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张 小团子

    匀速行驶的车上,夏挽沅放松的靠在真皮椅背上,得益于车子良好的性能,虽然窗外景物快速划过,但坐在车内居然感觉不到车子的震动。

    前世复朝以后,夏挽沅作为摄政长公主,所得到的待遇规格都是最高的,但是跟现代的车子比起来,那时最豪华的马车也不值一提了。

    高楼鳞次栉比,霓虹灯已经开始三三两两的亮起,川流不息的行人,繁华忙碌的街市,在夏挽沅的眼睛中倒映出一片光彩。

    真好啊。

    夏挽沅发自内心的感叹着,她年少时也是经历过千娇万宠的皇族生活的,但后来皇朝覆灭,她带着弟妹辗转于乱世之间,经历了太多的动荡,看过太多的沧桑。

    如今看到这样和平安宁红尘烟火气,她感到发自内心的宁静安和,终于有了些许融入到这个时代的感觉。

    沉思间,她没注意车已经停下来了,

    “小姐,到了。”直到司机出声提醒,夏挽沅才从万千思绪中抽离出来。

    “你在这儿等着吧。”

    说着夏挽沅便推开门下了车,出门的时候她在裙子外面套了一件长外套,但春季的傍晚,还是有些许的凉意,她不由得拢了拢袖子。

    国际幼儿园是帝都最为著名的贵族幼儿园,在这里上学的孩子非富即贵,似乎来的有些晚了,幼儿园门前只剩几个稀疏的身影。

    夏挽沅意识到此时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有些遗憾,转身准备回去,刚转过身,却像是有感应一般回头看了一眼,便看到幼儿园门卫室的窗户里一双剔透的,像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正扑闪扑闪的望着她。

    或许是这具身体里神奇的母子感应,夏挽沅猜想这个小孩儿可能是原身下药和名义上丈夫春风一度的产物,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折腾了一天一宿才生下来,再加上原身的丈夫从来不理她,原身便将气撒在了这个小孩儿身上,从来不曾履行过母亲的义务,甚至非常讨厌这个孩子。

    但夏挽沅既然接收了这个身体,自然不会白白看着她的孩子像孤儿一样的长大,她十岁时父皇母后双双殉国,她太明白无依无靠的孩子有多么孤独痛苦了。

    笑意染上眼底,夏挽沅向着小孩儿走过去。

    推开门卫室的门,看到小孩儿的脸,夏挽沅完全确认了这个就是她的小孩儿。

    “小宝,妈妈来接你了,跟妈妈一起回家吧。”

    夏挽沅蹲下身,看向长得可可爱爱,还带着些婴儿肥的小团子,回忆了一下这个小孩儿的小名,温声说着。

    而面前的小团子却显得有些抗拒,湿漉漉的眼睛看了她一眼,犹豫而难过的低下头。

    “哎?小姑娘你别不是骗子吧?小朋友,她真的是你的妈妈吗?”

    门卫本来看着这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姑娘眉眼间和这个小朋友有些像,但是看小孩儿抗拒的神色,他开始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来拐卖小孩儿的了,手不动声色的摸到了传呼机旁边。

    听到门卫的话,小团子抬起头又看了眼夏挽沅,却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没看过的温柔和笑意,以前妈妈从来不会这么看他的,只会在他靠近的时候让他滚,但现在的她看起来好温暖,让他忍不住的想靠近。

    “小宝跟妈妈回去好不好?”看着小团子可怜兮兮的目光,夏挽沅又心疼又怜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越看越觉得这个原身留下来的东西小崽崽可爱,现代人管这个叫什么来着,哦,被萌的满地打滚。

    突然被摸了头,小团子一愣,本来就大的眼睛显得更大了,这就是,有妈妈的感觉吗?

    “好。”

    小团子从来就没体会过有妈妈的感觉,幼儿园的小伙伴每天都有爸爸妈妈来接,他好羡慕,就算妈妈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也没关系,他也想拥有一个妈妈。

    听到小团子肯定的回答,门卫终于愿意放人了,夏挽沅拉着小团子的手,走向自家的车。

    司机坐在车上眼看着夏挽沅牵着小少爷的手向他走过来,一大一小,竟意外的和谐,夏小姐向来不喜欢自己的孩子,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可是少爷非常不喜欢所谓的夫人,连带着也不许小少爷靠近她,这件事,少爷知道吗?夏小姐这又是在作什么死,想到少爷的雷霆手段,司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回家吧。”夏挽沅带着小宝坐到车上,司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是,小姐。”

    算了,他一个小人物,操这些心干什么,司机连忙发动车子。

    “少爷,幼儿园那边说小少爷被夏小姐接走了,我们查了监控,确实是夏小姐。”

    耳机里传来的汇报让看着文件的男人停下了目光,但随之眼中划过一丝厌恶。

    “去把小少爷接回庄园,离婚协议起草好了吗?”

