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大结局二你好消防员

    往常,岳渟川也会这么猝不及防地吻她,但那基本上是在夜晚或是有遮蔽物的僻静角落,可是像现在一样,几米远的地方就是酒店的通道,时不时的就会有人声杂声传来的地方,他却吻得如此动情,深沉,甚至带了些疯狂的意味,这就让脸皮薄薄的米果觉得不自在了。

    在送菜的服务员脚步匆匆走过来之前,她推了推他,喃喃提醒:“呃——”

    岳渟川的舌尖扫过她的上颚,敏感刺激的感觉令她身子一晃,他扣紧她柔软的身子,在她的嘴唇上重重压了一下,缓缓松开。

    她压抑地喘息着,想抽回环在他腰际的手臂,可是却被他的手按住。

    为了避免尴尬的场面发生,她只好像个木偶似的一动不动的贴着他的胸膛,面颊朝里,耳畔传来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渐渐的,就觉得安心。

    似乎外界一切的声响和非议的目光都和她绝缘了,她的世界里,只有眼前这个愿意把他从不轻易示人的伤口,亮给她看的男人。

    在外人眼中,他是一马当先一身正气的孤胆英雄,但是在她的面前,他就是他,一个长得有点帅的普通的男人,是她此生最爱的人。

    感觉到他紧拥着自己,指间那有些霸道的力度,他的呼吸很沉,透着一种历经沧桑后疲倦的味道。

    米果不禁黯然心酸,他这是在向她示弱,是想从她的身上汲取温暖的力量。

    她阖上眼睛,手指摩挲着他军装上的扣子,轻轻地说:“我知道小姨不在了,你才是受打击最重的,最难过的那个人。虽然你没有像杜阿姨一样痛哭流涕,没有流露出不舍,可我知道,送走小姨的那一刻,你的心是最痛,最痛的。”

    她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腰,也替他挡住那隐藏在暗处的波涛汹涌的哀伤,“我不会说话,不会安慰人,而且做什么事也都是笨笨的,但我想对你说,岳渟川。”她顿了顿,把涌到眼眶边缘的泪水蹭到他的军装上面,“我爱你。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你是开心还是难过,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

    一口气说完憋在胸口好久都未能说出的话,米果痛快之余又觉得忐忑,毕竟,岳渟川是军人,经历过的大风大浪比她吃过的盐巴还要多,她这么说,会不会把他看得过于软弱了。

    没想到,这个如同钢铁般坚硬的男人,会当着她的面示弱。

    四周一片寂静,她的视线里,只有他眼底摆荡的波光。

    到底没能落下来,毕竟,他是男人,是为她挡风遮雨的倚靠,不是软弱的累赘。

    察觉到眼里的潮意,岳渟川自己都觉得诧异,他竟会有了落泪的冲动。

    多久没有这样感动过了呢。

    记忆中如此失态,还是他青春叛逆期的时候,他和欺负同学的混混打架被叫家长,小姨和彪悍跋扈的混混家人据理力争,甚至不惜为了保护他挨了对方的拳头,当时,他也是这样紧紧抱着小姨,流下滚烫感动的泪水,保证今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如今,疼他爱他视他如生命一般的小姨走了,他却幸运的拥有了她。

    可能过度外露的情绪把她吓到了,她瞪着漆黑的眼睛怔了半响,抬手摸了摸他的脸:“岳渟川,你哭了?”

    他没有否认,只是低下头,把脸庞埋进她柔软的肩窝,汲取着她身上独有的甘甜温暖的气息,过了许久,他才哑着嗓子说:“谢谢你,果果。”

    谢谢你。

    谢谢你能爱我,做我的爱人。

    是谁说的,每个女人的心里都住着自己的第二位母亲。不论是**十岁的耄耋老人,还是三四岁的黄口小儿,但凡是个女的,只要遇到合适的人和特定的环境,她的母爱天性就会自动发散闪光……

    米果一边感动于岳渟川对她难得的依赖,一边无意识地抚摸着靠在自己肩上的那个发茬坚硬的后脑勺。

    “不客气啊,岳渟川。咱们谁跟谁啊,你就别跟我客气啦。”

    虽然明知道她会错了意,可岳渟川听到这样一句令人嘀笑皆非的安慰话,还是忍不住挑眉笑了两声。

    真不愧是他的傻姑娘,治愈系的小霸王。

    “果果。”他忽然叫了她一声。

    “哦?”米果看着岳渟川忽然变得幽邃深沉的眼睛,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岳渟川的手指攥了攥军裤兜里的硬盒,犹豫着要不要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把她套牢。

