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父亲大婚,丢尽脸面(2)

    南胭脸色发绿。

    她娘刚嫁过来她就干出教训南宝衣的事,别人会怎么议论她?

    骂她小人得志都是轻的!

    她恨不能把这几个蠢货丢出去!

    南宝衣欣赏着她的难堪,似笑非笑,“今儿府里热闹,姐姐一定要招待你的朋友们玩得尽兴才好,告辞。”

    她施施然错身而过。

    还没走出几步,一群彩衣浓妆的中年女子迎面而来。

    她们顾盼四望,言谈间都是大惊小怪的赞叹。

    章瑜等人急忙迎上去,纷纷叫娘。

    南宝衣了然。

    这些人,大约是柳氏的闺中密友。

    她对她们毫无兴趣,礼貌性地点头行礼。

    章瑜心中不平。

    她嚷嚷:“南宝衣,我娘她们可是柳姨的朋友,算是你的长辈,你光点头是怎么回事?!”

    章夫人立刻觉得颜面受损。

    她跟着骂道:“南府好家教,晚辈见了长辈,都不知道行礼问安吗?照规矩,我是你母亲的朋友,你该唤我一声姨娘!”

    “尚未拜堂成亲,她算我哪门子母亲?”

    南宝衣挑了挑眉,又转向南胭,“这几位既是你的姨娘,你该好好招待才是,怎么能让她们在府里随意走动?冲撞了我不打紧,万一冲撞了祖母,罪过可就大了。”

    她的态度疏离冷淡,宛如教训下人。

    南胭窘迫地揪着手帕,嫌恶地瞪向章夫人。

    这群女人没见过世面还要做出高高在上的姿态,简直叫人笑话!

    也不看看南府是什么人家!

    她不好发脾气,只得劝道:“章姨娘,吉时快到了,咱们去正厅观礼吧?”

    “观什么礼?!”章夫人大怒,“南家小辈毫无教养,我身为小梦的朋友,该替她管教女儿才是!”

    章瑜惦记着金镯子,振振有词道:“南宝衣,见到长辈,你不仅应该行礼问安,还应该主动送上见面礼。念在你年纪小,我娘也不为难你,你就把那对金镯子送给我娘好了。”

    其他女人一听,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她们纷纷上前:

    “章姑娘说得很有道理。南宝衣,我也是你姨娘,把你的长命玉锁送给我吧!”

    “若是没东西送,叫丫鬟回屋拿几样也是使得的。吉时快到了,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快和丫鬟去拿啊!”

    南宝衣看着她们,宛如看一群面目可笑的猴儿。

    她温声:“柳氏并非我母亲,你们讨东西,该问南胭讨。”

    章夫人不悦:“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小梦明明就是你母亲!明儿一早,你还要给她敬茶呢!”

    南宝衣不想再跟这群泼妇纠缠。

    她道了句“恕不奉陪”,抬步欲要离开。

    章夫人惦记着金镯子,不仅不让她走,反而猖狂去抢:“把东西留下再走!”

    其他女人见状,哪肯放过现成的宝贝,纷纷一哄而上。

    反正今天是大喜日子,就算惹恼了南府,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更何况小梦就要当南三夫人了,她们可是她的好朋友,欺负一个继女,算什么大事?

    萧弈面无表情地看着。

    柳氏还没进门呢,小姑娘就被欺负到这个份上。

    若是她将来在府里站稳脚跟,小姑娘岂不是要被活活欺负死?

    打狗,也该看看主人。

    他冷笑一声,将南宝衣护在了身后。

    南宝衣怔怔仰起头。

    少年黑袍革带,背影深沉。

    他捏住章夫人的手腕:“你的手,伸得太长了。”

    没等章夫人发怒,“咔嚓”一声脆响,他活生生掰断了她的手腕!

    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整座园林!

    章夫人面如金纸迅速后退,豆大的冷汗直往下淌,盯着萧弈,嘴唇发抖,惊恐地说不出半个字。

    四周落针可闻。

    萧弈似笑非笑,“这个时辰,想必新娘子已经到了正厅。天大地大,新娘最大。夫人若是委屈,不妨去正厅跟新娘哭诉?”

    南胭暗道不好。

    如果由着章夫人去闹,她娘还要不要成亲了?

    她立刻训斥:“萧弈,你是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说话?!”

    萧弈盯向她。

    他的眼神太可怕,南胭惊悚,讪讪不敢多言。

    而章夫人不甘心被一个养子欺负到这个份上,痛苦地嚷嚷:“卑贱的养子罢了,怎么敢这么对我?!我这就去找小梦问个清楚,南府可还有待客之道!”

    一帮彩衣浓妆的女人,呼啦啦全涌向正厅方向。

    南胭又气又急,跺了跺脚,只得追上去劝阻。

    南宝衣崇拜地看着萧弈。

    祸水东引,利用柳氏的小姐妹去搅乱她自己的婚礼,叫所有宾客看她笑话,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辣。

    萧弈睨向她,“看什么?”

    “没什么……”

    南宝衣团扇遮面,只露出一双弯弯甜甜的丹凤眼,“二哥哥英明神武,娇娇拜服!”

    “马屁精。”

    萧弈伸手弹了下她白嫩光洁的额头,薄唇破天荒地抿了一丝笑。

    两人不疾不徐地来到正厅,南广已经领着柳氏进了门。

    拜天地的吉时早已被耽误,因为章夫人正闹得厉害。

    看见萧弈踏进门槛,她更加撒泼:“就是他弄伤了我的手!南府还有没有规矩了,区区养子怎么能如此无礼?小梦,你可要给我主持公道!”

    南广立刻代替娇妻训斥:“萧弈,大喜的日子,瞧你干的好事!还不快给章夫人敬茶赔罪?!”

    萧弈慵懒落座。

    他今日穿本黑色圆领锦袍,箭袖上用暗红丝线绣满卷云纹,袍裾随意铺陈开,嚣张地占满了整张紫檀木太师椅。

    他单手托腮,凉薄的视线缓缓扫视过厅中众人,犹如睥睨天下的帝王。

    他恶意勾唇,狭长的眉眼中尽是讥讽:

    “敬茶赔罪,她也配?”

    章夫人一口血涌到了喉咙口,活活气的!

    她尖声:“三老爷,你看他是什么态度!小梦,你说继母难当也就罢了,府里还有这般糟心的养子,他是要骑到你头上啊!”

    柳小梦憋不住了。

    她一把摘下喜帕,恶狠狠盯向萧弈:“混账东西,还不快给章夫人磕头赔罪?!”

    ,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