    “律师团已经全部就位,文件也已经起草好,明天就送到您的办公室。”

    “嗯。”

    话落,宽大的办公室内重新陷入安静,冷冰冰的,与窗外的繁华世界格格不入。

    等夏挽沅带着小团子回到别墅,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天际爬上了点点星光。

    小团子从上车开始就被夏挽沅抱在怀里,还带着些奶气,香香软软的一团,因为从来没与夏挽沅这么接触过,显得有些拘谨。

    “走,回家吃饭了小宝贝。”

    学着脑海中现代人对小孩子的称呼,夏挽沅伸手将小团子抱下车,将他的手牵住。

    “嗯。”听到夏挽沅的称呼,小团子带着婴儿肥的小脸悄悄爬上两抹红晕,第一次有人叫他宝贝呢,妈妈以前都是叫他讨厌鬼的。

    想到以前妈妈叫他的样子,委屈的泪水盈上眼眶,悄悄偏头看向夏挽沅,要是妈妈一直对他这么温柔就好了。

    察觉到儿子的目光,夏挽沅偏头看过去,就看见瘪着小嘴,盈着泪水看着她的可爱小孩儿,心都柔了一片。

    上辈子她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复兴夏国,照顾弟弟妹妹上了,没有自己的孩子,如今有个这么小的属于自己的孩子,她眼中柔情一片。

    她蹲下身,摸摸小孩儿的头,直视着小孩儿的大眼睛。

    “小宝,以前是妈妈不好,妈妈其实很喜欢你的,只是一直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爱你,以后妈妈会对你很好的,会很爱你,你原谅妈妈好不好?”

    原本前世夏挽沅是不会这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感情的,她那个朝代都比较含蓄一些,但也许是因为这具身体里残留了许多原主的记忆和生活习惯,情感驱使之下,她便直接的表达了心中的情感。

    听到夏挽沅的话,小团子睁大了眼睛,妈妈说会爱他,会对他好,这是真的吗?

    原本一次次靠近,却一次次被推开伤害,他在心里下定决心再也不要理这个坏妈妈的,但是他终究还是需要妈妈,渴求妈妈的爱的。

    看着夏挽沅脸上的温柔笑容,感受着脑袋上放着的手的温度,他终于还是绽开了笑容,笑着扑向了夏挽沅的怀抱。

    一团奶香扑进了怀中,或许是母子连心,牵的夏挽沅心中动荡。

    我无意间闯入这异世,接收了你的一切,我会好好代替你活下去的。

    夏挽沅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听见车子回来的声音,李妈出来迎接,本来夏挽沅会回来吃饭她就已经很震惊了,再看到母子两个开心的抱着的场面,心中震惊,夏小姐不是一向讨厌小少爷的吗?这是什么情况。

    但她能在这里做这么久,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敛下脸上的神色,向着夏挽沅走去。

    “小姐,少爷,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前去用餐。”

    “嗯,走吧。”

    夏挽沅松开小宝,小宝有些恋恋不舍,妈妈的怀抱太温暖了,他不想离开,幽怨的看了李妈一眼,这才迈开步子,尽力的跟上夏挽沅的脚步。

    李妈在原地愣着,她怎么得罪小少爷了?

    走进屋子,下人们已经布置好了饭菜,在灯光下袅袅的升着热气。

    “不知道小姐您和小少爷一起回来,只来得及做了些家常菜,我们重新再做一份。”

    虽说夏挽沅自结婚之后在这边已经住了三年,但一直都是把这边当个睡觉的地方,一有时间就往外跑,很少会在家吃饭。

    下人们拿了工资每天晚上不管她在不在家,都会做一顿饭,但因为一直也没人吃,他们每天就简单的做一些饭菜,反正夏挽沅也不回来吃,最后都是大家分了吃了。

    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四菜一汤,并不算简陋,只不过对于曾经铺张浪费的原主来说,这顿饭是显得有些简陋了。

    “不用,就吃这个,李妈你带着小少爷去洗手。”

    原以为会被夏挽沅大骂一顿的下人们都有些惊讶,今天的夏小姐也太好说话了。

    别墅内常年保持着适宜的温度,夏挽沅便将外套脱了下来,这现代各种提高人的舒适度的科技一再让夏挽沅感到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