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戎黎发烧,杳杳来治

    下午的阳光不是很烈,从车窗外漏进来,铺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客车荡啊荡,荡得人昏昏欲睡。

    车子到站,司机师傅来了个急停,打瞌睡的戎关关一脑袋磕在了前面的座椅上,他揉揉脑门,眼珠子四处转了转,打了个哈欠,瞌睡就醒了。

    车上的乘客陆陆续续下车,戎关关扭头,见哥哥还在睡。

    “哥哥。”

    戎黎头上全是汗,双唇发白,微微张着,呼吸很急。

    戎关关拉了拉他的衣服:“哥哥。”

    他突然惊醒,眼睛睁开,瞳孔里全是红血丝。

    戎关关抱着玻璃糖罐子,歪着头凑过去:“你怎么了,哥哥?”他吃了糖,满身的奶味。

    戎黎推开他的脑袋,单手拧开了矿泉水的盖子,灌了几口:“没怎么。”

    “哦。”戎关关说,“我们到了。”

    车到县里了,还要再转一趟下乡的车。

    戎黎把空的矿泉水瓶子塞进戎关关的帽子里,然后起身,直接拎起了戎关关,下车。

    六点左右,村里的妇人纷纷提着菜篮子去了巷子里的水泥场上,几人围坐在一起,摘摘菜来唠唠嗑。

    这不,就唠到了戎海和苏敏那事儿。

    穿碎花裙子的妇人是戎金琦家的媳妇,叫邹进喜,人不坏,就是嘴比较碎,她矮矮胖胖的,长得很福相:“真判刑了?”

    旁边瘦高的是戎勇华的媳妇吴佩瑶,很年轻,穿得相当洋气:“可不,判了八年。”

    邹进喜把豆角掐成一段一段:“不是说正当防卫不用坐牢吗?”

    王月兰接了句:“什么正当防卫,警察那边可是有证据的,苏敏那是故意杀人。”她跟戎黎有过节,看苏敏也不顺眼,“他们家的人,一个个都是危险分子,可惹不得。”

    吴佩瑶听着都心惊胆战的:“这苏敏胆子也太大了吧,人都敢杀。”

    “要我说,戎海也是死有余辜,一个大男人成天打老婆,算什么玩意,我还看见过他对关关动手。”两家不远,邹进喜撞见过几次,“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关关才多大,那个禽兽也下得去手,要是我,谁打我儿子,我也跟他拼命。”

    年纪稍长的红中婶也接了一嘴:“亲生的不也照打,我还记得戎黎小时候不爱吭声,他爸要是打他,他也不哭,哼都不哼一句。”说到这里,红中婶感慨地叹了口气,“白秋不是眼睛看不见吗,戎黎那孩子挨了打故意不出声呢,怕惹他妈哭。”

    那时候的戎黎才多大啊。

    “白秋真是被戎海打死的?”邹进喜很好奇。

    王月兰说:“谁知道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事情都已经过去十六年了,当时白秋不见了,戎黎也失踪了,戎海对外说白秋不守妇道,带着儿子跟人跑了。

    不过很多人不信,觉得白秋是被戎海打死了,因为在白秋失踪的前一天,戎海喝了酒,还动了手。

    这时,狗吠了几声,妇人们回头。

    是戎黎回来了,他牵着戎关关,身上穿一身黑,走在云霞铺了一地橙红色的深巷里,大片大片的夕阳洒在他身后,火红了整个天边。

    徐檀兮就站在院子里,看着他打门前路过,看着他脚步迟疑、眉头紧蹙。妇人们闲聊的话她都听见了,她想叫住他,想给了一颗糖,想用手碰碰他眉宇间的褶皱,想抱抱他。

    她走到门口,把今天新换上的灯笼点亮,她让电工师傅在灯笼里按了许多灯泡,比夕阳还要亮。

    戎黎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屋檐上的灯笼,眉头稍稍松开了。

    见正主出现,村妇们面面相觑,都噤声了。

    戎黎家门口有人,是一老太太。

    “到现在才回来?”

    这老太太是戎海的母亲钱氏,戎海脾气不好,还不务正业,很不讨钱氏喜欢。这些年钱氏和大儿子戎河住在一起,在老车站那边开了个杂货铺,没住村里。

    钱氏七十有三了,身子骨很硬朗。

    戎关关乖巧地叫人:“戎奶奶。”

    戎关关虽然改了姓,但毕竟不是戎海亲生的,钱氏本就不喜欢戎海,更别说戎海的这个便宜儿子了。

    钱氏用眼尾瞥了戎关关一眼,怎么看怎么嫌弃。

    戎黎把院门推开:“你先进去。”

    “哦。”戎关关进去了。

    戎黎把门带上。

    “你怎么还带着那个拖油瓶?”钱氏嗓门很大,摆着臭脸,对戎黎有诸多不满,“那个拖油瓶的妈杀了我儿子,杀了你亲爸,你还养着这么个小仇人,不嫌膈应啊?”

    戎黎不冷不热:“说完了?”

    他直接推门进屋。

    钱氏气结,面红耳赤地说:“我还没说完呢,殡仪馆老是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去拿骨灰,现在案子也结了,骨灰要是领回来总得办葬礼,你不想操心也行,但那是你爸,钱你得出。”

    戎黎一只脚已经踏过了门槛,一只脚还踩在上面,背靠着门:“不出。”

    钱氏本就生了副刻薄相,拉长了个脸,更尖酸了:“那葬礼怎么办?”

    “你们看着办,”戎黎不咸不淡地说了后半句,“我看着砸。”

    他说完,关上了门。

    钱氏气得跳脚,扯着嗓子在外面骂骂咧咧。

    “哥哥。”

    戎关关全都听见了,他觉得戎奶奶太过分了,骂他是拖油瓶就行了,怎么还骂哥哥是小畜生。

    戎黎把他卫衣帽子扣上:“你把耳朵捂上。”

    “哦,好。”

    戎关关乖乖用两只手按住耳朵,世界就安静了。

    戎黎进了屋,用冷水洗了把脸,又拿盆给戎关关倒了点热水放院子里,他上楼前交代了一句:“先洗一下,外卖来了自己吃饭,别来吵我。”

    戎关关捂着耳朵跟在后面,没听见。

    半个小时后,外卖送到了,戎关关去门口拿的,他把袋子放桌上,冲楼上叫:“哥哥。”

    他哥哥没答应。

    他更大声地叫:“哥哥。”

    他哥哥还是不答应。

    哥哥说过,没得到同意不可以随便上楼,戎关关看了看外卖盒子,犹犹豫豫了好久,还是轻手轻脚地上去了。

    他探头探脑的:“哥哥,吃饭了。”

    二楼的卧室门没锁,他去门口叫了一句:“哥哥。”他没听见声音,就推门进去了。

    他哥哥在睡觉。

    屋里没有开灯,窗户被钉死了,里面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个老式的柜子,被子是黑色的,被单也是,房间很空旷,也很压抑。

    戎黎整个人都被被子牢牢盖住,只有手伸在外面。

    “哥哥。”

    戎关关轻轻推了一下,发现他手好烫。

    “哥哥。”

    戎关关又推了一下,见戎黎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拔腿就往外跑了。

    他跑去了银娥奶奶家,边跑边喊:“徐姐姐!”

    “徐姐姐!”

    徐檀兮从院子里出来:“怎么了,关关?”

    戎关关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哥哥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