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送她回去

    戎黎把手机扔一边,倒了几颗药出来,就着姜汤吞了,喝完,把卫衣穿上,他下了楼。

    徐檀兮提起医药箱,刚准备要走,听见楼梯口的声音,她抬头:“药吃了吗?”

    戎黎下来:“嗯。”他走到她前面,“我送你。”

    他烧没退,嗓子是哑的。

    外面风大,他依旧穿得单薄,徐檀兮说:“不用了。”

    戎黎就回了个:“哦。”

    他坐下,倒了杯水给自己喝。

    徐檀兮没有再逗留,出了屋,走了一段,又折了回来。她走上前,把口袋里的体温计放在桌子上:“先生身体有恙,早些休息。”

    留下东西,她走了。

    戎关关跑去门口:“徐姐姐再见。”

    徐檀兮回头,冲他笑了笑,风有些大,她拢了拢外套,走出了院子。

    戎关关回堂屋:“哥哥,你还喝不喝汤?”

    “不喝。”

    桌上还有一碗,戎关关爬到凳子上去:“那我自己喝了。”他以前没喝过姜汤,里面有红枣,还有……他不认得,“哥哥,这个是什么呀?”

    戎黎没看他:“枸杞。”

    “能吃吗?”

    “嗯。”

    戎关关吃了一颗,觉得不好吃,就把枸杞都挑出来,放在卫生纸上。

    戎黎起身:“喝完了就去睡觉。”

    “好~”

    外面有狗在汪汪汪地吠,戎关关吐了个枣核:“外面的狗怎么一直叫?”

    戎黎刚迈上楼梯的右脚停住了。

    “肯定是桃水奶奶家的大黑,可凶可凶了。”戎关关朝外头张望了几眼,扭头看见哥哥去拿手电筒,“哥哥,你去哪?”

    戎黎拎着手电筒出门:“喝你的。”

    戎关关:“好的。”

    秋天是一个一片叶子也能添几分愁的季节,今晚没有月光,乌云铺天盖地地罩住了整个夜幕,风声很嚣张,卷着落叶狂舞,吹出了一股萧萧瑟瑟的悲凉感,谁家门口的灯笼被掀翻了个,地上的影子上上下下地晃。

    “汪!”

    “汪汪!”

    “汪汪汪!”

    夜里,只要有脚步声,狗就龇牙咧嘴叫个不停。

    这时,一束白光穿过夜,铺到了徐檀兮脚下的路上,乱吠的狗突然安静了,她站在深巷里,回首望去。

    是戎黎打着灯来了。

    “徐檀兮。”

    他每次叫她,都是连名带姓。

    她站的位置刚好是风口,披着的发被拂乱了,四周昏昏暗暗,只有她脚下洒了一“毯”子的光。

    “你怎么出来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她担忧得蹙起了秀眉。

    戎黎走近:“医药费没给。”

    他是来送医药费的。

    风吹着徐檀兮素色的碎花裙子,脚踝隐隐露出来,左脚上戴了条脚链,与她长外套里的针织衫是同一个颜色,与她的耳坠也是一个色系,墨绿色的,耳坠有珍珠大小。

    她说:“上次关关的医药费给多了,不用再给了。”

    “多的当出诊费。”戎黎从口袋里掏了几张一百的出来,揉成一个纸团,放在她的医药箱上,“我不欠人情,两清了。”

    说完他就走,到离她有十多米远了,他忽然停下,回头刚好撞上她的目光:“你是打算站那过夜吗?”

    徐檀兮脸一热,慌忙躲开他的视线:“我回去了。”

    戎黎:“嗯。”

    她转身很快,有种被抓包的狼狈。

    她很喜欢穿裙子,各式各样的,而且从来不重样。她也不是经常戴首饰,可每次都会很搭颜色。戎黎没怎么接触过女性,不清楚为什么她们这么爱美,也不嫌麻烦。

    狗没有再叫了,手电筒的光铺了长长的一路,等徐檀兮关上院门,戎黎放下手电筒,他蹲着,点了根烟。

    桃水老太太家的那只大黑狗趴在家门口,安静如鸡怂如鼠。

    戎黎看着它,高烧时的眼睛略微潮湿,还有几分迷离的朦胧,性感,却危险,他懒洋洋地吐了一口白茫茫的烟,空气里弥漫着尼古丁的味道:“再乱叫,爷宰了你。”

    “嗷……”

    大黑狗瑟瑟发抖地缩进了狗窝里。

    翌日,戎黎退烧了,没去医院,徐檀兮是从戎关关口中得知的。

    程及周二下午走,戎黎上午过来了。

    程及走之前要交代几句:“不出意外的话,我下周能回来。”

    戎黎对他的行程不感兴趣,在单排,昨天死了十几把,他又掉回青铜了。

    “应该也不会有客人,要是有,帮我接一下。”

    戎黎没学过纹身,看了几次,莫名其妙就会了,程及觉得他就是老天赏饭吃的那类人,做什么都天赋异禀。

    哦,除了游戏。

    戎黎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女的不接。”

    程及不缺钱,开个小店也纯粹只是玩玩兴趣,顺便游戏游戏人间:“行,女客人你就让她们来预约我。”

    戎黎嗯了声。

    “我刚刚听说了件事儿,戎海的骨灰不见了。”

    戎黎不接话,开了几枪,中了,可惜是个人机。

    程及的收银台做得跟吧台一样,他在煮手磨咖啡,架势像模像样的,他突然用调侃的语气问道:“戎黎,要是哪天我碰到你底线了,你会不会搞我?”

    戎黎瞥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程及冲他笑得风流:“你会。”

    戎黎不置可否。

    程及一点儿也不伤心,本来就是塑料:“当然,我也会搞你。”

    他们两个是同类,不谈交情,非要谈,就是没交情。不过程及倒是不知道戎黎的底线在哪,只知道他不是善人,能约束他的也不是道德。

    “戎关关你打算怎么办?”程及端了两杯咖啡过去,“养着?”

    戎黎继续打游戏,看看四周,没人,过去舔包,装备挺多,他心情不错:“你觉得我这种人能养小孩吗?”

    程及放了杯咖啡在他面前:“你哪种人?”

    他喝了一口,太苦:“死了要下地狱的人。”

    砰。

    他被一枪爆了头,游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