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她被当做二哥哥的替代品

    黑暗里,一双丹凤眼缓缓睁开。

    南宝衣伸出手,试图触碰前方。

    周围光影幽微,仿佛置身于一片深蓝色的海底,而她漂浮在海域深处,想浮游而上,可是四面八方都是利刃组成的阵法,变幻无穷,无路可走。

    她的意识,宛如水囚般被囚禁在了这片深海里。

    听不见声音,看不见人,巨大的孤独感犹如海水将她倾覆,无路可逃的恐慌从心底油然生出,像是来自天道的惩罚。

    害怕地往四周浮游了片刻,她突然怔住。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她记得从洛阳回长安时,在路上她嫌闷,二哥哥就给她讲他在洛阳一线天做过的梦,那个梦里,他宛如囚徒被囚禁在东海深处,四面八方都是利刃,与她现在的处境竟是全然相同。

    她蓦然想起昏睡之前,一品红说过的话:

    ——他曾为了你,忤逆天道穷兵黩武。这一世,作为惩罚,他要你,就不能要帝位。他要帝位,就不能要你……小师妹,我生性自私,却也想为天下苍生求个公道。

    ——求你消失在长安城,求你远远地离开他,好不好?本也是不般配的姻缘,本也是不该重新活过来的人……

    那些话字字句句都是戳心的刀,叫她在昏迷之中痛不欲生。

    所以,她是被一品红拿来当做二哥哥的替代品,被他亲手送进了这囚徒般的处境,替二哥哥接受天道的惩罚吗?

    说什么宠爱小师妹,那贼道士在小事上兴许愿意宠一宠她,可是但凡遇见了大事,他第一个拿来牺牲的,必定会是她。

    南宝衣咬牙切齿。

    她试图闯出这一片海域,可是无论怎样努力都只是徒劳,那些密密麻麻的利刃像是牢房里的栅栏,令她无处可逃。

    最终,她只能崩溃般蜷缩起来,绝望地望着那些利刃。

    她不知道外界的消息,也不知道究竟身处怎样的境地。

    她只能祈求,在她身上再度发生奇迹。

    ……

    半个月之后。

    白首山的夜晚十分寒冷,道观游廊里悬挂的灯盏微微晃动,在冰天雪地里摇曳出别样的灯影。

    值夜的十苦打了个喷嚏。

    他见一品红正从游廊经过,连忙恭声道:“国师,也不知怎的,今晚我的眼皮一直跳,这心里老是不安生,您能掐会算的,您说是不是要发生什么祸事?”

    一品红双手拢在袖管里,淡淡看他一眼,轻嗤:“眼皮跳乃是眼睑痉挛的缘故,与吉凶祸福有什么关系?没事儿多读点书,别整天神神怪怪的,你是皇家侍卫,又不是目不识丁的迷信之人。”

    十苦憋了一口气。

    论神神怪怪,谁比他一品红更加神神怪怪?

    也好意思训斥他……

    两人正说着话,地面突然晃动,屋顶上的积雪簌簌滚落,垂挂在屋檐边的冰棱也被晃得折断,重重插进了雪地里。

    十苦身形不稳,及时扶住廊柱:“这是怎么了?”

    一品红脸色不大好看。

    地势震动,倒像是雪山塌方……

    他夜间视力极好,一眼瞧见不远处的山头大雪滚滚,果然是山塌了,却不知会不会影响到他们这座山头……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名年轻侍卫连滚带爬地直奔而来,哭诉道:“完了,后院那边山体塌方,雪洞连带水晶棺都陷落了下去……”

    十苦的脸色瞬间惨白。

    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他明白雪山崩塌意味着什么。

    顾不得其他,他飞快奔向后院——

    却被一品红拽住了手臂。

    灯影斑驳,一品红的眼睛冷静得近乎残酷。

    如果是天灾害死了小师妹……

    阿衍谁也怪不了。

    他缓缓抬起眼帘,对十苦镇静道:“救不了。”

    十苦不敢置信:“可是——”

    “没有可是,所有人立刻撤离!”

    一品红以国师身份寒着脸下了死令,顾不得收拾金银细软,趁着塌方还没有影响到前院,带着道士、道童往山下跑。

    十苦不肯走。

    他与萧弈从小一起长大,岂止是主仆情分,他太明白南宝衣对萧弈而言意味着什么,因此带着天枢心腹,不管不顾地奔赴后院。

    可是山巅地势陡峭,原本的后院宛如被一把巨斧从中间削断,竟是整个坠落进了黢黑的山下!

    土地还在震动。

    十苦红着眼睛跪倒在悬崖边,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他找不到南宝衣,理智之下只得忍痛带着心腹离去。

    途径前院时,他细致地注意到了花圃里那株晶莹剔透的纯白植株,他听主子说过,好像是叫解忧,是能给王妃治病的东西。

    八尺男儿眼眶一红,连忙用双手刨出那株植物,连土块一起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这才往山下奔逃。

    ……

    白首山塌方,积雪滚滚,铺天盖地从山巅滚落。

    一座水晶棺夹杂其中,被雪流携裹着一路滚进雪山脚下的河川,经水流淌过几十里地,就彻底沉没进了水底。

    南宝衣的意识仍旧被困在海域里。

    她如一尾鱼般在水中游来游去,闲着无聊,于是结结实实地问候了一品红,搜肠刮肚实在想不出骂他的话了,才无聊至极地把玩起衣带首饰。

    她摸了摸腕间戴着的念珠。

    借着海底一点幽微光影,她瞧见这念珠不是她妆奁里的东西。

    摸起来也不够温润,瞧着就是不值钱的物件儿。

    自打懂事以后,她就没戴过便宜的首饰,这玩意儿也不知打哪儿来的,竟给她戴在了手腕上,多丑呀,跟她的衣裙也不搭。

    她琢磨着,取下念珠把玩。

    想着顾崇山和萧随把玩佛珠的模样,她也似模似样地一颗一颗捻过去,谁知捻着捻着,那念珠突然发出微弱光晕。

    她怔住。

    光晕逐渐盛大,宛如一盏明灯,照亮了黢黑阴冷的海底,像是在引导她走出这片深海。

    ……

    河川之上,一艘渔船正行驶而过。

    坐在船舷上唱歌的小渔夫,唱着唱着,突然瞧见水底下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光。

    他吃惊地跳下船舷:“阿翁,你快来看!有东西在发光!”

    老船夫带着几个渔夫围拢过来,瞧见水底下当真有东西发光,不禁吃惊不已,都是水性极好的弄潮儿,他们连忙停了渔船下水打捞。

    水晶棺里发光的念珠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众人齐心协力,很快把整座水晶棺都打捞上船。

    比念珠更叫他们目瞪口呆的,却是棺椁里的少女。

    她睫如鸦羽,容色娇美明艳,当真是天底下难得一见的美人。

    小渔夫惶恐:“阿翁,咱们莫不是把龙公主捞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