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危机

    对方看了白宇扬一眼,便让他跟着一起进去了。

    白宇扬心头不舒服。

    今天好歹是他们拿证的日子,虽然感情没有多么的深厚,但至少得把时间留出来好好培养啊。

    事情还多得很呢。

    现在是合法夫妻,得搬到一起住吧。

    那就要收拾东西,搬家。

    也算是新婚第一天,虽然婚礼来不及办,但得请好朋友吃一顿饭,跟他们分享一下这个喜事吧。

    别人一个电话,就跑来了。

    到底有没有认清现在他们俩的关系?

    许晴天没有管白宇扬在想什么,服务生停在一扇大门前,把门推开,“许医生,请。”

    “嗯。”

    许晴天走了进去,白宇扬心头再不舒服,也得跟上。

    里面人并不多,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除了何培,还有几个年纪大一点,穿是很正式的中年男人也在那里。

    他们看到许晴天,都站起来打着招呼,“许医生,你来啦。”

    “各位老师也来了。”许晴天赶紧上前,跟他们一一握手。

    这些人都是医学界的前辈,她只是个晚辈,哪里担得起他们这般对待。

    许晴天很谦虚有礼,让这些个人前辈都很满意。

    他们这么对待许晴天,是因为许晴天的医术确实了得。

    年纪轻轻有如此成就,让人敬佩。

    “这位是……”其中一位前辈看到跟她一起来,但一直没说话的高大男人,也以为是她结交的哪位医学大佬。

    “这是我先生,白宇扬。”许晴天大大方方的介绍着。

    何培愣了。

    先生?结婚了?

    白宇扬听到这样的介绍,心头的那点不悦,倒是隐隐散了些去。

    其他人也不由惊到,“你结婚了?以前没听说过呀。”

    “来之前才拿的结婚证。”许晴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所以才耽误了点时间。”

    “我靠!”何培都震惊了,“所以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办结婚证?”

    “嗯。”

    “……”何培终于知道白宇扬为什么脸那么臭了。

    人家结婚,他把人给叫来了。

    这换成谁,也得气啊。

    不过,这事他要提前知道,也不会打这个电话了。

    白宇扬瞪了眼何培。

    何培有点理亏,只能避开。

    “那恭喜恭喜啊。”前辈几人都道喜,“什么时候办喜酒?可得要请我们呀。”

    “一定。”许晴天笑着回应。

    白宇扬看到许晴天这么大方的跟他们提起了婚事,心头的郁闷更是散没了。

    他们聊着天,白宇扬从别人的眼神和嘴里才知道,许晴天比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她年纪轻轻却有着高超的医术,就算是这这些德高望重的前辈也频频竖起大拇指。

    看到女人谦虚不矫作的样子,他没由来的升起了一股自豪感。

    这么厉害的女人,是他的妻子。

    亏他下手下得早,不然还真指不定被谁抢了去呢。

    几个人说了一会儿话,门再次被推开。

    来人是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他身材消瘦,但是五官透着凌厉和威严。身后,跟了好几高大威猛的保镖。

    白宇扬看着这个人,微蹙着眉头。

    他曾经好歹也是在道上混的人,对某种人有一种天生的敏感。

    眼前这个人,是个角色。

    “大家好。”来人出了声。

    “邱先生。”何培先打的招呼。

    之后,其他几个前辈也打了招呼。

    许晴天认识这个人,邱凌。

    他是前两天才到都城来的一个大富豪。

    听说,资产上千亿。

    以前,他去过医院,还跟她聊过一些病理上的问题。

    后来还被他邀请过一起吃饭。

    “许医生。”邱凌倒是看向了许晴天,对她似乎比对其他人要热情一些。

    许晴天笑了笑,“邱先生。”

    “这位是……”邱凌看向白宇扬。

    “我丈夫,白宇扬。”

    “噢,AC的总裁,白总。”邱凌伸出手。

    “你好。”白宇扬稳沉的伸过手,握了一下就松开了。

    邱凌对白宇扬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倒是对许晴天,很热情。

    他们聊了几句,便开始了正题。

    “各位,这次把你们请来,是邱某有事想请各位帮忙。”

    “邱先生请说。”

    邱凌倒是一点也不避讳白宇扬在,让手下给一个一份资料,除了白宇扬。

    “这是我的病例。请各位看一眼,邱某这身体,还有得救吗?”

