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子不语怪力乱神

    南广掸了掸宽袖,冷笑:“什么错?你今天在外面胡乱挥霍了一千两银子,还不叫滔天大错吗?”

    生怕老夫人没听清楚,他一边伸手比划,一边夸张地加重声音:“一千两雪花纹银呐!”

    满屋寂静。

    南广像是扳回一局般得意洋洋,暗道屋里的人肯定吓坏了,待会儿母亲还不定要怎么教训他这个不听话的嫡女。

    良久,老夫人突然哂笑。

    她狠狠掷出去一只喜鹊登枝粉青茶盏。

    茶盏砸到南广额角,茶水茶叶泼了他一脸,就连旁边的南胭都挨了好些茶水沫子,父女俩狼狈不堪。

    南广愕然,“娘?”

    “别叫我娘!”老夫人怒不可遏,“没见过世面的东西,咱们南家好歹也是蜀中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区区一千两银子算什么,也值得你大呼小叫给娇娇儿扣上‘滔天大罪’的帽子?!只要娇娇儿高兴,哪怕天天跑出去花一千两,也是使得的!”

    “是啊三叔,一千两对咱们家真不算什么呢。”南宝珠随手就从荷包里掏出两千两银票,小脸上满是不解,“难道这是很大一笔钱吗?”

    南广快要吐血!

    为啥他的小侄女随手就能掏出两千两银票?!

    为啥他的小女儿随手就能挥霍一千两白银?!

    他家这么有钱,为啥他娘每个月只给他两百两生活费?!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南胭娇美的面庞同样扭曲。

    都是老太婆的孙女,凭什么南宝衣和南宝珠过得这么富贵,而她就连买件礼物都要斤斤计较?!

    她嫉妒地红了眼。

    不知想到什么,她忽然款款上前,声音甜美纯真:“祖母,书上说,‘少荤多素日三餐,粗也香甜,细也香甜;新旧衣服不挑选,好也御寒,坏也御寒’,书上还说‘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可见咱们应该勤俭节约节衣缩食才是,这是一种传统美德呢。”

    老人都喜欢节俭,她这么说准没错,一定能讨老太婆喜欢。

    南宝衣窝在老人家怀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南胭疯了,也不瞧瞧南府是什么人家,张口就是节衣缩食……

    她软软糯糯道:“可是姐姐,祖母都这么大年纪了,操劳辛苦了大半辈子,本来就应该好好享福。而且南家家业本就有祖母的一份,你有什么资格叫她节衣缩食?”

    她依恋地抱住老人的脖颈,“祖母,娇娇不想让你过得寒酸,祖母应该顿顿山珍海味,把最好最漂亮的蜀锦绫罗都穿在身上!祖母要当世上最幸福的老太太!”

    甜软懂事的姿态,叫老人的心都要化了。

    她怜惜地拍了拍南宝衣,“咱们家富贵,自然不需要节衣缩食,别听她胡说八道。”

    南广却觉得南胭讲得很有道理。

    他挺直了腰板,“娘,你别总惯着娇娇,把她养成自私刻薄的性子可就完了。一千两银子啊,也不知道她买了些什么,也没见拿来孝顺您和我。”

    “祖母……”南宝衣委屈,“那些银子是我攒了很久的压岁钱,我在宝砚斋买了一方顶好的砚台,拿去送给二哥哥了。二哥哥读书辛苦,值得用好一点的砚台。”

    老夫人心生欢喜。

    她得意地瞥向南广,“谁说娇娇儿自私刻薄了?懂得为亲人着想,这叫心地善良。不像你的外室女,嘴上道理一堆一堆地往外蹦,实际上却抠抠索索上不得台面!”

    南广脸色黑如锅底。

    谁说胭儿抠抠索索,她还买了核桃酥孝敬自己呢!

    不像南宝衣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一千两银子啊,不拿去孝敬自己,反而买了个没卵用的破砚台,还偏偏送给了那个卑贱的养子!

    真是糟蹋银子!

    侍女突然进来,恭声道:“老夫人,二公子来给您请安了。”

    萧弈带着余味和尝心进来,无视在场众人,神色冷淡地请了安。

    老夫人望了一眼两个婢女,知道他是特意带过来给自己看的。

    两个婢女容貌端庄清秀,瞧着不像是误人子弟的狐媚子,应当能伺候好他。

    她放心地点点头,赐了座,笑道:“听说,娇娇儿送了你一方砚台?”

    萧弈颔首,“是。”

    “一千两银子呐!”南广悲痛地小声嘀咕。

    萧弈喝茶的动作顿住。

    一千两?

    小姑娘不是说花了一万两吗?

    还吵吵着要他回礼……

    他瞥向南宝衣,小姑娘鹌鹑似的钻进老夫人怀里,吓得不敢露头。

    腰间系着的淡粉色裙裾轻曳如流水,一角裙子被压住,露出一截雪白罗袜,小巧玲珑赏心悦目。

    只是那罗袜上好似沾了些泥,许是跌倒过。

    他淡淡道:“摔着了?”

    南宝衣从老人家怀里探出半张小脸,崇拜地看着他,“二哥哥观察入微,好厉害!”

    萧弈暗暗骂了句马屁精。

    他不知道南宝衣为什么忽然转了性子,但她自个儿愿意送上门被他欺负,他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他转了转茶盏。

    侍立在他身后的尝心立刻会意,接话道:“是与人相克的缘故。”

    众人一愣。

    尝心走到厅中,视线转过所有人,最后顿在南胭身上,振振有词:“你与五小姐八字相克,初来乍到冲撞了五小姐,所以她才会摔倒。你会遭报应的!”

    南胭:“……”

    她招谁惹谁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但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夫人如临大敌,“老三啊,我就说她们母女不能进府,你偏不信。看看,你这外室女可不就冲撞了娇娇儿?”

    “娘!”南广急了,“这丫鬟信口雌黄你也信?”

    “奴婢并非信口雌黄。”尝心屈膝行了一礼,“五小姐和这位姑娘八字相克,不能住在一座院子里。如果老夫人信奴婢,可以安排五小姐和二公子住一块儿,二公子命格无双,能化解五小姐命中的一切黑煞与劫难。”

    老夫人沉吟,“既然如此,娇娇儿,正好你二哥哥院子破旧,你就和他一同搬去朝闻院吧。你二哥哥文采出众,你跟着他,祖母放心。”

    ,

    啊啊啊,今天推荐票破了五百,超开心!谢谢小仙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