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这人很庸俗的

    金钗首饰摆了满屋,一眼望去珠光宝气灿若云霞。

    南宝衣一件件翻看。

    这一匣鲛人泪是大哥在东海做生意时带回来送她的,不能卖……

    这套翡翠头面是十岁生辰时二伯母送的,也不能卖……

    这对红珊瑚吉祥镯子,是祖母从嫁妆里拿给她的,更不能卖……

    清点来清点去,满屋子的金钗首饰都大有来历,南宝衣一件也舍不得卖。

    半个时辰后,她抱起一对金步摇。

    这是她那位便宜爹爹送的,据说南胭也有一对,这样的情意不值钱,还是拿去卖了吧!

    荷叶替她跑了一趟当铺,那对金步摇只卖到了五百两银子。

    “还差八千两啊……柳氏还挺贵的。”

    南宝衣的目光突然落在那块刚买的端砚上。

    前世萧弈富可敌国,虽然他如今只是个落魄养子,但他那么奸诈,手里一定悄悄攒了不少私房钱。

    她抱起砚台,殷勤地奔向枇杷院,“二哥哥,我来给你送温暖啦!”

    穿过枇杷树和青石台阶,南宝衣熟门熟路地跑进了萧弈的书房。

    少年穿圆领墨色修身锦袍,正临窗读书。

    “二哥哥!”她清脆甜软地唤了一声,献宝似的捧出那方砚台,“我在翰林街宝砚斋买的,你喜欢吗?”

    萧弈瞥了一眼,砚是好砚,价值在千两白银左右。

    不过小姑娘眼睛里的狡黠藏都藏不住,像是露了尾巴的小狐狸,心里面不定打着什么鬼主意。

    他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翻了一页书。

    南宝衣噘了噘嘴,未来的权臣大人也忒难哄了,总是不爱搭理她算怎么回事……

    好在她脸皮厚,权臣大人不搭理她又怎么样,只要能博取好感,就算叫她围着萧弈唱一整天单口相声她都欢喜!

    她帮萧弈铺开文房四宝,亲自拿了墨条在砚台里磨,怂恿道:“今日春光烂漫,二哥哥读什么书呀,不如来写诗吧?您文采飞扬,妹妹若是能得到您的墨宝,一定裱起来挂在床头!”

    萧弈面如冰霜。

    算起来他已有三天没吓唬过小姑娘,她已经不像前几天那么怕他,贼眉鼠眼的小模样,骨子里的顽劣嚣张宛如死灰复燃,一副要上房揭瓦的姿态。

    他翻了一页书,继续不搭理。

    南宝衣夺走他手里的游记放在案头。

    萧弈盯向她。

    小姑娘双手捧脸趴在书案上,眨动着纤长的睫毛,笑起来时像一朵娇嫩可爱的小芙蓉,“二哥哥,赐我墨宝吧?”

    萧弈想知道小姑娘打的什么鬼主意,于是提笔蘸墨,一首绝句在宣纸上一挥而就。

    南宝衣等他写完,笑眯眯道:“二哥哥,这方砚台是不是很好用呀?”

    “尚可。”

    “我花了一万两银子呢!”

    萧弈:“……”

    一万两银子,买了这么个砚台?

    没事儿,南家有钱,她可以随便造作。

    他事不关己地起身净手。

    南宝衣追上去,腆着小脸道:“二哥哥,这方砚台是我特意买来送给你的……一万两银子哦!”

    萧弈冷漠地擦干双手,“究竟想说什么?”

    “正所谓礼尚往来,我送你这么名贵的砚台,你要不要考虑回个礼?我这人很庸俗的,你回我一万两银票就好,呵呵。”

    萧弈:“……”

    呵呵。

    小姑娘敲诈敲到他头上来了,好得很。

    他在书案后坐了,重新翻开游记,“这砚台我不要了。”

    “可是你已经用过啦!”南宝衣有点得意,细白小手比了个六,“给你打个折,要不你回我六千两的礼?六六大顺,多吉利。”

    见萧弈神情冰冷,南宝衣搓搓小手,“要不,四千两?四季发财!”

    萧弈仍旧无动于衷。

    “那就三千两吧,三阳开泰!”

    “三千两也不行啊,那两千两?两全其美,再不能少了呀!”

    “嘤嘤嘤,我再给你打个折,一千两好不好?一帆风顺,一步登天,一命呜呼啊!”

    萧弈眉心突突直跳。

    小姑娘当什么富家千金,这副口才不去说书简直可惜。

    他不耐烦地合上书,“缺钱?”

    南宝衣心虚地绞着双手,闷闷地点点小脑袋。

    她悄悄抬起眼帘瞅一眼萧弈,少年眉目如山,端坐的姿态秀美如松竹,一派沉稳可靠的样子。

    她默了片刻,忽然抱住萧弈的腿,带着哭腔嚎道:“二哥哥叫我做使唤猫儿的猴子,可是我手头没有银子,使唤不动猫儿……

    “二哥哥,我没有娘亲,一旦后娘进了门,她会和南胭一起欺负我,她们会抢走我的一切……二哥哥是好人,是世上最厉害的人,二哥哥一定会帮我的……等我长大,我孝顺二哥哥啊!”

    小姑娘白嫩清媚的脸蛋上挂满泪珠,哭得十分苦楚,像是受尽了半世的委屈。

    哪怕明知她三分真情七分演戏,萧弈也仍旧很烦躁。

    他打算亲自欺负的小东西,怎么可以叫别人欺负呢?

    “缺多少?”他冷声。

    南宝衣愣了愣,急忙擦着眼泪站起身,将自己去玉楼春的事情说了一遍。

    萧弈指关节轻轻叩击书案,情绪莫测。

    能想到利用柳氏的卖身契做文章,小姑娘还不算蠢。

    他重新翻开书,“回去吧,柳氏的卖身契会送到你手上。”

    南宝衣走出书房,面对满园春景,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令她头疼的银钱大事,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解决啦?

    未来的权臣大人果然厉害!

    正琢磨着该怎么回报他,两个小丫鬟背着包袱踏进了枇杷院。

    两人的容色都很出众,料想是季嬷嬷给萧弈挑的通房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