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始终(上)

    许诺继续在金陵工作,林深干脆也没走,每天挂了号去看病,倒是出人意料的厚脸皮。

    下班的时候,许焕之和林深两个男人同时等在门口,弄得许诺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她初来乍到,可不能给人留下一个这么招人的印象。

    考虑一下,还是决定朝着许焕之走去,她得跟他说清楚,自己现在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同时也是要让林深死心。

    只不过她刚迈开腿,林深就走到她跟前把她拦下了。

    男人压低了声音,不疾不徐地“威胁”着她,“你如果现在找备胎的话,那跟我当初选择随便和相亲对象凑合一下有什么区别?”

    他还恶人先告状了。

    许诺狠狠瞪了他一眼,恨不得咬他一口。

    “林先生可不是随便凑合,是看准了我好拿捏,可以做个孝顺儿媳妇。”

    “我见过很多家境不如你的女孩子,如果我只是想找个人应付我妈,我可以选一个更好拿捏的。”林深这几天想了很多,许诺说的没错,他有点自私,和他妈妈一样,但是他并不是想祸害谁,只是本能地希望尽快建立一个温暖的小家庭弥补心里的缺失。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照顾好许诺的情绪。

    家不是把所有人拼凑齐了就可以,而是要知道每个人的角色是什么,这样即使有一方缺失,另一方也能及时补救,不然就会完全畸形。

    假如他父亲去世后,母亲能带着他好好过日子,而不是总想着被人照顾,他也不用这么累。

    如果他结婚后能够平衡母亲和许诺之间的关系,那许诺也不会这么委屈。

    “你什么意思,我还得谢谢你么?”谢谢他选中了自己?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想跟你和好。”

    冷笑了下,许诺甩开他的手,“我才不要。”

    “那,吃个饭可以么?”

    “不要。”

    “那我送你回....宿舍?”林深转过头看了眼许焕之,故意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容,从对方的角度根本看不见许诺如何,所以只能干瞪眼。男人回过身来,态度又放低了一些,“跟我说说话总可以吧?”

    “你总要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嗯?”

    许诺觉得他现在说的话用的方式,都是渣男标配,把手交叠在胸前不耐烦道,“我很累了,你快点说。”

    “那我们边吃边聊吧,我这几天都没怎么吃好饭,许大夫帮忙把把关,看看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说完又低下头,凑到她耳边,“你是真的要跟许焕之发展么,他可是金陵城有名的花心大少,你跟他在一起还不如跟我,至少我要是欺负你,你家里人、你闺蜜都会帮你,可是在金陵,没人敢动许家,姜靥夹在中间也很为难。”

    闻言,许诺觉得自己真的是被他吃得死死的。

    “既然知道,还这么死缠烂打做什么?反正我跟你回去也不会按照你所想的那样听话的。”

    “没关系的。”粲然一笑,这大概是他们相识以来林深最温柔的一次,“许诺,这几天我总在想,像你这么单纯的姑娘,要是被别人骗走了受了欺负,该怎么办,你遇上事情就只会躲,受了委屈就一刀两断及时止损,既不会报复也没有纠正的勇气,如果真的遇人不淑,除了吃亏别的什么都没落着,那也太可怜了。”

    “我不用你可怜......”

    没等她说完,林深便凑近她,指着自己的心口道,“一这么想,这里就很疼。”

    许诺觉得脸颊发烫,心跳都要止住了。

    可还是生气。

    她才没有那么好哄了。

    他越这样甜言蜜语,她越觉得不够真心。

    “闭嘴。”用眼神警告着他,许诺走过去跟许焕之道歉,对方倒是没有林深那么死缠烂打,只是让她如果有事随时都可以给自己打电话。

    看着许焕之离开,许诺转身对林深道,“你那个胃,别喝酒,按时吃饭,别吃太油太辣,清淡为主就行,实在不舒服就吃流食,只要不作没有什么大事儿。”

    和之前的态度相比,现在的许诺就像是个小刺猬。

    林深苦笑,是他没有保护好她的梦,她想要的不过是一段毫无瑕疵的感情,但世事纷扰,这个想法太过理想,而他所为又过于现实。

    “许诺,我们各退一步,折中一下好不好?”

    “折中什么?”

    “我会处理好那些鸡毛蒜皮,也希望你把期望值稍稍降低下。”试着去和另一个家庭磨合,和他配合着一起应对婚姻,从手足无措到游刃有余,在这个冰冷的现实世界营造一个温暖的所在,寄居其中,不求完美,但求细水长流。

    林深的话看似没有诚意,其实一字一句都没有夸张的成分,如果他和许诺保证以后都会有类似情况出现反倒是不切实际。

    他愿意给出一个态度,以后不论有什么事都会和她商量着解决,有什么想法也会告诉她,哪怕是那些小心思,第一时间跟她沟通,把两个人的利益放在首位,其他顺位往后排。

    看她还在犹豫,林深又道,“许诺,我这个人在感情方面慢热,但我从头到尾也没有要算计你,而且很少有男人会对一个女人一见倾心的,要是一上来就说喜欢你喜欢得不行那才不靠谱吧,你对我也是,要是我们见了一次之后再没有交集,你也不是非我不可,对不对?”

    知道他这是迂回战术,看自己不答应他,再影射一遍许焕之不靠谱,这样至少没人跟他争,许诺哼了一声,“我现在也不是非你不可。”

    “我是。”

    许诺承认自己没出息得差点动摇。但还是忍住了,“想清楚了?”

    “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原来追妻真的是火葬场。

    “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哄人的,跟谁学过么?”

    “哄人是第一次,以前以为自己不会,现在.....”林深无奈地笑笑,“现在知道,那是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候。”

    呸了一句,许诺转身边走边道,“我还要考虑。”

    两人持续分居,直至林母的新房子装修好了,别墅也卖了,人都搬走了,许诺还是没有回去。

    林深习惯了两边跑,平时在帝都紧着巴不得自己胃病多犯几次,这样到了金陵还能卖卖惨。

    许诺倒是很喜欢这样的日子,发微信给姜靥时表情符号都少了很多,“谁能想到呢,我居然和我表姐掉了个个儿,她忙着带孩子我忙着拼事业,安然都给顾炎怀上孩子了,只有你,始终和江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