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收拾孬种

    老太太知道她们确定了主雇,当晚就摸黑给她们烙了饼,还特意拿猪油擦了锅底,烙出来的饼都有油水了。

    虽然顶着大太阳干活确实辛苦,不过,想想主人家承诺的粮食,两个人又再次充满了干劲。

    还别说,两个人手速都不慢,一整天,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一亩四分地,全码成麦垛子了。

    “柳霞姐,真没想到你割麦子这么快,微型收割机啊,今天的麦子你得拿大头。”

    就算不想承认,祝丰丰也不得不接受事实,柳霞的速度确实比她快。

    “什么大头小头的,不是你谈来的生意,我可是一颗粮食都拿不到的,一早就说好的一人一半,疯丫头你可别让我上火。”

    “那好吧,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今天的自行车,用来驼粮食了,两个人饿的肚子咕咕叫,精神头却出奇的好。

    “今天第一次,还不太懂行情,明天早点过来,反正地都知道了,咱们趁着天还不热多干点,总好过顶着太阳流黑汗……”

    回到家,匆匆扒拉了几口饭,祝丰丰是真的倒头就睡。

    结果,却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一觉起来,真正是腰酸背痛腿抽筋。

    “那是你最近这段时间脚受伤了,祝奶奶和安子都舍不得你上山下川,你养尊处优了。”

    “……”这种养尊处优还真是……

    胳膊酸痛的抬不起来,祝丰丰的速度比昨天更慢了。

    柳霞倒也不嫌弃她,中午太阳直晒的时候,还拉着人去麦垛子底下休息了一会儿。

    下午,大娘家的粮食就割完了,拿到了应得的酬劳,再将一大堆的猪草捆起来驮自行车上,两个人高高兴兴的回家。

    结果在村口又碰上了游手好闲、拿着一捆荆棘条抽打的杨明文。

    “霞子,你去哪儿?你怎么跟小瞎子在一起?”

    “你才是傻子!”父母的残疾,一向是祝丰丰不能提的软肋,杨明文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小丫头瞬间就炸毛了。

    柳霞都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的,只知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丰丰已经骑在杨明文身上抽他嘴巴子了。

    “丰丰,丰丰,别打了,快走,等下那疯婆子又要闹起来了。”

    有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你也说不清。

    跟别人还能讲道理,还能说个前因后果,可杨宽家那个大嘴婆子,有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一句一个欺负他们家明文脑子不好,你有理都能给你编排成没理的。

    她们还要忙着挣钱呢,可没时间跟她掰扯。

    就算祝丰丰及时清醒过来,吃完晚饭,杨宽媳妇还是拉着鼻涕眼泪齐飞的杨明文闹上门了。

    “噗……”

    祝丰丰是真没忍住。

    这娘儿俩,就现在这对称度,说不是亲生的都没人相信。

    “你还敢笑话!姓祝的,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闹到保长那里去,将你们一家赶出去!”

    杨宽媳妇一个身宽体胖的中年妇女,拎小鸡一样拎着同样人高马大却畏畏缩缩的杨明文,气势汹汹,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小姑娘要被人欺负了。

    “是吗?宽婶子要什么说法?我都没说他杨明文一个大小伙子欺负我呢,你哪里来的脸?!”

    “还把我们一家赶出去,你真当你是户籍管理处的领导啊?我就算姓祝又怎么了?我户口在杨村,是正儿八经的杨村人,你凭什么赶我?”

    “还有你杨明文,你就是个孬种,有本事再来打一架啊,打不过就找你妈,你丢不丢人?羞羞羞!”

    别看她瘦瘦小小的一只,气势却不比杨家母子差。

    特别是杨明文对上她的眼睛,瞬间打了个哆嗦,直接窜到了他妈身后。

    “明文!”杨宽媳妇被气了个人仰马翻。

    她多厉害的一个人,怎么生了个儿子却是个软蛋呢?

    却不知道,今晚被祝丰丰摁在地上磋磨,杨明文之前欺负别人的那点子狠劲儿,早就被祝丰丰的凶残吓住了。

    这时候见祝丰丰有用那种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看着他,杨明文早就吓得腿软了,哪里还能硬气的起来?

    “宽婶子,我尊敬你是长辈,不想多说什么,你可别自己给自己没脸,你也有闺女,今天我能打的杨明文没力气还手,明天我就能教训春妮,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信你试试。”

    “你……”

    整日捉鹰,却没想到有朝一日竟被鹰啄了眼睛,杨宽媳妇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哎呀,都这个点了,宽叔该回来了吧?”

    “你……哼,我们走着瞧!”留下一句狠话,杨宽媳妇拉着儿子灰溜溜的走了。

    屋里,被安子死死拽着的祝老太太,长长松了口气,瘫在了椅子上。

    “姐,你刚刚太牛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宽婶子在谁身上吃过这种哑巴亏。”

    “咱们安子今天的表现也不错。”说着,祝丰丰拍了拍臭弟弟的脑袋。

    趁着这时候身高还有优势的时候不欺负,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我睡觉去了!”突然被夸,祝安脸一红,硬巴巴的嚷了一句,回了自己的耳房。

    刚刚杨宽媳妇进门之前,他姐就交给了他一个任务,必须拉着他奶,不能让她过去。

    这事儿,她们是小辈,就算打不过,说出去也是杨宽家的没脸,可他奶一旦出去,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她们不占理。

    好在,他不辱使命,完成了他姐交代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