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哗啦一声,其他座位上的小伙子们纷纷起身,逃离现场。

    似乎就怕再晚一步就会被他们老大宰掉!

    只有桑年。

    反应还慢半拍。

    陆枭把头转过去看向他,冷冰冰的问:“还不走!?”

    桑年弱弱举起手中的馒头:“老大我还没吃完呢……”

    陆大队长:“滚!”

    桑年这才拿着馒头慌忙跑出去。

    一瞬间。

    这小食堂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所有人都走了,陆枭这才逐渐的平息了下怒火,不过他一眼都没看对面的女人,继续迅速的吃饭。

    似乎想吃完赶紧走人,不想在她面前多待。

    温弦微微挑眉,唇角似笑非笑。

    眼下这才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呵,就他们也想跟自己斗,自己要是输了,怎么能对得起城市里的那么多心机和套路。

    陆大队长很快就吃完了饭,起身拿起托盘放到指定位置。

    温弦看似是一门心思的在吃饭,可眼神却忍不住时不时的往他的身上去瞟。

    别说,这陆大队长虽然冷厉些,可不妨碍那是身材还真是带劲,尤其是那臀部,还真是——

    “姑娘,你看阿妈这里刚呼熟了一些地瓜你要不要吃,可甜了。”食堂阿妈热情的过来了,拿出了一个个报纸包裹着的红薯让她挑选,顺便中断了她大胆的注视。

    温弦连忙收回了视线,笑眯眯谢过挑选了一个香甜小红薯。

    温弦送完托盘后,拿着小红薯边吃边走到了一楼管辖厅的门口,去看看这里四下的环境。

    门口,陆枭正在外面抽烟。

    天色已晚了,天际赤色和墨色相接,像是水墨画一样的晕染开。

    他就那么站的后背挺直,一手插入裤兜,一修长的手指间夹着根烟在抽着。

    猩红色的烟头明灭闪烁,指尖时不时点了点燃尽的烟灰。

    视线望着远方,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温弦站在门口,看着他冷毅的侧脸,浑身散发的不近人情的气息,莫名的心痒痒,偏偏心底想招惹他。

    管辖区的院子里设施并不是非常好,除了干净些,设施还是有些陈旧。

    红砖砌成的大门光线昏暗,在掉落的泥灰之间,还能隐隐看到它原来的黄色油漆。

    院子的角落里还堆了两个破轮胎,老式自行车,几卷发黄的报纸扔在车筐里。

    温弦环视一圈,故意啧啧了两声,冲着陆大队长唏嘘道:“不是我说,你们这里这么落后的吗?我看你那么拽,还以为你们挺牛的。”

    陆大队长闻言,淡淡扫了她一眼,不带丝毫情绪:“你不想待可以走。”

    没人拦着她。

    温弦走到他面前,盯着他,“我走可以啊,我的车呢?多亏了陆大队您所赐,我的大奔驰都翻沟里了,还不知道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呢,总要有个人负责吧!?”

    她说到这,还不忘咬上一口甜甜的红薯。

    陆枭眼眸淡淡的落在她身上,刚要说什么,却见管辖区的院外突然一人进来了。

    半昏暗的傍晚,收发室的老李头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只小狗崽子,叼着个啥,小短腿颠颠的过来了。

    “哈哈陆队,你看我可算把这狼狗的小崽要来了,这小东西就爱吃红薯,你看它吃的多香啊。”李老头逗着那小狗崽子满脸褶子的笑着道。

    听到这句话,吃红薯吃的正香的温弦动作顿时一怔。

    随即低头,默默看向了手中的红薯。

    温弦:“……”

    陆大队长:“……”

    [九哥:无人区教做人了哈哈,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