    众人相视一眼,打开了里面的资料。

    看到后面,每个人的脸色都沉了。

    这病,可以说是无药可救了。

    许晴天冷静的看完。

    从医这么多年,她什么病都见识过。

    以前在基地的时候,因为姜宛白的身体,她苦学医术,很多时候都拿生病的小动物做试验。

    后来,她自己钻研,才对更多的病有了一些认知。

    慢慢的,这些年,看的书多了,见过病例也多了,在手术中也能获取经验,医术倒是达到了一定的层次。

    有些病,在不违背常理的情况下,是能治的。

    不过,很多病,就算知道救治的方法,但也不可取。

    许晴天看着这份病例报告,就知道邱凌在想什么了。

    她不动声色,只是平静的看着封面。

    “各位,邱某这病,还有得治吗?”邱凌扫了众人一眼。

    “这……”其中一人想了想,“邱先生,你这身体若是再早个三五年,配上现在的医术,是还有得治的。但是现在……”

    邱凌看着对方,“梁大夫的意思是,我现在是只有等死吗?”

    “……”

    这话,大家都心里有数,但被人这么问,总不能点头。

    何培看向了许晴天,他虽然一心钻研医学,但脑子并不蠢。

    此时看到这份病例,他就知道今天这并不是真正的求医。

    “许医生,你医术了得,你说,我还有没有得救?”邱凌缓缓的看向许晴天。

    众人也看向了许晴天。

    许晴天想了想,“邱先生,我老公不是医生,可否让他回去?今天我们刚登记结婚,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家里人。虽然结婚有些匆忙,但还是想把这份喜悦分享给家里人。”

    邱凌看向了白宇扬。

    白宇扬没有看明白那份病例,但是许晴天突然说起了这个,似乎哪里不对劲。

    “你赶紧回去吧。跟宛白他们说一下我们俩的事。等这边的事谈好了,我就回去。”许晴天从包包里拿出她公寓的钥匙,“趁着时间还早,你回去帮我收拾一下东西,搬到你那里去。”

    白宇扬很意外她会这样的安排。

    这确实是他心中所想。

    但是,太突兀了。

    许晴天把钥匙塞到他手里,“辛苦你了。”

    白宇扬盯着她,最后还是把钥匙拿在手里,“那好。我回去安排一下,你们聊完就早点回来。”

    说完,他又看向何培,“你要是后面没事,也跟晴天一起到家里来吃饭。”

    “……好。”何培看了眼许晴天,点头应了下来。

    白宇扬起身,对他们礼貌的点了点头,才走到门口。

    他的手刚碰到门把,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许医生,今天你登记结婚,是喜事。但是,今天我这事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得完的。所以,不如就留下白总,我一会儿让我这里的厨师给你们备一桌好桌菜,先将就一下。”邱凌的人,拦下了白宇扬。

    众人皆惊,不知道他这是何意。

    按理说,留下白宇扬确实是没什么用。

    邱凌把一个外行人强行留下来,说不过去啊。

    白宇扬的手握紧了钥匙,转过身。

    “邱先生,谢谢您的好意。我先生他是个外行人,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其实除了让他回去跟家里人分享这件喜事,还要帮忙搬一下东西。”

    “喜事什么时候分享都可以,搬家也不急一时,如果需要,我会派人去帮忙。今天各位既然来了这里,那就暂时留下。我这会所要什么有什么,各位尽管提就是。就当是……度假。”

