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泣血玉雕

    大楚,仁德帝三十一年,冬。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金陵城里,一处古香古色的宅院中,几个婢女正望着不远处一棵树议论着什么。

    “听说那颗树可有百年了,内里早已经就被虫蚁啃食空了,这雪下个不停,怕是早晚会出事。”其中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婢女忧心忡忡道。

    特别是看到大片大片的雪花堆积在树杈的枝头,树干因此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更是让在场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在大雪来临前,宅院里的花草树木、屋顶楼阁就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有危险的地方,都整改了一番,消除了隐患,只剩下那个院子无人打理。

    别说修理了,那个院子,宅院里的人都不愿意靠近一步,恨不得绕道走。

    旁边的婢女听到之后,嘲讽道:“小翠,你这是可怜那个女人?我看她会落得这个下场,完全是她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没有没有,安雅姐姐,我就是担心这树倒下以后,砸到了咱们住的屋子。”小翠急忙忙解释道,显然是很怕跟那个院子中的人扯上关系。

    “别怪姐姐多嘴,那女人不详,老爷和太太不待见她,咱们这些当奴婢的自然是离这样的人越远越好,千万别靠近,也别议论她的事情,否则咱们没好果子吃。”年龄比较大的安雅提点道。

    小翠点了点头,害怕地左顾右盼了一会儿,这才怯怯问道:“那个女人是谁啊?”

    安雅左顾右盼了一会儿,见周围没有人注意这里,轻声说道:“是老爷的第一任太太,也是现任太太的堂姐,听说老爷和现任太太是青梅竹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谁知道太太的堂姐看上了老爷,愣是把老爷给抢走了,太太只能含泪嫁给了别人。”

    “几年之后,太太的前夫因病去世,婆婆对她甚是不好,机缘巧合下跟老爷重逢了,老爷放心不下她,便把她带回了家,娶了她为平妻。”

    不仅如此,家里的少爷姑娘都是太太跟她前夫所生,虽不是林老爷的亲生子,但是林老爷对他们视如己出,疼爱万分。

    小翠瞪大了眼睛,“这么说,太太是插足了她堂姐和堂姐夫的婚姻?”

    “这话可不能乱说,明明是太太的堂姐先抢走了太太的青梅竹马,若不然太太又怎么会跟心爱的人分离几年,被迫嫁给了别人?”

    小翠有点迷茫,不太明白的样子。

    安雅正要继续说下面故事地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管家的一声轻咳,立刻住了嘴,转头看到管家黑着的脸,婢女们吓得小脸煞白,血色全无。

    “不许在背后议论主子,要是再让我听到一句,全都发卖了出去。”管家说道。

    婢女们唯唯诺诺应了下来,做飞鸟状四散而去。

    管家冷哼一声,甩着袖子往正院的方向走去,不过他还没有走到正院,就见门外一个小厮急忙忙跑进来,步子太快,跨门槛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跤。

    管家看到了很是不悦:“你跑什么?这要是被外人看到了,成何体统?”

    要知道他们老爷刚刚给宫里进献了一尊玉观音,当今太后信佛,圣上更是不遗余力给太后寻找品相雕工一等一的玉佛、玉观音。

    老爷也是花费了不知道多少的心血这才寻到了路子,把玉观音进献了出去,今天是腊月初一,太后娘娘会去宝华殿中诵经祈福,到时候见到了,一定会为之震撼,到时候他们家的好日子就来临了。

    管家觉得这件事十拿九稳,只要能够博取到太后娘娘的欢心,那林家才算是在京城里站稳脚跟了。

    他是林家的管家,他的荣辱跟林家是息息相关的,只有林家好了,他才能好。

    所以对于这件事他很是上心,哪怕现在还没有消息传过来,但是管家觉得应该是不会有意外了。

    小厮脸色苍白,结结巴巴道:“林......林管家,不好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仔细说来。”林管家不悦地瞪了小厮一眼:“着急忙慌的像什么样子?”

    小厮苦着脸站在原地,膝盖很疼,但他顾不上,被林管家无缘无故地呵斥了一通,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想到传过来的消息,小厮心急如焚。

    “林管家,出大事了,咱们府上进献到宫里的玉观音不仅没能博得太后娘娘的好感,还惹怒了太后娘娘,圣上大发雷霆,降罪的旨意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小厮着急道。

    原本漫不经心的林管家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他颤声道:“你说什么?”

