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逼婚和私会(一更)

    可周青瓷并不喜欢君子兰。

    “青瓷。”

    周青瓷回头。

    秦昭里来了,来探病。

    周青瓷将她上上下下打量:“气色不错啊。”她笑着打趣,“谁给滋润的?”

    这明知故问的调调啊。

    秦昭里也不小气,坦荡荡地认了:“檀兮跟你说了?”

    “我套了她的话。”

    包养小情人这事儿,周青瓷倒不意外,是秦昭里的做事风格。

    不过——

    周青瓷调侃了一句:“你要玩倒是躲着点啊,别带坏了檀兮。”

    “我哪带得坏她,”语气有点酸,来自亲闺蜜的抱怨,“她男朋友不知道管得多严。”

    周青瓷忍俊不禁。

    温时遇听见声音,问道:“昭里?”

    秦昭里应:“是我。”她手按在唇上,压低声音,对周青瓷说,“保密。”

    周青瓷说行啊:“中午你请。”

    狼狈为奸啊,狼狈为奸。

    两人一道进去了,温时遇是个话少的,在看书,周青瓷和秦昭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没聊上几句,有人来敲门。

    温时遇放下书:“请进。”

    外面的人推门进来:“小叔。”

    是温羡鱼。

    跟长辈打完招呼,他同周青瓷客套了一句:“周小姐,好久不见。”

    听说他在外面红旗飘飘。

    衣冠楚楚,斯文败类。

    “好久不见。”周青瓷也客套了一句,“最近在忙什么?”

    “忙工作。”

    周青瓷没接话,寒暄到此结束。

    温羡鱼在秦昭里旁边坐下:“中午一起吃饭?”

    “我约了青瓷。”

    温羡鱼转头问周青瓷:“介意多我一个吗?”

    周青瓷是厌世脸,气质偏冷艳,不笑的时候,看上去超级不好惹:“我说介意呢?”

    她一双大长腿很随意伸着,惹眼得紧。

    她净身高就过了一米七五,有时候还能量出一米七六,温羡鱼怎么看也超不过一米七五。

    所以咯,玩不到一起去。

    温羡鱼很识趣:“那我只能靠后了。”他问秦昭里:“晚上有空吗?”

    “我下午再回你。”

    温羡鱼说好,把剥好的橘子放在她面前。

    橘子她没动,她不喜欢吃酸的,和周青瓷闲聊了一会儿,她看了看时间:“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温羡鱼把她放在一边的外套递给她:“我送你。”

    秦昭里接过去穿上,对周青瓷说:“到了饭点我打你电话。”

    “嗯。”

    两人一起出去了。

    温羡鱼走在前面:“你几号开始休年假?”

    秦昭里踩着八厘米的高跟,跟他差不多高:“还早。”

    “今年早一点吧。”他说,“我想和你去旅游。”

    温羡鱼喜欢掌控别人。

    秦昭里最讨厌被掌控。

    “再说吧。”

    她兴致缺缺,温羡鱼没再讨论这个话题:“春节是我去你家,还是你来我家?”

    “你在你家,我在我家。”秦昭里反问,“我们又没结婚,为什么要去对方家里过年?”

    他笑:“你是在暗示我吗?”

    她明确地说:“不是。”

    温羡鱼一直都知道,秦昭里是朵带刺的花,碰了会扎手,刚好,他就喜欢这种不好攻克的、能激发他征服欲的猎物。

    “婚事我已经和我爷爷提过了,他会找时间跟你爷爷谈。”

    刚好走到转角,有人撞上来。

    温羡鱼拉了秦昭里一把,姜灼提着一袋苹果撞到了温羡鱼的手臂,袋子掉在地上,苹果滚了出来。

    姜灼看了一眼,低下头:“对不起。”

    温羡鱼掸了掸西装:“没关系。”

    苹果滚到他脚下,他往后退了一步,眉头皱了皱。

    姜灼蹲下去捡。

    一只手伸过来,把苹果捡走了,他抬头。

    秦昭里把苹果递给他。

    他愣了一下,接了:“谢谢。”

    “不客气。”

    他把苹果放回袋子里,起身,让开路。

    秦昭里也起身,往转角那头走。

    电梯门口就在前面。

    温羡鱼按了开门键,两人一前一后进去了。

    他继续刚刚的话题:“我和家里的长辈希望能早一点完婚,要是你这边没有意见,我就着手准备——”

    电梯门开关上,声音戛然而止。

    姜灼还在愣在原地,后面有人叫她:“哥。”

    他呆了几秒,回头:“嗯?”

    姜烈戴了顶毛绒绒的帽子,自己推着输液架:“你发什么呆,快点啊,不然赶不上了。”

    今天有合唱团来医院表演,苹果是护士长准备的,让姜灼帮忙带过去。

    电梯里。

    秦昭里在发呆。

    “昭里。”

    “昭里。”

    她抬头。

    她心不在焉,温羡鱼问:“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我在想事情。”

    “算了,我和你爷爷谈吧。”温羡鱼把手绢递给她,她刚刚捡了地上的苹果。

    她没接:“行啊,你和他谈,反正你温家想娶的是秦氏集团。”

    她语气并没有针锋相对,只是说出了事实。

    温羡鱼脸色稍稍变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温柔又耐心地解释,“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

    这副深情模样装给谁看呢。

    秦昭里觉得没意思透了:“把香水味洗干净了再说。”

    她直接按了二楼,电梯停下来,她抬脚出去。

    温羡鱼急忙拉住她:“是应酬的时候沾上的。”

    秦昭里哦了声:“我手机忘了拿,你自己先回去。”

    她把手抽走,下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

    温羡鱼的脸色瞬间变了,他拨了个电话:“以后别用香水了。”

    合唱团在住院部三楼的大厅表演,这边没有重症患者,也不怕吵闹,来的大多是小孩,嬉嬉笑笑,很是热闹。

    大厅里放了几排椅子,姜烈跟姜灼坐在最后一排。

    “哥。”姜烈戳了戳姜灼的手臂,“你怎么心神不宁的?”

    他回神:“把衣服穿好,你不能感冒。”

    姜烈把拉链拉好了。

    他继续走神。

    突然,后面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回头。

    秦昭里用嘴型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她说完,先走了。

    姜灼有点懵地坐了一会儿,然后轻手轻脚地跟上去了。

    她在三楼的楼梯间等他。

    那个楼梯间是不常用的安全出口,没有人路过,就他们两个。

    “你不是走了吗?”

    “又回来了。”

    他站在背光的地方,声音很低:“回来干什么?”

    秦昭里站的位置刚好有光打进来:“你想听什么答案?”

    ------题外话------

    ****

    二更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