    这种时候,再迟钝的时候也知道事情不太对劲了。

    除了何培,其他三个前辈都面面相觑,不明情况,但知道这事有蹊跷。

    何培担心的看向许晴天。

    许晴天和白宇扬相视,两个人都很冷静。

    其他人,脸色则出现了慌乱。

    他们只是医生,一辈子接触的人都很简单。

    他们能够治病救人,学术上是有研究,但真正的人性,他们并不知道有多么的险恶和恐怖。

    “邱先生,他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

    “陪着你啊。”邱先生说:“我们都是大老爷们,就你一个姑娘家。而且接下来可能会在这里待上一阵子,有你先生陪着,他看着你,你有他在,应该都彼此安心。”

    许晴天明白邱凌的用意了。

    人质。

    呵。

    白宇扬知道这事不简单,既然对方已经做好了准备,是肯定不会让他走的。

    他转过身,重新走回许晴天身边,“邱先生考虑周全。”

    “白总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邱凌看着他,突然问,“白总是什么血型?”

    白宇扬张嘴便要说话,许晴天提前拦下了他,“A型血。”

    “许医生,你别紧张。我就随便问问。”邱凌笑着说:“这大概是我的一种习惯,看到人就想问问。”

    “邱先生,你既然不允许我老公离开,那还请你收了你的那些心思。”许晴天面上已经没有那么和气了。

    这个男人把他们招在一起,又拿了他的病例给他们看,她就该想到这人想做什么,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会把主意打到白宇扬的身上。

    “许医生误会了。”邱凌嘴上这么说,但是一点也看不到诚意,“各位的时间也很宝贵,我也不兜圈子了。”

    很显然,邱凌这次是下定了决心的。

    他说:“大家都是医学界的泰斗,几位更是心脏科的翘楚。我请大家来,就是想请各位帮我做一个手术。”

    “你们都看了我的病例,各为也都检查过我的身体,知道我的情况。我也在国外做过很多检查,有医生跟我说,我要活下来,只有一个办法。”

    邱凌站起来,走到窗前,“换心脏。”

    白宇扬这下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问他的血型了。

    下意识的看向了许晴天,她很镇定。

    刚才她抢先一步说他是A型血,就是在断邱凌的念想。

    “换心脏?”

    “这……”

    几个人前辈都震惊到了。

    这样的手术以前也是有过的,但少之又少。

    更何况,他这个病,是要换一颗健康的心脏,这……

    试问,哪个健康的人,会愿意把心脏供出来?

    这简直……

    “我已经找到了供体,该做的检查也都做过了。但是我养的那些医生都没有什么用,我也不相信他们的本事。所以,才把各位请来。”

    邱凌看了眼这几个人,只有何培和许晴天最为淡定。

    “那……这个供体是……”有人想问,但又不敢问出来。

    这一问,怕问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几位放心,供体已经签了同意书。”邱凌说:“我不做违法的事的。”

    这话说出来,真没人信。

    邱凌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不太清楚,但也察觉得到,这人决定不是个善茬。

    就怕这个供体,也不是自愿的。

    “几位,我相信你们,才请你们来的。还希望你们能够认真对待。当然了,事成之后,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邱凌笑着安抚他们。

    “邱先生,既然你相信我们,能不能让我们再检查一下供体主人?”许晴天异常沉着。

    邱凌微微扬眉,“许医生是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换心脏是大事,不能马虎。”许晴天一本正经。

    “我把检查报告给你看。”邱凌让手下去拿。

    “不用了。我们需要重新给供体做个检查。”许晴天一副完全接受了这件事的样子。

    邱凌眯了眯眸。

    “许医生,这不行啊。换心脏这种事,不能随意就……”其中一位前辈意思很明显。

    若是这合法的话,邱凌怎么可能把他们几个人单独请来?

    这种换心脏的事情,可是大事。

    明显,他这是在私下里做的。

    “张医生,邱先生能请我们来,是相信我们的实力。而且,这件事,就我们房间里的几个人知道而已,没有关系的。”许晴天看向这几个前辈,他们眼里都流露出了恐慌。

    其实大家都知道,很多有钱有权有势的人,想要换心脏什么的,很简单。

    用钱买不了,就用权势压人。

    再不行,就直接抢。

    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允许别人用自己的心脏?

    ------题外话------

    原本今天完结的,看样子,还得有两天。不过,大家还是要把新文收藏起来哟。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