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志气

    “丰丰,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早就琢磨这事儿了?扭了脚还能考这么好,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那能怎么办,愿赌服输呗,下次我们还打赌。”

    “滚蛋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惦记我们家那几只兔子呢!”

    “没有啊,兔子下崽快,下次我们赌大公鸡。”

    “滚蛋!”这天儿聊不下去了!!!

    柳家就父女俩,柳木匠平时十里八乡的干活儿,对柳霞管束少,也尊重孩子的想法。

    更何况这次打赌他也是支持的。

    所以,当晚,柳木匠收工回来后,就拎着个尿素袋子进了祝家大门。

    “祝婶,这是丰丰这丫头的战利品,我挑的都是马上下崽的,今年好好喂着,翻了年就能卖钱了。”

    “两个丫头片子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那可不?我今天收工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她们班主任了,刘老师说了,这可是她们班上两朵金花,考大学、进省城的那种,可不能耽搁了。”

    “成成成,那我先替丰丰接下,等杀了年猪,我分个后腿给你。”

    孙女被人夸,老太太笑的鱼尾纹都快比眼睛大了。

    “这事儿不急,眼看着丰丰和霞子要上高中住校了,钱这事儿上紧张,咱们能节省就节省点吧。”

    其他人家,孩子要是读书这么用功,肯定都高兴疯了,可祝家这情况……能念初中已经是老太太咬牙硬撑着了。

    “哎……是我老婆子没本事……”

    她就是个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的乡村妇人,如果不是赶上破陋习,她现在就是个足不出户的三寸金莲奶奶,哪儿能挣钱供两个孩子念书?

    “祝婶子你也别太担心了,丰丰学习用功,学校里总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荒废了,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我先跟安子弄兔子洞。”

    一通忙活,天儿擦黑,祝家的兔子洞终于新鲜出炉了。

    “宝贝儿们,好好吃,今年过年可就靠你们了。”

    看着在新家里乱窜的兔子,祝丰丰两眼放光。

    “这次算我输了,咱们下次再比,我还就不相信你能一直超过我!”

    因为在祝家干活,柳家父女留在祝家吃饭,看着她那守财奴样儿,柳霞就憋屈,她的自行车啊。

    “行啊,不过你要提前给我把大公鸡喂肥了,就要那个绿毛鸡,以后拔了毛还能做毽子。”

    “!”不行了,再跟这死丫头说下去,她得活活气死了。

    柳霞回家发愤图强,看书看到大半夜暂且不说,就说祝丰丰,脚上的板子戴了一星期,终于忍受不了的拆了。

    主要是,她已经一星期没洗脚了!

    估计都能搓泥了!

    “骨头倒是没问题,这段时间还是小心一点,别乱蹦乱跳的,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才多长时间,不能瞎折腾。”

    村里人没那么多讲究,一星期没洗脚,她自己都受不了,孙大夫还能认真检查,祝丰丰都要佩服他的嗅觉了。

    “安子你咋了?”

    千恩万谢又掰了半个大锅盔,终于送走孙大夫的老太太,进门就看到大孙子坐在门槛上发呆。

    “奶,我想好了,以后我也要当大夫,当大夫肯定能吃饱饭,头疼脑热的,又不是谁能控制的……”

    “好小子,有志气,以后就考医学院,咱们读硕士,读博士,出人头地当专家。”

    祝丰丰一直都知道,老太太希望她们姐弟俩能有个稳定的工作,俗称金饭碗。

    相对来说,她是要嫁出去的女儿,能有一技之长,出去饿不死就行,可安子不一样,他可是祝家顶门立户的大孙子,以后要光耀门楣的!

    “姐……你别开玩笑了……”

    什么硕士博士的,他能好好上高中就不错了。

    他姐念书比他好,他们家负担不了两个娃念书,等他再大一点,就出去干活,供他姐念书。

    至于当大夫……

    孙大夫就是从药铺抓药的学徒开始的,跟着老师傅一点一点琢磨出来的,他年轻,肯定也能行!

    “这怎么能是开玩笑呢?安子,你要记住,咱们穷只是暂时的,教育却是一辈子的,你放心念书,好好念,姐保证供你上大学。”

    “你拿什么供?”

    “你傻啊?咱们家有鸡有猪还有地有兔子,怕什么?事在人为,更何况,只要你自己用功,学校还能减免学杂费。”

    “……”张了张嘴,祝安到底是没有多说什么。

    只不过,心里的那颗种子,却悄悄发了芽。

    “你姐说的对,安子,你好好念书,奶就是砸锅卖铁,也会供你们俩上大学,再不行就卖地!等你们俩考上大学有好工作了,奶就跟着你们去大城市享福,谁还种地?”

    “奶,你就放心吧,不到那一步,地是我们的根,就算不种了也不能轻易卖了,我爸妈、我爷还在这里呢,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挣学费的。”

    “哎……好孩子。”

    拍拍孙女的肩,再摸摸大孙子的头,祝老太是真心觉得当初那个决定是对的。

    看看,他们家丰丰多懂事儿,念书比村子里其他人家的女娃强,还懂得体谅人。

    可不像杨宽家的春妮,念书不好好念,还成天好吃懒做、挑三拣四的,要不是杨宽吃苦,那种丫头,以后谁家会说亲?

    想到那一家子,自然会想到之前杨宽媳妇的那点子见不得人的心思,老太太又发愁了。

    柳家父女俩,跟他们家一墙之隔,比亲戚还亲密,杨宽媳妇看上霞子,就怕那张大嘴又到处乱说。

    “奶,咱们地里粮食出穗了没?上蚜虫了吗?不行咱也买点药,央个人喷麦子上,可别辛苦一年让蚜虫糟蹋了。”

    “没,咱们地里庄稼好着呢,这事儿你们不操心,还有奶呢,你们姐弟俩安安心心上学,考试,奶就踏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