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霸总她终于……得手了(二更

    秦昭里站的位置刚好有光打进来:“你想听什么答案?”

    他不作声。

    她说:“回来找你啊。”

    他眉间褶皱松开。

    人都容易得寸进尺,尤其是尝了甜头了之后。

    “你要跟他结婚了吗?”

    问完姜灼就后悔了。

    不该他问的,他没有过问的资格。

    秦昭里回答了,很快回答的:“不会。”

    光没照进去,他眼睛却亮了。

    “我不会跟他结婚。”秦昭里实话实说,“不过他爷爷看中了我家的钱,我爷爷也看中了他家的钱,两个老人家比较难搞,我目前还没想到退婚的对策,除非我放弃继承家产。”

    当初订婚的时候她就反对过,他家老爷子眉头都没动一下,直接让她收拾东西,叫她以后不要姓秦了。

    她就是颗壮大秦氏商业版图的棋子,不好用就丢掉,比起血缘,老爷子更看重棋子听不听话。

    “是很多钱吗?”

    秦昭里笑了笑:“对啊,很多很多。”

    这样的话,他没办法承诺,他赚不到那么多钱。

    “你妹妹什么时候出院?”

    “主治医生说还要再观察观察。”

    话题切换得很猝不及防:“你晚上一个人住?”

    姜灼脸皮薄,不看她,冲着她后面的墙嗯了声。

    秦昭里非常直接:“今晚我过去。”

    他又冲着墙嗯了声,别扭了一会儿才看她:“晚饭呢?回来吃吗?”

    秦昭里说:“我喜欢吃鱼。”

    “清蒸的可以吗?”

    “可以。”

    他又冲着墙嗯了声。

    这么害羞,晚上可怎么办?

    秦昭里在脑子里开了一趟高速,脸上面不改色:“你进去吧,我要回去工作了。”

    不像别人家的小情人,姜灼一点也不缠人,平时几乎不联系秦昭里,让他进去,他真一句好听的都不说就进去了。

    秦昭里踢了踢脚下莫须有的石头,有点不太爽。

    姜灼走到门口,回了头。

    秦昭里那点不爽瞬间烟消云散,笑盈盈地问:“干嘛呀?”

    “没什么,开车小心。”他好端端的不知脸红什么,“那我走了。”

    “等一下。”

    既然小情人不来就她,她便去就他好了。

    她上前,把他拉过去,抵在墙上。

    他一动不动地让她把手按在了腰上。

    “哪有你这样给人当情人的。”秦昭里不满,“你都不知道取悦我。”

    他睫毛怯生生地抖,低下头,小心地吻她。

    最后,秦总被小情人差到不行的吻技取悦到了。

    下午,秦昭里推了温羡鱼的邀约。

    傍晚,她开车去了麓湖湾,一进小区,先给徐檀兮打了通电话。

    “杳杳,我要去姜灼那里,要是温羡鱼问起来,你就说我在你那。”

    过了挺久。

    循规蹈矩的徐檀兮接受了秦昭里离经叛道的请求:“哦。”

    然后电话被挂了。

    徐檀兮是不会随便挂人家电话的,一定是戎黎挂的。

    秦昭里再一次觉得徐檀兮亏了,找个听话乖巧的男孩子不香吗?干嘛要找戎黎那头狼?

    姜灼住十七栋803,秦昭里有钥匙,她按了一下门铃,没等,直接用钥匙开了门。

    姜灼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你来了。”

    他在等她。

    她把包包丢在了地毯上:“饭做好了吗?”

    姜灼去把包包捡起来放好:“做好了。”

    她脱外套,扔在茶几上:“先吃饭。”

    “我去盛汤。”

    姜灼把她的外套捡起来,挂到挂衣架上,然后去厨房盛汤。菜都做好了,只差一道时蔬,他让她先喝汤,他去炒菜了。

    叶子菜炒起来很快,一会儿就好。

    “你做这么多,我们两个怎么吃得完?”

    一桌子菜,六七个人的量。

    姜灼把盛好的饭给她,好大一碗:“剩下的我明天吃。”

    吃饭的时候,她说:“我把隔壁的房子也买下来了。”

    他在剥虾:“不够住吗?”

