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舅舅温时遇

    戎黎侧身让她进来:“麻烦你了。”

    徐檀兮道不麻烦,进了屋。

    戎关关坐在堂屋的小凳子上:“徐姐姐。”

    徐檀兮拂裙蹲下,查看他被烫伤的手,伤处已经起了两个泡了:“是不是很疼?”

    “嗯!”

    他快要疼哭了。

    “姐姐带了药过来,擦了药就不疼了。”徐檀兮把医药箱放在桌子上,打开来,拿出消毒水、棉球,还有镊子,她音色很温柔,语速也慢,与小孩说话的时候,她会稍稍弯下腰,耐心地将语调降到最轻,“关关以后也要记住,你还是小孩子,热水不可以碰。”

    戎关关没哭,但拖着哭腔:“记住了。”

    徐檀兮就给了他一颗软糖,小孩子注意力转移得很快,他忙着剥糖纸,没有精力去看伤口,徐檀兮快速地给烫伤的地方消毒,她动作很小心,但手法很专业。

    戎黎问:“用不用去医院?”

    她低着头,睫毛安安静静地垂落着,在给戎关关的伤处涂药膏:“水泡不大,可以不去医院。”不知道她的医药箱里哪来那么多的药,她用白色纸袋把药装好,放在桌子上,“红色盖子的是消炎药,白色盖子是烫伤膏,每天给他涂四次。”

    戎黎道了声谢。

    戎关关跟着也道谢。

    徐檀兮取下手套,连同用过的棉球一起扔进垃圾桶里:“那我回去了。”

    戎黎帮她提了药箱:“我送你。”

    她垂首,没有拒绝。

    深秋的晚上,烟笼寒水月笼沙。天上月色,人间夜色,还有她身旁的第三种人间绝色。

    她也是世间俗人,爱红尘,也爱花前月下。

    “先生。”

    戎黎提着药箱和手电筒:“嗯?”

    他下意识地侧首,下意识地去看她的眼睛,或许是因为他在黑夜里只看得清她,莫名其妙就有了这种本能,这种目光总是追着她的本能,就像条件反射。

    兴许是夜色能遮人脸上的颜色,徐檀兮热着脸、大着胆子问:“你换手机号了吗?”

    “没有,这个是私人号。”

    戎黎还有个手机,用来联系收寄快递的。

    “你知道我的电话呀。”她话里有仔细藏着的欢喜雀跃,只是也藏不住,笑意都在眼睛里。

    戎黎不想目光总追着她,就看地上,地上是一双影子,光源从侧面打过来,地上的影子角度奇怪地交叠着,他只看了两眼就抬头了,干脆看远处:“你都来拿了多少次快递,我记忆力还没那么差。”

    徐檀兮低眉浅笑,默默不语。

    之后两人都没说话,一路的家犬也不叫,这个点,家家户户的灯笼都亮着,白墙黑瓦笼在夜色里,桂花月季爬出了高墙,古镇讲的便是一个韵字,在夜里体现得最为贴切,处处都是江南小镇的味道。

    也就几分钟的路,戎黎把人送到了家门外:“医药费先欠着。”

    两人站得很远,徐檀兮说:“好。”

    他把医药箱放在地上:“走了。”

    他掉头回去。

    徐檀兮站在屋檐下,目送他走远后才提着药箱推门进屋。回了房,她坐在梳妆镜前,仔细地将他的私人号存好,名字存的是先生,前面加了个a,排在她通讯录的第一位。

    木门推拉嘎吱一声响。

    戎关关从凳子上站起来:“哥哥你回来了。”

    戎黎去浴室接了一盆热水来,拧了毛巾,给戎关关洗脸,他没伺候过人,也没耐心伺候人,动作粗鲁又不讲究,反正就是胡乱地擦了一通。

    小孩子脸上的皮肤娇嫩,没两下就被擦了个白里透红:“对不起哥哥。”戎关关小心翼翼地看戎黎的脸色,“我以后不会再给你添乱了。”

    戎黎把毛巾扔一边,靠着桌子站着:“知道了?我要把你送走的事。”

    戎关关早熟懂事得不像个四岁的孩子,这么小就会看大人脸色,会战战兢兢地“讨生活”。

    他很像小时候的戎黎,生活没给他天真无邪的时间,直接逼着他长大。

    他在走戎黎的老路。

    “我听村里的婶婶们说,官司打完了,你就要把我送人。”本该哭闹的年纪,他却在学着强忍眼泪,连抓戎黎的衣服都不敢用力,只敢轻轻地拽着,“哥哥,我以后少吃一点饭,你别把我送人,行吗?”

    戎黎没忍住,还是点了根烟,他是第一次当着戎关关的面抽烟:“去你姑姑那有什么不好,跟着我还要天天吃外卖。”

    戎关关仰着头,是还很稚嫩的一张脸:“二姑姑很好,可是我最喜欢哥哥。”

    戎黎把他的手推开了,手指夹着烟,吞云吐雾地抽着:“戎关关,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就敢喜欢我?”

    戎关关斩钉截铁地说:“哥哥是好人。”

    戎黎纠正:“我是坏人。”

    “不,是好人。”

    这孩子还是太年幼了,分不清黑白,也辨不出善恶。

    “好人不会把你送走,但我会。”戎黎没什么好解释的,他已经决定了,“我教不了你,跟着我,你以后就完蛋了。”

    这世上有一个不守生存规则的戎黎就够了。

    戎关关难过地抽噎:“哥哥……”

    “自己把脚洗了,洗完就去睡觉。”

    戎黎直接上楼了。

    尽管戎关关悲痛欲绝,但他还是坚强地洗完了脚。

    次日是周四,徐檀兮店里开业,天气不错,无风无雨阳光正好。

    店名她取得很随性,叫花桥糖,意思就是花桥街上卖糖的,明明应该很俗气,但又莫名其妙地蕴含了几分文雅气在里头。

    早上九点,有货车停在店门前。

    货车师傅下车:“请问是徐小姐吗?”

    徐檀兮出了店门:“我是。”

    她今日穿的是米色的网纱裙,上面搭了连帽的黑色卫衣,她很少会穿卫衣,也很少穿黑色。

    货车师傅递过来一张单子:“您的花,请签收一下。”

    徐檀兮签了字:“谢谢。”

    随后,货车师傅安排了两个人卸货,车上全是花篮,各种颜色的都有,各种花式也都有。

    秦昭里的电话打来了。

    “花篮收到了吗?”

    “收到了,你订了多少?”

    秦昭里说:“不多,就两车而已。”

    秦昭里这人送礼喜欢以车为单位,她去年还送了徐檀兮一车茶叶,哪里喝得完,最后也都便宜了旁人。

    徐檀兮站在玻璃门旁,看着外头:“怎么来了四辆车?”

    秦昭里估摸着:“另外两车应该是你小舅送的,他昨天问过我你什么时候开业。”

    这时,后面两辆车上有人下来。

    “徐檀兮小姐,”穿着工装裤的男人走过来,“有您的花篮,请签收一下。”

    徐檀兮接过去签字。

    花篮上有卡片,上面留了一行端正大气的钢笔字:我院子里的君子兰开了,你何时归?

    落款:温时遇。

    徐檀兮的舅舅温时遇先生喜欢君子兰,虽然隔了一辈,但温先生也只比她年长了四岁。

    她也喜欢君子兰,她很多爱好都像温时遇,连品行也像。

    温时遇先生呢,是帝都城里最温文尔雅的君子,人人都要喊他一声,温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