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整出孩子来了(一更

    沈经理汇报完,憋了一口气没喘:“小徐总,您还有问题吗?”

    不是场面话,新老板是真的懂行,前面几个议题也是,分明是第一天上任,她却总能精准且专业地指出问题,而且次次都一针见血。

    徐檀兮说:“没有。”

    沈经理松了一口气:“那……散会?”

    她点头。

    众人没动,等老板先动。

    徐檀兮合上电脑:“辛苦各位了。”

    徐仲清瞌睡醒了,带头说:“不辛苦不辛苦。”

    徐檀兮起身,走到后面,把电脑归还给Miss Lin:“谢谢。”

    “不用客气。”

    Miss Lin的中文全名叫林正娇。

    徐檀兮把围巾戴好:“还要麻烦你帮我安排一下办公室。”

    林正娇说没问题,又想到一件事:“三十四楼徐总在用,办公室是安排在别处还是?”

    徐伯临人已经出去了。

    三十四楼是董事长办公室,也是已故徐老太太的办公室,目前徐伯临在用。

    徐檀兮边往外面走:“十八楼还是徐檀灵小姐在用吗?”

    徐檀灵小姐……

    一个称呼就见亲疏了,林正娇回答:“是的。”

    “有没有拟租赁合同?”

    莫不是要在十八楼办公?

    “没有拟合同。”林正娇照实说,“当时是徐太太安排的。”

    徐氏是家族企业,徐檀灵身为徐家大房的二小姐,享受了很多特权。

    “我暂时在休息室办公,你和徐檀灵小姐的经纪人谈一下,让她们尽快搬出去,十八楼我会用来当办公室。”

    林正娇明白了:“好的,小徐总。”

    徐家二小姐享受特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属于徐家大小姐的时代。

    徐檀兮从会议室出来后,去了休息室。她推开门,戎黎立马把搭在茶几上的腿放好,坐老实。

    “等很久了吧。”

    “没有。”他把游戏关掉,“开会顺利吗?”

    “顺利。”

    他喝水的杯子放在了茶几上,徐檀兮拿起来,刚放到嘴边,被他截走了。

    “这水凉了,我去给你倒。”

    饮水机就在休息室里面。

    戎黎兑了点热水,用手背试了试底部的温度,然后才把杯子给她:“现在去医院?”

    “嗯。”

    徐檀兮还要去医院做一下交接。

    她接杯子的时候碰到了戎黎的手:“你手怎么这么凉?很冷吗?”

    他说不冷,把桌子上扔的一堆糖纸都拂进垃圾桶里:“打游戏打的。”

    他吃了很多糖,他喝过的杯子上还有草莓味,徐檀兮尝到了,有点甜。

    “那你吃到鸡了吗?”

    戎黎把嘴里的糖咬碎,咬完糖去咬她的唇:“没有。”

    二十三楼是财务部。

    徐仲清在财务部挂了个闲职,平时也没啥事儿,上班来得晚,今天因为要开董事会,他起了个早,到现在早饭都没吃。

    他在茶水间吃茶叶蛋,同事老李在吃药。

    他剥着鸡蛋壳问了一嘴:“老李,吃啥药呢?”

    老李说:“降血压的药。”老李也是个高管,老李还是得秃顶,他摸了一把光滑的头顶,“一想到下周还要去新老板那里做年终总结,我就心梗。”

    徐仲清一口半个蛋,安慰老李:“不用梗,我侄女很温柔,不会为难你的。”

    亲爹都挨刀了好吗?

    老李:“呵呵。”

    徐仲清又一口半个蛋:“真的。”

    老李:“呵呵。”

    不说伤心事了,老李问了句八卦:“跟小徐总一块来的那位先生是谁啊?”

    徐仲清还有一个蛋,他敲了两下,按在桌子上滚一圈:“我未来侄女婿。”

    老李奉承:“真是一表人才啊。”

    “那是。”徐仲清忍不住炫耀了,“他还是大学老师呢,文化人。”

    老李奉承:“真是学富五车啊。”

    “那是。”徐仲清继续炫耀,虽然不是他女婿,但也是徐家女婿,“不知道是做什么副业的,还挺有钱。”

    老李奉承:“真是人中之龙啊。”

    “那是。”徐仲清骄傲得嘴角要咧上天,“毕竟我侄女那么温柔,一般的凡夫俗子配不上她。”

    凡夫俗子老李接不住:“呵呵。”

    这时候,徐仲清的手机响了。

    他抽了张纸擦擦手,接了:“喂,老婆。”

    “你打牌输了?”

    “没事儿,咱家还有很多钱。”

    “不难过,输了就输了,等我下班,我带你去国贸商城买皮草。”

    “……”

    后面十分钟,徐仲清都在哄老婆。

    因为年终总结而头疼不已的老李心想:傻人有傻福啊。

    三十四楼是徐伯临的办公室。

    里面有摔东西的声音,池晓不敢进去,怕撞枪口上。

    “给我吧,正好我有事找徐总。”

    是研发部的同事,乔子嫣。

    池晓把文件给她:“谢谢乔姐。”

    “不客气。”

    乔子嫣三十多岁,大眼睛樱桃唇,长了一张很减龄的脸,她踩着高跟鞋进了徐伯临的办公室,刚走近,一个文件夹猛地砸过来。

    “出去!”

    乔子嫣后退一步,躲开了,不满地娇嗔:“你这么凶干嘛,不怕吓到你儿子啊?”

    徐伯临一愣:“什么儿子?”

    她摸摸肚子:“你儿子咯。”

    ------题外话------

    ****

    二更一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