    “你妹妹年纪还小,让她撞见了不太好。”

    姜灼把虾肉放在干净的碟子里,堆了满满一小蝶。他摘掉手套,把碟子放在秦昭里前面。

    秦昭里喜欢吃鱼,还有虾。

    她的手机响了一声,是徐檀兮发了微信过来。

    怪不得一桌都是她喜欢的菜。

    忘了问了:“你能吃辣吗?”

    “能。”

    秦昭里看了一眼他被辣出来的眼泪:“下次不用放这么辣。”

    可是她喜欢啊。

    他嘴上答应:“好。”

    饭后,秦昭里看着一桌子的碗碟犯难。

    “姜灼。”

    姜灼把剩菜放进冰箱,只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为什么皱眉头了。

    “放着我来洗。”

    “哦。”

    秦昭里去沙发坐着。

    她喜欢吃辣,她不喜欢洗碗,还有,她喜欢猕猴桃。

    姜灼把猕猴桃的皮都去掉了,削成小块端给她:“你看电视吗?”

    她把鞋子蹬得老远,没骨头在沙发上瘫着:“没电视机。”

    “我拿我的电脑过来。”

    姜灼拿来电脑,问她看什么,她说随便,他就选了一部高评分的电影。

    “电脑放那么远干嘛?”

    “太近了伤眼睛。”

    她继续躺着。

    他把电脑往前移了一点点,拿了个抱枕给她靠着,然后才去厨房洗碗。

    厨房里偶尔有水声。

    电脑的声音开得很小,秦昭里看得心不在焉,猕猴桃吃得差不多了,姜灼从厨房出来了。

    “洗完了?”

    “嗯。”

    姜灼坐到她旁边。

    电影放的什么秦昭里不知道,没心思看:“我的东西放在了隔壁,我去那边洗漱。”

    他在吃她吃剩的猕猴桃,低声嗯了声。

    秦昭里的洗漱用品和衣服下午就让秘书送过来了,隔壁的房子她新买不久,能洗澡,但床还没添置。

    九点,姜烈收到了姜灼的微信。

    他先发了两张图片,然后问:

    姜烈:

    姜灼:

    姜烈:

    姜灼:

    他还是问室友吧。

    室友很八卦。

    贺超风:

    姜灼:

    贺超风:

    姜灼没有理。

    姜烈回了:

    可是秦昭里喜欢浅色。

    姜灼没有浅色的睡衣,纠结了很久,他去柜子里找了件白色长袖,正要去洗澡,秦昭里打电话来了。

    “喂。”

    她说:“我有点事,你先睡。”

    他把长袖放回了柜子里:“好。”

    秦昭里在隔壁开电话会议,公司海外的订单出了问题,她开会开到了十一点。结束后,她冲了个澡,去姜灼那边。

    屋里灯还亮着。

    他听见开门声,从沙发上起来:“你忙完了。”

    茶几上的电脑开着,放着秦昭里没有看完的那部电影。

    “你怎么还没睡?”

    他把电影关了:“我不知道你过不过来。”

    “我过来你也可以先睡啊。”

    秦昭里过去坐下,扭了扭脖子。

    姜灼把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盖到她腿上:“脖子疼吗?”

    “肩膀。”

    他坐过去一点,犹豫了片刻,把手放到她肩上,轻轻按摩。她刚洗过澡,只穿了睡衣,衣服太薄,他不敢用力。

    秦昭里有点累,头栽在他肩上,昏昏欲睡,她伸了个懒腰,贴着他外套里面的白色长袖蹭了蹭:“你的沐浴露好好闻。”

    是猕猴桃味的。

    她眯了会儿:“我困了。”

    姜灼怕她着凉,用毯子裹住她:“去房里睡?”

    她眼睛不睁开,头埋在他肩上:“你抱我。”

    “嗯。”

    他抱她去了房间。

    “把门关上。”

    “哦。”

    过了一会儿。

    “姜灼,把灯关了。”

    “哦。”

    灯关了,没有月色,房间里很黑。

    又过了一会儿。

    秦昭里的声音彻底没有了睡意:“你会吗?”

    男孩子很小声地嗯了声。

    “那你来。”

    ------题外话------

    ****

    嘘,偷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