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眼见白衣温竹筠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温小筠急得直踮脚往上蹦,“哎!我话还没说完呢!”

    然而黢黑一片的上空半点回应都没给她留下。

    温小筠气得狠狠跺了下脚,在心里把那位篡权夺位,临时登基的“代理”时空系统从上到下骂了个遍。

    怎么跟他多说一句话就那么难呢?!

    但愤恨归愤恨,现实还是要接受的。

    在心里最后将温竹筠最后骂了一遍后,温小筠便耷拉着脑袋,认命的回到了现实世界。

    再抬头时,眼前环境却与之前完全不同。

    温小筠惊异的睁了睁眼,此时的她竟然已经躺在了一方土炕上。周围是被灯油熏得泛黄的斑驳白墙。炕头另一角摆放着一张小炕桌,炕桌上燃着一盏铜制油灯灯盏。火苗昏黄飘摇,随着屋子里微弱的气流,曳出一片影影绰绰的光影。

    再往自己身上看去,一面又厚又沉的灰色的大棉被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

    温小筠大脑瞬间停摆三秒,难道说温竹筠那货这次终于良心发现,给了她什么可以操控时间快慢,或是什么瞬间转移的超级外挂吗?

    不过冰冷的现实一下就击碎了她美丽的幻想。

    “醒了?来,喝点粥。”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她耳畔响起。

    温小筠抬了抬眼皮,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果不其然,看到了一张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鄞诺正坐在她这边的炕头前,一手端着汤药,一手持着汤匙,舀了一汤匙的药汤,小心翼翼的送到温小筠唇边。

    温小筠挣扎着要坐起身,可是后脑勺才刚离开枕头,头就晕眩的不行,张了张嘴,刚想问一下鄞诺到底发生了什么,嗓子咽喉处却干哑的厉害,一个字的音儿也发不出来。

    鄞诺眉头微皱,一面喂着她喝药,一面埋怨似的对她说道:“知道自己身子弱,还不老实躺着休息?”

    喝下了这一勺的苦药,温小筠只觉得舌头都快要掉了,不觉打了个激灵。

    鄞诺原本严肃阴沉的脸上这才露出点笑模样,又舀了一勺,“刘老头刚要去抓你的手,用意确认你的身份。不想你瞎子一下晕倒。不过后来他还是给你把了脉,还给你开了专门去残毒的药。快,趁热喝了,还能吃碗芝麻糊,养养体力。”

    至此温小筠才终于明白,温竹筠帮她的方法,就是叫她晕厥过去,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可能,温小筠真是想冲过去,把温小筠面前所有桌子都掀翻!

    太糊弄人,太坑人了!

    不知是愤恨的力量,还是那苦汤药真的功效非凡,就在温小筠喝到第三勺的时候,她的声音终于回来了。

    她抬脸朝着鄞诺眨了眨眼,“刘老前辈不是说要宴请你吗?难道你们现在都吃完饭了?”

    鄞诺喂药的动作越来越娴熟,趁着温小筠最后一个字的空档,又迅速出手给她填了一勺,头也不抬的回道:“你都晕倒了,我还吃得下什么酒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