    这怎么可能呢?

    不,一定是他听错了。

    在林管家自我麻痹的时候,小厮又重复了刚才的话语,并且还拿出了一张纸条给林管家,林管家这次是听得真真的,红光满面的脸上顿时血色尽褪,一片惨白。

    他跌跌撞撞往主院跑去,一路上跌倒了好几次,他爬起上顾不上拍尘土,两眼无神往前跑,此时的他,脑海中只余下了一个念头。

    完了,全都完了!

    宅院中的小厮和婢女们显然也听说了这个消息,顿时乱了起来,有人收拾了金银细软离开,有人忙着通知自己的好姐妹们。

    主院中一片宁静,林管家颤抖的双腿踏入这处宅院时,林来庆和佟珍一个在看书,一个在绣手绢,林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颤声把事情重复了一遍。

    林来庆捧着的书掉落在桌上,佟珍手上的绣花针也不小心刺入了手指,血珠子从指间冒出,红得耀眼!

    “你说什么?”林来庆脸色突变、两颊扭曲,眼里迸射出浓浓的不敢置信:“你再说一遍。”

    林管家颤抖着声音又说了一遍,并把纸条给了林来庆。

    林来庆不是蠢人,在送玉雕入宫的时候他就买通了宫里的宫人还有不少朝中重臣,纸条就是他们送过来的,看着纸条上潦草的字迹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而且这不是普通的降罪,据说圣上一开始写的是满门抄斩的旨意,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给改了!

    看完了纸条,林来庆脸色铁青,把纸条揉成了纸团,双手成团,脑海中回放着纸条上的内容,林来庆满心的怒火无处发泄,最后只能一拳打在了桌上。

    “老爷。”佟珍是第一次见到林来庆这个模样,连忙上前扶着他,柔声安慰道:“老爷,为今之计咱们逃命要紧。”

    “逃命?逃去哪里?”林来庆目露迷茫,而且现在的旨意是降罪,可他们要是逃了,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当今圣上又是个孝子,他们家进献的玉雕出了问题,惹恼了太后,太后不会放过他们,圣上也不会放过他们!

    握着佟珍冰冷的手,林来庆慢慢冷静了下来,不能着急,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明白!

    玉雕的原石是他亲自采买回来,绝对不可能出问题,那么出现问题的地方就只有雕刻了,这尊玉雕他很是看重,所以在原先的玉雕师手抖损坏了玉石之后,他迫不得已让那个人接手了。

    不过他并不信任她,所以在她动工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旁边亲自盯着。

    究竟她是如何动的手?

    林来庆想不通,不过他能肯定这件事跟那个人绝对脱不了关系!

    不过单单玉雕出现问题,再严重也不至于满门抄斩,难不成这里面还有别的原因?

    林来庆冷静下来之后,怒气冲冲出了门,佟珍见他往那处荒废的院子走去,连忙跟了上去。

    福来院一片冷清,推开院门,入目处是一片雪白,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地上,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清理,林来庆一脚踩下去雪就覆盖到了他的膝盖。

    林来庆顾不得腿上的寒意,怒气冲冲往主院走去。

    越往里面走,越是荒凉。

    走到房间门口,他伸出了手想推门,却又缩了回来,房间里面很是安静,他站在这里听不到半点声响,犹豫了一会儿,他再次鼓足勇气推开了门。

    门一开,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林来庆和佟珍忍不住捂住了口鼻,等到他们看清楚里面的场景时,更是恨不得转头离开。

    只是林来庆想要解了心中的疑惑,等了片刻,他便往里走去了,佟珍倒是想离开,但一时之间想到了什么,也跟着进去。

    房间很是简陋,除去一张床榻、一套桌椅,屋里再也找不出像样的家具了。

    地上流淌着褐色的水,闻着令人作呕。

    “老爷,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佟珍厌恶地看了床榻上的人一眼,眼里略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怨恨,不过在对上林来庆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了柔柔地笑意。

    林来庆并没有跟佟珍说他的猜测,不过佟珍听到了林管家的话,自然知道现在家里的情况。

    对于现在的林家而言,不应该安排家里人离开么?

