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为老不尊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那白发老头伸来的手,温小筠本能抗拒。

    她不自觉的背过手,有点畏怯的撤后半步躲到鄞诺身后。

    鄞诺则默契十足的伸出手,将一心奔着温小筠手腕而去的刘老头拦了下来,笑眼弯弯的说道:“刘老哥,鄞诺这位小弟之前是中毒不假,我却已经给他吃过解药了。只是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多喝点热水,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就不劳您费心了。”

    说完鄞诺转身望向温小筠,抬手指向刘老头,笑着介绍道:“小筠,这是几年前我在滕县意外结识的一位忘年交,刘冯汉,刘老先生。虽然表面上只是个入世老先生,内里却实实在在的是个世外高人。”

    说着鄞诺还特别转过脸,对着温小筠眨了下眼,使了个眼色,意味深长的特别交代,“只是这些个世外高人呐,癖好也大都不寻常。就比如咱们这位刘先生,都快八十岁的高龄了,逮着个谈得来的小年轻,也非要以兄弟相称。再比如他老人家虽然医术高明,行为做派却半点老医师的样子都没有,一看到年轻姑娘,两眼就贼帅帅的放光芒。

    所以你这种女里女气,很容易叫人认成是女扮男装的小屁孩,对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可要格外小心呐。”

    听到这番介绍,温小筠圆圆的眼睛立时露出了大大的疑惑。

    还带这么介绍人的?

    对面的刘冯汉听到鄞诺这么不给他留面子,抬手挥拳,朝着鄞诺肩膀就是重重一拳,佯装生气的竖起眉,吹胡子瞪眼的叫骂道:“好你个小滑头!老夫这边连人家姑娘的手都没摸着呢,你就先给人家小妹妹一个下马威。当初上赶子的非要跟你这缺德的小屁孩儿你交朋友,还真是瞎了老夫的——”

    话说到一半,刘冯汉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秃噜嘴的把自己都要骂进去,赶紧捂住嘴,扭头呸呸的啐了起来,“你小子才是狗,你小子狗眼,狗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温小筠:···

    这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啊,刚才从后门挑帘而出的那个白发白须的慈祥老者形象就已经崩塌得干干净净,荡然无存了。

    留下的,只是一地奇葩。

    鄞诺却半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他笑呵呵的抬头推开刘冯汉的拳头,“哎呀,刘兄此言差矣。鄞诺只是实话实说,可一点都不狗。”

    刘冯汉气得胡子都吹起来了,双手掐腰怒视鄞诺,“不是狗,你倒是吐个象牙出来啊!”

    鄞诺耸肩一摊手,“这有何难?”说着他放慢的语速,夸张的扯大嘴型,一字一顿的说道,“‘象——牙——’,您看,这两个字不就吐出来了?”

    刘冯汉顿时一愣,后面温小筠终于忍不住的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听到温小筠的笑声,刘冯汉这才明白鄞诺的花招,满是皱纹的脸登时青紫一片,狠狠一拂袖,转身就要往后面方向走。

    眼见鄞诺这下算是把老医师刘冯汉彻底得罪了,温小筠立时上前一步,急着要替鄞诺解释。不料却被鄞诺一把拦住,“你要干什么?”

    他笑着问。

    温小筠却不理鄞诺,望着刘冯汉的背影急急解释道:“老先生,鄞诺就是一张臭嘴,可是没有坏心,您可别生他的气。”

    刘冯汉脚步一顿,缓缓转过身,脸上却挂着笑。

    与其说挂着笑,更像是强忍着不大笑出来,“老夫岂是那么小气的人?你这小妮子真是不懂事。”

    温小筠再次僵了一下。

    刘冯汉又抬手指着鄞诺的鼻尖,笑骂着说道:“老夫最喜欢的就是你小子这股混不吝,油滑调皮的劲儿。吐‘象牙’?嘿,还真有你小子的!”

    鄞诺笑了笑,“一般一般,不值一提。”

    刘冯汉又道:“好了,还不赶紧带着你家小妹妹过来?前几天就收到你小子的飞鸽传信,说今晚要来老夫这儿来吃酒。好家伙,老夫收到信,头三天就开始给你小子准备,结果临了临了,老夫这边酒菜都准备好了,你这个臭小子又叫人传话说不来。好家伙,可把老夫气得胡子都差点吹掉了。”

    鄞诺随手拽住温小筠的手腕,抬步向前跟去,“今晚的事,都是鄞诺不对。鄞诺答应刘兄,日后帮刘兄达成一个心愿还不行吗?”

    刘冯汉傲娇的撇了撇嘴,“这还差不多。”

    鄞诺抓着温小筠的手举高了些,示意给刘冯汉看,“对了,刘兄,鄞诺这小表弟虽然长得像女人,可真不是女人。他叫温小筠,跟鄞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站着撒过尿,活过泥,千真万确的男儿人!”

    听到这句话,温小筠的脸蹭地一下就红了。

    莫名就觉得好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