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要留在傅南礼身边

    这个世界欠你的温柔,我来还

    ——傅南礼

    台风‘米娜’过境,下午五点半,气象台发出了三号风球预警,外面在下雨,瓢泼之势扑在窗户上,屋内一片幽暗静谧。

    温乔用了一下午的时间,终于弄明白,她好像重生了。

    脑袋里好像有警报器在响,聒噪得很。

    -要留在傅南礼身边

    -要留在傅南礼身边

    -不然会没命!!

    -真的会没命的!!!

    温乔敲了一下脑袋:“知道了知道了,要说几遍?”

    傅南礼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熟悉,脑中倏然闪过一道白光,她想起来了,上辈子好像在新闻中看过这个名字,在她填报高考志愿的前两天,傅家唯一继承人傅南礼于前往机场途中车祸身亡。

    温乔一看书桌上的日历,六月二十四号被圈了起来,就是后天,那——

    傅南礼今晚要出车祸!

    不容多想,她立刻拿了把伞冲了出去,院子里撞到正进门的她妈。

    苏韵拉住她:“这是三明治和牛奶,只过期一天,超市老板让我带回来的,晚饭还没吃吧,一会儿就吃这个。”

    温乔甩开她妈的手:“妈,我有点急事,出去一趟。”

    说完拔腿就往外跑,她妈的声音在身后渐弱:“大风大雨的,你上哪啊?”

    温乔随手拦了一辆出租,上车之后把伞系好,放在脚边,掸了掸裙子上打上的雨水,“师傅,去东浦机场。”

    师傅推开计价表,踩下油门,车子一头扎进暴雨之中。

    这师傅是个话痨,一开口就收不住了。

    “小姑娘你要去机场啊?”

    “嗯。”

    “这个点去机场?赶飞机?还是送人?”

    “送人。“

    “你有没有听说过东川航空的机长傅南礼啊?”

    温乔呵呵一笑,这傅南礼还是个大名人。

    “听说他又高又帅,是航空界有名的大帅哥,最关键的是,他家还是财阀世家,家里有矿,听说他外公以前当过空军,临终遗言就是希望他当一个飞行员,这才做了机长的。”

    温乔看了看手表,神色焦急:“师傅,能开快点吗?”

    师傅点了点架在一旁的手机导航:“我们走外环,那边不堵,放心,保证以最快的时间送你到机场。”

    温乔闭了闭眼睛,努力回忆上辈子傅南礼车祸的新闻,大概是几点,车祸地点是哪里?

    明明只是生活中毫不起眼的一个小片段,她竟然真的回忆起来了。

    七点半,外环白安出口三公里的公路,傅南礼的轿车撞上了一辆混凝土车,车子侧翻,还发生了爆炸,死无全尸,实在是凄惨。

    温乔看手表,已经七点了。

    “师傅,七点半能下外环吗?”

    “嗯,问题不大。”

    出租车一路疾驰,车外雨珠横飞在窗户上,车里在放一首软绵绵的粤语歌,温乔急得恨不得插上翅膀自己飞过去。

    外环卡车太多,天气又太恶劣,师傅也不敢飙车,下外环的时候,是七点二十八分分。

    温乔不停催促:“师傅,麻烦你快一点,再快一点。”

    “小姑娘,还是要注意安全的呀,不能再快了。”

    ‘嘭’的一声,就在她眼前,一辆宾利车和侧向闯红灯的混凝土车撞到了一起,大灯刺得她伸手捂住眼睛,刺耳的刹车声,轮胎摩擦声,车子轰然坠地声,交织成一片。

    温乔从指缝中看向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