来看,眼前站着的人实在是英俊非常。

    而有些人外在好看,但没有内质,依然让人觉得美则美矣,毫无吸引力。

    但门口站着的男人一袭剪裁精致的西装,完美烘托出他的身材,仿若精雕细琢的脸型,眉飞入鬓,鼻梁高挺,眼神中带着深沉的打量,浑身散发着长居高位的气势。

    就连夏挽沅,曾经垂帘听政,作为夏朝实际掌权人的长公主,也不得不在心里惊叹一下,好有气势的男人。

    只不过看到这样优秀的男人,除了在心里赞叹一声之外,夏挽沅心里更多的是心慌。

    按照她脑子里的记忆,眼前这个人应该就是原主十八岁时大胆下药,有了身孕后以此为威胁与之结婚的君家现任家主,君时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