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如今顾崇山也学的娇贵起来了

    老人活了几十年,也没遇到过这等稀罕事。

    他惊慌地咽了咽口水:“怕是……怕是神女下凡……”

    有愚昧的渔夫,闻言连忙恭敬跪下,口呼神女赐福。

    被他这么一带,其他渔夫也激动地围着棺椁行大礼。

    棺椁里。

    念珠散发出浓郁的异香。

    南宝衣的神智越发清醒,她在海域深处追随着念珠化作的明灯,一路穿过变幻无穷的利刃阵法,随着海底的光越来越明亮,她终于浮上水面,狠狠喘了一大口气。

    再睁开眼时,就瞧见自己身处水晶棺椁,四周围着渔夫打扮的百姓,正惊悚地看着她。

    “神女活了!”

    “大家快拜啊!神女显灵啦!”

    “天佑我大魏!”

    “……”

    七嘴八舌闹哄哄的,竟都对她跪拜起来。

    南宝衣揉了揉脑袋。

    她艰难地坐起身,从里面推开棺盖,本欲站起身,却因为长时间躺在榻上的缘故,双膝发软,脱力地跌坐在棺椁边缘。

    她望了眼四周。

    遥远的天尽头,是连绵起伏的雪山和湖泊草原,更远的南方,隐约可见漆黑高耸蜿蜒不见尽头的长城墙。

    这特么哪里是长安,她这是漂移到了北疆!

    南宝衣无语望天。

    完全想不通,她昏睡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又瞟向那群渔夫。

    刚刚他们提起“大魏”,想来都是大魏的子民。

    说起大魏,她也是有几个熟人的。

    她自己身无分文,又没有自证身份的鱼符和通关文牒,根本没法儿回长安,请顾崇山送她回长安,倒是不错。

    她轻咳一声:“那个……”

    渔夫们连忙抬头望向她:“神女有何吩咐?”

    “我不是——”

    南宝衣及时止住话头。

    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女子,暴露身份总是不好的。

    瞳眸微转,她忽然嫣然一笑:“我确实是神女,上苍派我来北魏,给你们摄政王送几句箴言。只是我在下凡的过程中不小心迷了路,因此才会出现在这里。”

    老人连忙道:“可巧,我们正要去王廷卖鱼,神女若是不介意,就与我们一起好了。能与神女共乘一船,乃是我等的荣幸!”

    南宝衣仪态端方地微一颔首:“多谢。”

    船上的人都很老实厚道。

    顺顺利利地走了几天水路,南宝衣终于来到了北魏的王廷。

    坐在马车上穿街过巷时,南宝衣好奇地撩开窗帘往外张望,北魏终年严寒,可商贾贸易仍旧繁华,不输中原和江南。

    她又望向遥远的宫楼。

    南胭,大约就在那座宫里。

    许久未见,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被送进摄政王府前,南宝衣把仅有的东珠耳坠和明珠璎珞赠给那群渔夫,谢过他们的相送,才被侍卫领进王府。

    一路穿廊过院,侍卫喋喋不休:“什么神女,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都是民间官员挑选美人送上来,好给王爷吹枕旁风的。美人名头不够用,连神女都用上了,也不嫌磕碜。你背后的官员是谁?这主意,怕是白打了!”

    南宝衣平心静气地听着。

    侍卫走到一座园子前,推开院门道:“进去吧!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南宝衣望了眼。

    园子里关着许多妙龄少女,个个愁容惨淡,想必都是地方官员进献给顾崇山的美人。

    她才不要被当成雀鸟关起来。

    她想了想,道:“我记得摄政王身边有个小太监叫做勤丰,是个阴阳脸,性情时好时坏,挨骂的时候喜欢自己掌掴自己耳光。”

    侍卫愣了愣。

    勤丰可是主子身边头一号红人,与主子一同在盛京皇宫长大,有着打小的情分……

    这女人,竟然知道勤丰!

    南宝衣道:“你去给勤丰传句话,南宝衣求见摄政王。”

    南宝衣……

    侍卫听见这个名字时愣了愣。

    想起那些沸沸扬扬的传说,他的眼睛蓦然一亮。

    他激动:“您,您就是南姑娘?!”

    他可是听勤丰公公提起过的,主子心仪大雍长安的南宝衣,半年前率军南下,也是为了南姑娘的缘故!

    他连忙道:“我我我,我这就去禀报!”

    唯恐王爷错过心上人,他连滚带爬地跑了。

    南宝衣在园子门口找了个小石墩,刚坐下没多久,就瞧见那个阴阳脸小太监疾步而来,走得那叫一个快,双腿都要抡圆了!

    走到近前,勤丰半边脸笑半边脸哭:“果真是南姑娘!这可真是瞌睡了老天爷就送枕头,南姑娘,我家主子现在情况很不好,您是他的救星啊!”

    南宝衣好奇:“他受伤了?”

    “倒也可以这么说。”勤丰恭敬地引着她往主院走,“情况十分复杂,您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南宝衣又好奇道:“南胭在北魏可好?”

    勤丰顿了顿。

    可好?

    岂止是好,完全被天子宠上天了!

    他撇了撇嘴,眼底掠过几分轻薄。

    那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为了上位害死了多少宫妃,若非主子压着,这会儿怕是早已被立为皇后了!

    他皮笑肉不笑:“不知南姑娘是如何来到王廷的?又打算在这里呆多久?若是多待一阵子,不妨自己去宫里瞧瞧南贵妃。”

    南贵妃……

    南胭都当上贵妃了。

    南宝衣想着,却没什么兴趣去探望她。

    南胭骄傲,她实在不想看见她趾高气昂的表情。

    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说着话,没多久就来到了主院。

    主院建造得端宏巍峨,侍女小厮行走时皆都低头屏息,因此整座院落十分寂静,只闻得松柏花木间传出的清幽鸟鸣。

    勤丰领着南宝衣来到寝屋外:“主子不许外人进去,您自个儿进去吧?”

    南宝衣点点头。

    她的手放在槅扇上。

    如今这顾崇山也学的娇贵起来了,轻易还不许人进屋。

    究竟是受了什么伤?

    她推开门。

    屋子里弥漫着醇厚甘冽的酒味儿,还怪好闻的。

    她踏进门槛,外室摆着几盆葳蕤繁茂的金色山茶,乃是北魏国花,好看文雅得紧。

    靠博古架的地方摆着一尊陶瓮,她俯身望去,陶瓮里盛了半瓮清冽的酒液,她拿金瓢儿舀起半勺尝了尝,酒液醇香而浓厚,很符合顾崇山的口味。

    她放下金瓢儿,踏进内室:“摄政王,我从长安来探望你啦!没带什么重礼,有串道家的念珠你要是不要?”

    ,

    晚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