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烫伤手,杳杳治

    “关关。”

    戎关关踮着脚把门打开:“二姑姑。”

    二姑姑说她要回去了。

    戎关关把优酸乳放下,去送二姑姑出门。

    “关关,”何华英出了院子,问关关,“你喜不喜欢二姑姑家?”

    他点头:“喜欢。”

    “那你想不想去二姑姑家住?”

    他回头看了戎黎一眼,问何华英:“我哥哥也去吗?”

    “哥哥不去。”

    他立马脸皱成了包子:“那我也不去了。”他是听程及叔叔说的,天要是冷了,哥哥的腿就会疼。

    何华英还想说什么,丈夫拉住她,摇了摇头,又转身对戎关关说:“关关,我们走了。”

    戎关关挥挥手:“姑姑姑父再见。”

    等何华英夫妇出了竹峦戎村的巷子,戎关关才进屋,屁股还没坐热,有人来敲门了。

    “外卖。”

    他动画片都不看了,很积极:“哥哥,我去拿。”

    他颠儿颠儿地跑着去了,两只手拎着外卖回来,放到桌子上,拆了袋子之后,又去倒水。

    天快黑了,院子里的灯亮了,风起了,枇杷树的叶子落了。

    戎黎话很少,戎关关一点也都不安静,一顿饭下来,他叽叽喳喳,嘴巴就没闲过:“哥哥,肉不好吃,给你吃。”

    他给自己夹了很多青椒,把肉拨到一边,留给戎黎吃。

    “哥哥,你碗里有葱,我给你挑出来。”

    他把戎黎碗里的葱挑出来。

    “哥哥,我给你盛汤。”

    他给戎黎舀汤。

    “哥哥,你还要饭吗?”

    他扒了两口饭,又去给戎黎碗里可劲儿舀饭。

    “哥哥——”

    戎黎瞥了他一眼:“吃你的。”

    戎关关坐好:“哦。”

    他不说话了,老老实实地往嘴里扒饭,平时他能吃一碗,今天他只吃了半碗:“哥哥,我吃好了。”

    戎黎单手拉环,开了罐啤酒:“把碗里的吃完。”

    戎关关把圆滚滚白胖胖的肚子挺起来:“我已经吃饱了,剩的可以留着,明天热了吃。”

    戎黎拉了把椅子到旁边,搭着脚,喝了三两口啤酒,嫌不够冰,扔一边了:“去把厨房煮好的鸡蛋吃了。”

    外卖没什么营养,他每天都会让戎关关吃两个土鸡蛋。

    为什么不煮别的?

    他只会煮鸡蛋。

    戎关关去拿鸡蛋了,两手揣着出来,没吃,脆生生的童音很奶气:“哥哥,以后不用给我煮鸡蛋了。”

    “吃腻了?”

    “不是。”他捏自己脸上的肉,“你看,把我吃胖了。”

    是挺胖。

    戎关关比同龄的小孩要重个七八斤,他腿还是最短的。

    戎黎:“把蛋吃了。”

    戎关关:“哦。”

    戎黎拿了烟盒起身,去外头抽。

    今天戎关关没有出去玩,拿了把扫把,像模像样地在自家院子里扫枇杷叶,边扫边唱“世上只有哥哥好有哥的孩子像块宝”。

    戎黎:“别唱了。”

    戎关关:“哦。”

    戎黎在堂屋里打游戏,他喜欢刚枪,打了四把,三把没活过十分钟,一把进了决赛圈。

    声明一下,他已经升回白银了。

    这是第四把,他的队友是两男一女,两男的相互认识,是组队的,女的是随机匹配到的。

    “三号怎么不说话?”一号队友问。

    戎黎说话了:“在捡东西。”

    女队友是四号,id毛毛肉团子:“小哥哥你声音好好听啊。”

    戎黎捡了把m416。

    毛毛肉团子:“三号小哥哥,能给我一把枪吗?”

    这声音,一般人估计命都给她。

    戎黎:“不能。”

    他也才一把枪。

    他的游戏名叫随便取个名字。

    二号队友问:“谁有倍镜?分我一个。”

    戎黎:“我有。”

    他给了二号队友一个四倍镜,在房间里又捡了把Ak。

    毛毛肉团子:“三号小哥哥,我跟在你后面,你保护我好不好?”

    这就是传说中的萝莉音。

    戎黎往地上放了把Ak,自己跑楼下去了。

    毛毛肉团子:“……”死直男!不信撩不动你!

    这时,有人进房间,进来就打。

    毛毛肉团子:“小哥哥小哥哥,有人打我。”她倒了,娇娇地喘了一声,“啊,好痛~”

    戎黎认真地在开枪,虽然没打中。

    他队友一枪把敌人的头打爆了,再去扶毛毛肉团子。

    毛毛肉团子:“三号小哥哥,我能加你好友吗?”三号小哥哥的声音酥得能让她耳朵怀孕。

    戎黎:“不是皇冠别加我。”

    毛毛肉团子:“……”死直男!白瞎了这幅好嗓子!

    游戏打到一半,戎黎听见戎关关叫了一声,他拿着手机去了厨房。浴室在厨房后面,里面热气缭绕,花洒还开着,戎关关缩在墙角。

    戎黎进去把热水关了,脸色已经冷了:“我说没说过不准碰水龙头?”

    戎关关的西瓜头湿哒哒的,头发黏在脑门上,又可怜又难过的样子:“说过。”

    戎黎把游戏关掉:“那为什么不听?”

    花洒上残留的水滴落在了他眼角,顺着那颗泪痣往下滑,像极了美人垂泪,他胡乱地一把抹掉。

    戎关关脑袋耷拉,像只淋了雨的落汤狗:“我想自己放水洗脸。”

    戎黎压着脾气,眼里阴沉沉:“烫哪儿了?”

    戎关关吸了吸鼻子,撸起袖子,把手伸出去,他白胖白胖的手臂红了拳头大小的一块。

    戎黎一把把他拎了出去,随手扔在碗柜上,再拨了个电话。

    “你好。”

    温温软软的声音,听在耳边像有羽毛在挠,刚刚游戏里那个女人的声音也软,但戎黎听着只想炸死她。

    “是我,戎黎。”他简明扼要,问,“在家吗?”

    徐檀兮回:“在。”

    这个号码不是戎黎催她拿快递的那一个。

    “关关被热水烫到手了,怎么处理?”

    “你先用凉水帮他冲一下,我现在过去。”

    戎黎嗯一声,没挂手机,按了免提扔在一旁,他把厨房的水龙头打开,试了试水温,抓着戎关关的手放在水下面冲。

    几分钟过后。

    电话里,徐檀兮喊:“先生。”外面风很大,“我到了。”

    戎黎把戎关关拎下柜子,挂了电话去开门,她站在门外的灯笼下,没穿外套,身上只穿了一件很薄的裙子,脚下是双毛茸茸的拖鞋。

    戎黎侧身让她进来:“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