    佟珍想到自己的儿女,很想问问林来庆怎么安排她儿女离开林家,避开这场祸事。

    躺在床榻上,奄奄一息的佟玥,听到了佟珍的说话声,费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林来庆和佟珍时,死气沉沉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别样的神采。

    “你们......来了。”佟玥脸上挂着虚弱的笑容,眼里的光芒却如同天上的骄阳,让人不能忽视!

    林来庆看着佟玥,眼里的恨意再也压抑不住了,他恶狠狠问道:“是你对不对?那件事是你做的对不对?”

    他问得莫名其妙,佟玥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她笑容明媚,没有反驳:“喜欢这份大礼吗?”

    “果然是你!”林来庆恨恨道:“贱人,你疯了么?”

    说着上前一步,想要打佟玥,只是刚刚抬起手,在对上佟玥那嘲讽的笑容时,林来庆的手顿住了。

    “我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当年你对我们佟家做的事情你可还记得?”佟玥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神色癫狂道:“我早就疯了,你不知道吗?别急,这不过是开胃小菜,大餐还在后面呢!”

    在佟家出事的时候,在她唯一的养女被害死的时候,她就疯了!

    佟珍从林来庆身后探出了一个脑袋,怯生生道:“三姐,这件事怪不得老爷,是大伯他们做错了事情,老爷还帮忙了,但是事情闹得太大,老爷也无能为力!”

    “闭嘴,这件事跟你也脱不了关系,佟珍,你枉为佟家女儿,跟外人沆瀣一气,害死了佟家几十口人,你不愧疚么?”佟玥看着佟珍,眼神让佟珍头皮发麻。

    佟珍往后缩了缩,想要避开佟玥洞察一切的眼神。

    每次对上佟玥的眼神,佟珍就很慌乱,仿佛她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了佟玥眼前。

    比起林来庆,更让佟玥怨恨的还是佟珍,身为佟家女儿,不说为佟家着想,反而还坑了佟家,害了佟家几十口人,佟珍真真是该死!

    “佟珍,你敢告诉林来庆当年你为什么会嫁给董利安吗?”佟玥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佟珍脸色大变。

    她知道了,佟玥居然知道了她的秘密!

    她是怎么会知道的?她又知道了多少?

    太多的问题一股脑涌出来,佟珍嘴巴张张合合,却一个字都说不了!

    “你还有脸说当年的事情?当年不就是因为你的缘故,导致珍儿被迫嫁给了董利安?”林来庆舍不得自己的心上人被佟玥为难,出声维护道。

    这话如同一把尖刀狠狠刺向了佟玥的心,佟玥看着眼前这对死到临头的‘有情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罢了罢了,林来庆和佟珍欠佟家、欠她的一切,她都亲手拿回来了,从此刻起,他们恩怨两清。

    “好好享受最后的时间,林来庆,当年我能成就你们林家,如今也能毁了它,你别觉得不公平,林家的一切都建立在我之上,我现在不过是拿回来罢了!”佟玥看着林来庆,听到外面乱糟糟的脚步声,笑容愈发明媚。

    隐忍负重十几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刻,能够拉着林家的人一起死,她到了泉下也有脸去见娘亲了!

    “你说,你还做了什么?单单是玉雕的话,圣上不会如此待我们林家!”林来庆不忘问原因,这是他最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你就是为了这个来问我的?”佟玥轻声咳嗽着,气弱如丝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不过是把你跟北莫来往的书信送到了圣上的案桌上。”

    泣血玉雕不过是给了圣上一个发作查证的理由罢了!

    “贱人,我掐死你!”林来庆气得不行,想要掐死她,特别是看到佟玥那得意的眼神时,更是恨不得立刻了结她的性命!

    早知道会有今日之祸,他就该早早把佟玥弄死!

    林来庆还来不及有所行动,院子外面就涌进来了一大群的御林军,佟玥眼角看到成片的墨色身影,笑了!

    林来庆和佟珍逃不掉了,她也能瞑目了。

    笑着笑着,鲜血从唇边溢出,原本苍白如同白纸的小脸,此时更显鬼魅,让身旁两人忍不住后退两步,似乎她是什么脏东西,要离她远点。

    佟玥看到他们如此,心满意足地笑着,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她早就油尽灯枯了,若不是为了看林来庆和佟珍的结局,她也撑不到现在!

    如今心事已了,她心无挂碍,终于能放心去见娘亲了!

    仁德帝三十二年,秋,林家因为通敌叛国,满门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