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戎黎大佬身份,程及官配

    周二,天依旧没有放晴,风将绵绵细雨吹成了水雾,模糊了玻璃,潦草了倒影。

    戎黎又在抽游戏皮肤,大有一股抽不到就不罢休的架势。

    程及兴致好,也不知道是从哪搞来的烟丝,有模有样地在那卷烟:“下周帮我看几天店。”

    戎黎没抬头,拒绝:“没空。”

    程及瞥了他一眼,把烟丝拉匀:“少打几把游戏,当心猝死。”他很不委婉地直接嘲笑,“你就一青铜,天天被虐,有意思啊?”

    戎黎一个打火机扔过去。

    程及稳稳接住了。

    戎黎脸上是没什么表情,眼神跟冰刀子似的:“我白银。”

    程及笑:“是吗?那进步挺大啊。”

    如果眼神能杀人,戎黎已经把程及碎尸万段了,不,是挫骨扬灰了。

    程及继续卷他的烟,他把烟丝放到烟纸上,用两指压平:“我接了个任务,得回去一趟。”

    “看店也成。”戎黎收起手机,开价,“一天一万,日结。”

    程及在烟纸里放进棉头收边:“我这破店一年也赚不了一万,戎黎,你不做情报,改做敲诈了?”

    戎黎是做情报的,程及做职业跑腿,是不同的两个分部。当年锡北国际还没有分家的时候,有六位爷,现在只剩三位了,戎黎是老六。

    准确地说,只剩两位了,毕竟戎黎在那些人眼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戎黎和程及虽然不“同门”,但也算出生入死过,比塑料情还是要坚固那么一点的。不过要是谈起钱,没交情,一点儿也没交情。当然,这些都是程及单方面的想法。

    谈不妥,没得商量,戎黎起身走人。

    程及问了句别的:“戎海的案子什么时候开庭?”应该快了。

    “这周五。”

    程及把卷烟封好边,他也不叫住戎黎,继续说他的:“案子结束之后有什么打算?”

    戎黎已经走到门口了:“没打算。”

    他回祥云镇就是想亲眼看看某些人的死状,看完戎海,那就该到下一个了。

    门口挂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戎黎抬眼就看见了徐檀兮,她拾级而上,脚步缓慢而轻。

    难得了,她没穿旗袍,白色的圆领毛衣搭了杏粉色的复古流苏裙,浅青色的围巾压了一半的头发,很随意。

    楼梯很窄,若两人同时过,就有些挤了。

    戎黎没下去,往门边让了让,他一米八五,门上挂的那个风铃高度刚刚好,能撩他的头发。

    徐檀兮低声道了谢,走进去:“程先生。”

    她称呼程及为程先生。

    她很少叫戎黎戎先生,多数时候去了姓,称先生。

    她问程及:“我泡了茶,您要尝尝吗?”

    她礼数很周到,只是语气过分客气,显得疏远。

    程及挺好奇的,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这样温柔婉约的谦谦女君子。他这人,对美女通常都很友好:“那就麻烦徐小姐了。”

    徐檀兮说:“不麻烦。”

    戎黎下楼。

    程及叫住他:“喝了茶再走。”

    戎黎没理。

    程及慢悠悠地说:“看店的工价我们再谈谈。”

    戎黎回头了。

    最后敲定的价格是一天八千,程及忍不住问了:“你窝在小镇,钱都花不出去,要钱干嘛?”

    戎黎坐姿很糙,语调很淡:“买皮肤。”

    程及:“……”

    锡北国际五个分部里,除了军火毒品,情报是最捞金的。戎黎这人也不是爱钱,他就是只要能用钱一刀两断的,就绝不想跟任何人有半毛钱的交情。

    没一会儿,徐檀兮端着托盘上来了,托盘上放了一壶茶、两个杯子、两碟甜点,还有两碟干果。

    “慢用。”

    她把东西一一从托盘里拿出来。

    程及挺懂茶的,只要是能消遣的,不管是文雅的还是低俗,他都懂一些:“这茶闻着就不是凡品,白白便宜我们两个大老粗了。”

    徐檀兮莞尔浅笑,只说不打扰了,随后就下了楼。

    程及倒了两杯出来,推给戎黎一杯:“这个茶壶我在一个瓷器拍卖会上见过,起拍价都是六位数。”他把刚刚卷的烟扔给戎黎一支,“这位徐小姐,不简单呐。”

    戎黎点了烟,抽了一口:“烟丝不行,呛喉。”

    他把烟按在了烟灰缸里,捏了块糕点扔进嘴里。

    楼下,店面还在装修,一共四个师傅,因为徐檀兮提了些装修要求,师傅们怕达不到要求,就请她过来监工。

    秦昭里说忙点也好,不然总跑去寄快递,该要被戳穿了,徐檀兮也觉得是,她姑姑认识她姑父半年才说上话,一年才送荷包,哪像她这般莽撞。

    “徐小姐,”装修的陈师傅询问她,“陈列柜这么装您看行吗?”

    徐檀兮收了收心思:“高度能不能再低一点?”她的客人估计小孩儿会多一些,太高了够不着。

    “没问题。”

    几位师傅吃完下午茶继续开工,徐檀兮去收拾桌子。

    戎黎很快就下来了,没有逗留,直接离开。

    徐檀兮喊住他:“先生。”

    他停下。

    “外面在下雨。”她去拿了伞,双手递给他,“小心着凉。”他总是穿得很少。

    这周是阴雨天,他不怎么爱带伞,经常空手出门。

    “谢谢。”

    语气不冷也不热,像他这个人,总是淡薄随性得很,他接过伞,出了店门。

    徐檀兮在门口驻足了一会儿,折回店里。

    这时,有女孩子推门进来:“你好。”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身上的外套很旧,洗得泛了白,也不合身。她头发乌黑,眼睛也乌黑,往店里看了一眼,“程及在吗?”

    看着只有十几岁的少女,气质与眼神却没有那个年纪该有的纯真和烂漫,反而有些呆板和木讷。

    她长相很甜,可似乎不爱笑。

    徐檀兮回答:“程先生在二楼。”

    “谢谢。”

    女孩上了楼。

    程及听见脚步声,以为是来客人了,抬头却看见一张稚嫩的脸:“小妹妹,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女孩看着他,目光很专注:“没找错,我来纹身。”

    她应该没有一米六,看着很显小。

    程及目光很收敛地打量了两眼:“成年了吗?”

    她把双肩包取下来,坐下:“今天刚成年。”

    这姑娘长了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程及倒了杯温水给她:“身份证拿来看看。”

    女孩说好,打开双肩包,把放在夹层里的身份证掏出来,可动作太大,不小心把校园卡也带出来了。

    红水一中,高三8班,林禾苗。

    程及把卡牌捡起来:“高中生?”

    她不否认,只是一板一眼地强调:“我成年了。”她把身份证放到桌子上。

    10月24,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

    “介意我抽根烟吗?”

    林禾苗摇头。

    程及把自己卷的烟点着抽了一口,戎黎说得没错,烟丝不行,呛人。他把校园卡和身份证一起推回给女孩:“高中生不给纹。”

    林禾苗追问:“为什么?”

    他掐了烟,难得的正儿八经:“我这人就一个优点,从不祸害祖国的小花朵。”

    (PS:职业跑腿:给钱就什么都给做的一种职业,请参爷是病娇得宠着的周徐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