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双标狗戎黎

    “拿去喂狗吧。”

    他挂掉电话,踩了油门加速,手握在方向盘上,指尖发白。车在高速行驶,车厢内的灯很暗,徐檀兮的视线里只有他虚晃的轮廓,紧绷而又阴沉。

    车速越来越快,风声在耳边杂乱无章地响,飞驰后退的路灯把公路两旁的树影拉长。

    车外,突然有人大喊:“喂!”

    “停车!”

    “快停车!”

    直行道的尽头有一人一车,人下了车,在路边方便,他的摩托车停在了路中间,他冲着车里的戎黎挥手,大喊停车。

    风很大,隔着数十米的距离,车厢内根本听不见声音。

    戎黎丝毫没有减速,离那辆停在路中间的摩托车越来越近,车灯晃得人眼花,车主慌了神,立马闪到一边,眼看着就要撞上了——

    “戎黎。”

    这是徐檀兮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她的下意识动作不是抓紧安全带,而是去拉他的手:“停车。”

    戎黎转过头去,模糊昏暗的视线里只有她的脸是完全清晰的,他甚至能看见她瞳孔里那个飞速撞进来的影子。

    他陡然刹车,轮胎在地面上划了长长一道痕。

    摩托车的车主惊魂甫定,深吸了几口气,破口就大骂:“大晚上的发什么疯!”

    有人说过,戎黎是疯子。

    车主不解气,撸起袖子继续骂:“你他妈瞎了是吧,没看见我车停这?”

    也有人说过,戎黎是瞎子。

    他抬起头来。

    对,他就是个眼瞎的疯子。

    目光撞上,摩托车的车主愣了一下神,气焰瞬间就消了,他打了个寒颤,嘴瓢了:“算、算我倒霉。”

    男人如果生了一双杏眼,看上去总会显得温良几分,戎黎也确实长了一副乖巧的皮囊,就是他那双眼只要弧度稍稍往下压一点,那股子毁天灭地的阴冷劲儿就盖不住了,连同着杀气一起逼出来。

    车主赶紧推了摩托车走人。

    兴许是因为车窗紧闭,空气不流通,让人有种窒息的压迫感,此时的戎黎和平时很不一样,他浑身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戾气。

    徐檀兮什么都没问,只是在他手边的位置放了一块手帕。

    他的手指受伤了,是烟头烫的,本来早就结了痂,因为刚才那个电话,他手上的力道失控,又挤破了伤口。

    戎黎自己都没发现。

    方向盘上沾了点儿血,徐檀兮的手帕放在那上面,叠得方方正正的,帕子绣了字,光线太暗,很模糊,戎黎只能看出个大致,杳杳。

    偏偏是白色,太干净了。

    让人想弄脏。

    “我下去抽根烟。”

    他没动那块手帕,开了车门下去。

    这条路是通往乡镇的,到了晚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少,除了喧嚣的风声,便没有其他声音了。

    戎黎喜欢用摩擦轮的打火机,点火的时候会发出刺激他神经的声音,能让他稍微不那么麻木。他站在两根路灯中间,两个光源在地上投了一双影子,他在中间,烫伤的手指夹着烟,他吸得很用力,尼古丁直接往肺里灌,进得多,出得少,是不要命的抽法。

    第三支了,他手指又结了痂。

    “先生。”

    戎黎点烟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徐檀兮下车,走过去,把手伸向他,打开手心:“你要不要吃一颗糖?”

    她掌心有一颗粉色包装的硬糖。

    戎黎继续点火,蹭的一下,蓝色的火光映进他眼底,他咬着烟凑近火源,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来:“我不吃甜。”

    徐檀兮把手收回去,压着裙摆放在身侧:“可不可以早一点回去?”

    可不可以不要那样抽烟,像在玩命。

    她没有立场去干涉他,她只是说:“我很冷,回祥云镇好不好?”

    戎黎咬着烟看她。

    她本来就生了一把温柔的好嗓子,这么拖着调问人好不好,挺像撒娇时候的戎关关。

    刚刚那两根烟的时间里,他想了一个问题,他一夜盲,为什么要自己开车?这个问题他没有想通,被另一个问题打岔了,徐檀兮得多娇贵,风吹一吹、冻一冻,她手就青了,他居然还看得清,可那么大辆摩托车,他又只能看见个模糊的轮廓,双标得跟见了鬼一样。

    戎黎把烟扔了,踩了一脚,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里:“我手受伤了,你来开车。”

    他再开下去,可能就要死人了。

    他先上了车,眼皮一抬就看见了方向盘上的那块手帕,又瞧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结痂,然后手一伸,把帕子捞了过来,胡乱在手上缠了一圈,接着闭上眼,养神。

    他和程及不一样,程及从来不碰干净的东西,他相反,越干净的东西,越能让他滋生出想毁掉的破坏欲。

    后面徐檀兮开车,程及这辆车被改装过,速度性能堪比跑车,方向盘到了她手里,移动速度慢得让人昏昏欲睡。

    戎黎双目紧闭,始终皱着眉头。

    这段路要是他来开,也就十多分钟,徐檀兮开了半个多小时。车刚停在巷子外面,狗就吠个不停。

    戎黎睁开眼,下了车,没有先走,在等徐檀兮。

    她锁好了车才下来。

    戎黎说:“你走前面。”

    “好。”

    她走到了前面。

    进了巷子,狗看见戎黎就都不叫了。他隔着一米的距离,跟在徐檀兮后面,她走得慢,他也走得慢。

    已经八点多了,家家户户的灯笼基本都亮着,巷子很深,地上的影子很长。

    她裙摆停住:“我到了。”

    他刚才在车上的那一身戾气已经收好了,又是平时那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神色:“手帕等洗干净了还你。”

    徐檀兮颔首。

    “进去吧。”

    她垂下眸,进了屋。

    戎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灯笼,他伸手去抓上面的光,眼里的手却是模糊的。

    他迈开脚,带着试探,小心翼翼。

    “咣。”

    谁家门前的凳子没有收,被他撞倒了,他踹了一脚,绕开了凳子。

    月亮在后面。

    徐檀兮折回了屋外,站在门口的灯笼下,看着他伸出手,小心而不确定地探向前面,脚步有些慌乱狼狈。

    她又知道了一件关于戎黎的事情,倘若可以,以后不要让他一个人走夜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