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胭儿,跟了我,叫你受委屈了

    南宝衣到底不敢跟顾崇山相处一室太久。

    她被婢女引进王府客房,小太监勤丰笑眯眯地过来赶场子:“南姑娘,您瞅瞅这家私摆设,都是上好的金丝楠木,我家主子对您可上心了!”

    南宝衣表情怪怪。

    何止是上心,若非顾崇山是个不能人道的……

    她落座,一边挽袖斟茶,一边问道:“你不是说你家主子受伤了吗?我瞧着除了气色苍白,也没什么毛病呀。”

    勤丰赔着笑脸:“受了情伤,那不也是受伤?最近总爱醉酒,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不知道有多着急,如今您来了,定然能好转。您就是我家主子的药呢!”

    南宝衣险些呛了一口茶。

    这小太监,说话也不嫌肉麻。

    她正经道:“我是有家室的人,在北魏不会呆很久,没有药不药的说法。摄政王也算对我有恩,你们得另想法子才好。”

    小太监只是笑着喏喏。

    ……

    与此同时,北魏王宫。

    容色秀美妩媚的少女靠坐在寝宫的贵妃榻上,云髻上簪着一柄纯金凤头钗,穿流云丝绸的刺绣宫裙,一手扶着高高隆起的腹部,一手拿竹签插了块甜瓜。

    宫婢小心翼翼地为她沏茶,恭声道:“娘娘如今怀着八个月的身孕,该当心些才是,这些寒凉之物,还是少食为妙。”

    少女眸光淡淡,没搭理她。

    一名小宫女突然匆匆进来,行过礼后回禀道:“贵妃娘娘,探子传来消息,今天清晨,有一名容色娇艳的少女进了摄政王府,探子打听到那少女姓南,生得一双丹凤眼,很有可能是您的妹妹南宝衣!”

    南胭放下竹签,拿手帕按了按唇角。

    在北魏王廷的这两年,除了有个顾余当靠山,再无人为她撑腰。

    所有人都看不起她的出身,更不喜欢她中原人的身份,她只得与宫女斗,与皇妃斗,与朝廷大臣斗,慢慢的,竟也训练出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

    她眸光流转,语气像是赞扬,又像是讥讽:“她一贯是个有福气的,走到哪里都有人宠。沈皇后那么厉害的人物,竟也被她拿下……本宫这妹妹,可不是寻常人物。”

    宫女笑道:“贵妃娘娘才厉害呢,短短两年时间就从宫女做到了贵妃,天底下再没有女子比您更加聪慧!”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南胭不置可否。

    顾崇山厌恶她。

    他想为顾余迎娶世家大族的千金为皇后宫妃,还想杀了她以绝后患,幸好顾余怜惜她,拼了命地恳求,才让她以宫女身份留在王宫。

    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肚子。

    她早年小产时伤了身子,根本无法怀有身孕,两年前大着胆子假孕,靠着收买宫人收买弃婴,造成承宠不过一个月就有了身孕、并且第一胎就是个儿子的假象,成功被抬为贵妃。

    如今,她为了皇后之位,开始假孕第二胎……

    其他宫妃的孩子,早就被她弄死腹中,如今顾余膝下血脉就只剩她的孩子,任顾崇山再如何猖狂再如何只手遮天,将来整个北魏,还不是被她收入囊中?

    南胭想着今后的锦绣前程,唇角多了点笑意。

    而她的妹妹南宝衣……

    昔年她曾败给南宝衣,如今风水轮流转,她倒是样样都比她强。

    南宝衣陪伴萧弈同甘共苦那么多年,至今还不是一个妃位都没捞着?

    她笨死了。

    竟不知男人这种生物,只能同甘,不可共苦。

    南胭摸了摸腹部,柔声道:“拿笔墨纸砚,我给她写个帖子,请她来宫里玩儿。到底是血浓于水的亲姐妹,两年未见,我很想念妹妹。”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虽然她不能还乡,却也能叫南宝衣亲眼看看她如今的高贵。

    她,必须赢过南宝衣。

    派人将帖子送去摄政王府之后,又有宫女匆匆而来。

    宫女面带急色:“娘娘,陛下在书房又吐血了,好容易止住,御医要他吃点清粥小菜,他却说只想见您,您快过去瞧瞧吧!”

    南胭双手一紧。

    她起身,快步往书房而去。

    跨进门槛,就瞧见穿着厚厚狐裘的少年坐在书案后,脸色惨白消瘦,嘴角边还沾着些微血渍。

    北国午后的阳光并不温暖,落在他的周身,隐约可见光里漂浮着无数尘埃,他就坐在尘埃里,容色极艳不输顾崇山,眼底深处藏着至纯至真的干净,丝毫没有王侯将相的富贵凡俗气息。

    她仍旧记得,当年的顾余被喂了毒药,身体被扭曲成不可思议的丑陋模样,成了个人人恐惧的小怪物。

    如今回到北魏,顾崇山遍请天下名医,一点点地调理着,终于清理干净他身体里的毒素。

    只是……

    到底中了太多年的毒,身体器官已经糟糕羸弱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御医甚至无法下定论,他能否撑过今年……

    顾余抬起头。

    瞧见南胭来了,他放下手中的朱砂笔,干净的眼睛宛如新月:“胭儿,我说想你,你便来了,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南胭的视线掠过他唇上血渍。

    她在他身边席地而坐,拿手帕替他擦去血渍:“御医说你不肯好好吃饭,可是要你兄长进宫,亲自监督你用膳,你才肯吃?”

    顾余只是笑。

    他爱惜地捧住南胭的手:“咽喉痛,吞咽食物时疼得厉害,便是清粥也吃不下。对了,我听人说,南家宝衣就在哥哥府上,胭儿,她是你妹妹,你该好好招待才是,叫御膳房烧她喜欢的菜,再把咱们北魏的特色菜和美酒也加上,万万不能叫她受委屈。”

    南胭淡淡应了声:“已经下了请帖。”

    顾余点点头,又担忧道:“我也算是她的姐夫,只是我身体羸弱,她怕是要嫌弃我。胭儿,跟了我,叫你受委屈了。”

    少年的眼眸纯净如星辰。

    南胭避开他的视线。

    什么姐夫,她和南宝衣的感情,根本就没有那么好。

    她随意敷衍了几句,瞧见没动过的食盒,便迫着顾余用膳。

    ……

    次日,摄政王府。

    南宝衣乖乖巧巧地坐着,任由侍女们为她梳妆。

    顾崇山很是贴心,衣裙首饰早已置备妥当,样样精细讲究,不比她在长安时的差。

    打扮妥当,她拿起妆镜台上的那封请帖。

    南胭请她今日入宫说话……

    南胭那妮子会说什么话,她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无非是炫耀她有多高贵,再嘲讽两句她跟了二哥哥那么久却还没捞到皇后位份。

    叽叽歪歪的,听着便烦。

    她收好请帖,认命般踏出寝屋。

    刚抬起头,就撞见等候在屋檐下的顾崇山。

    ,

    接下来是交代南胭、顾余、顾崇山等人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