    虽然这是他最期待的时刻,而且也是小姨临终前的遗愿,可毕竟这样的日子,总有些……

    没等话说出口,手机却先一步响了。

    岳渟川接起电话,说了两句,原本搭在米果腰际的手臂蓦地一紧,紧接着,就松开了。

    “中队有紧急外援任务,我必须得离开了。”岳渟川简单交待了两句之后,就准备拨打侯伟业的手机,可手指刚触到屏幕,就看到侯伟业一边扣着军装的领扣,一边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孔易真跟在后面,也在边跑边整理军装。

    岳渟川把手放在米果的肩上,眼神里充满歉意,“果果,要麻烦你留下来招呼宾客了,钱不够,就刷我的卡。哦,还有,晚上闲了的时候,麻烦你去看看我妈,小姨刚走,我怕她适应不了。”

    米果点点头,“你放心,阿姨有我呢。岳渟川,你们要小心一点,一定要安全回来啊。”

    岳渟川笑着捏了一把她圆圆的脸蛋,姿势特别帅的朝她敬了个军礼,“遵命!”

    三人成列。

    岳渟川排头,孔易真押后,他们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出了酒店。

    制服诱、惑,这样的一幕,放在任何时候,看起来都特别的养眼,震撼。

    可是米果却满心的依恋,她下意识的朝前追跑了两步,想多看看岳渟川,可是刚一迈步,就被人拉住了。

    是早就习惯了这种分别场面和气氛的军嫂,叶梅。

    “别追了,他们已经上车了。”

    米果黯然低下头,手指拨弄着背包的带子,叫了声:“梅姐。”

    叶梅揽过她,叹了口气,安慰道:“嫁给军人,尤其是消防军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坦然面对每一次的离别。米果,你是个乐观坚强的姑娘,梅姐相信,你一定能做个合格的军嫂。”

    米果愣了愣,“军嫂?”

    这个字眼,感觉上离她还有点遥远。

    叶梅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她拿起米果的手,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在米果同样惊讶的目光下尴尬掩饰道:“哦,那个,岳渟川没和你说点什么?刚才,你们不是聊了挺久的。”

    米果表情惘然摇摇头,“没说什么啊,他就是想谢谢我。”

    叶梅表情一呆,心想你个岳渟川真够窝囊的,求个婚至于上升到精神层面吗,米果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那个金属圈啊,这个笨蛋!

    怕米果知道了瞎想,叶梅找个话题支吾过去,就拉着米果招待客人去了。

    五月末,一个诸事皆宜,阳光灿烂的日子。

    米果被米妈妈的巨灵掌从美梦中拍醒,接着就是魔音灌脑,“小祖宗,我叫你三遍了,你怎么还睡得跟猪似的!”

    米果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几点了?”

    “七点半!七点半!七点半了,我的小祖宗!”米妈妈干脆把闹钟放在米果的鼻子下面。

    米果的眼睛盯着不断跃动的秒针,瞳仁呆呆地转了几圈,突然,她掀开被子,狂叫着冲出房间:“妈呀!我迟到了!”

    ‘心心向荣’婚庆公司开幕盛典及万人相亲大会,在美丽的a市新区广场盛大举行。

    今天的活动,是‘心心向荣’和a市婚恋协会共同策划主办的。‘心心向荣’此次主打温馨浪漫牌,从广场入口就开始用浪漫粉色系来装扮,使每一位前来参与的嘉宾和会员都能感受到浓浓的浪漫气息。

    米果刚跳下出租车,就被拿着手机翘首以盼的小颖拉住手臂,“小姑奶奶,你可算来了。”

    米果哈哈两声,“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

    小颖抛给她一个就知道你会这样的嫌弃眼神,然后,指着彩色气球门下面站着的一群人,说:“快点去接待你们殡仪系统的大龄会员吧,他们都等着你呢。”

    米果举起手,“ok!”

    刚想走,又被小颖叫住。

    “嗳,果果,你妈妈那边的人,确定一会儿能到,是吧?”小颖一边在纸上飞速地写着字,一边问米果。

    “能到。我出门的时候,我爸妈和小姑姑他们已经在集合队伍了。”现在,老米家成了平安小区的明星家庭,而米果和岳渟川的恋爱经历更是成了‘心心向荣’的活广告,小区里大龄未婚青年几乎全部加入了公司会员。

    小颖想起什么,忽然笑了笑,勾住米果的肩膀,“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米果问。

    “喜福来倒闭了。”小颖说完,俯身过去,低声说:“听说倒闭前一天,薇薇被张福义的老婆当众扒光衣服暴打一顿,再也没敢露面了。你说,是不是特别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