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奇怪的老医师

    看到杨之拓目光中闪烁的阴鸷与狠戾,旁边杨永本就灰暗的脸色更加阴沉。他探身向前,压低了声音说道:“公子,在咱们滕县敢闯您这花楼的人,可没有几个。一楼和门口都有人看着,那人却能悄儿么声的来,又能走的无声无息,不是对这花楼熟悉的自己人,就是盯了您很久,多次来踩过点的。”

    后面李罗华与黄清石听了这句,脸色顿时一变。

    李罗华有些惊惧的转动着眼珠,猜测着说道:“如果是滕县里面的内鬼,不应该敢对杨家出手才对啊。肯定是来这儿踩过几次点的外贼。”

    黄清石心知胆小如鼠的李罗华这是生怕别人怀疑到他,才故意把嫌疑往外面引。

    不过他说的倒也是实话,凭着杨家在滕县的势力,根本不会有人敢轻易动杨之拓。即便是滕县另一个大姓,胡氏家族,也不敢这么做。

    黄清石左想右想,忽然想到了一个最有嫌疑的身份。

    他扒着李罗华的肩,探头望向杨之拓,“公子,您说会不会是那帮子山贼在报复咱们?”

    听到黄清石这个猜测,屋里的其他人目光皆是一震。

    杨之拓的脸色更是几乎阴沉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时间,屋里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噤了声,仔细回想琢磨着之前的各种可能。

    而此时的两条街外,鄞诺的马车已经停在了一家上好了夹板的药铺门前。

    原本驾驶马车的猫耳朵早已在停车的第一时间下了车,怀揣着一袋宝物,风一般消失隐没在了深沉的夜色中。

    鄞诺先把温小筠抱到车厢门前面的平台上,而后自己跳下马车,才有把温小筠重新抱了起来。

    温小筠则继续发挥着一个业余演员的职业精神,尽职尽责的扮演一个四肢瘫软的死尸。

    鄞诺抱着温小筠抬步迈上台阶,一边抱着温小筠,一边伸直了手重重的敲了两下门。

    像是有人专门等候在门后位置上一样,这边敲门声刚响,里面就传来了门栓子被人拉开的声响动静。

    不多时,重重的榆木门扇就被人从里面拉开。

    闭着眼躺在鄞诺怀里的温小筠不觉眉梢微动,心中疑云顿生。

    这家药铺可是杨家人专门指派给鄞诺的。按理说鄞诺不应该认识才对呀。

    可是他们怎么好像早就知道鄞诺回来,连问一声“门外是谁呀?”都没有就直接开门了?

    难道是杨家人一早传递了消息过来?

    可是那样他们更应该要维持一些表面功夫,以求不被鄞诺识破才对。

    温小筠大脑高速运转着,突然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边温小筠正在心里确认着,那一边鄞诺就已经走进药铺屋子。后面开门的人又迅速将门关合。

    就在温小筠正要屏住呼吸,力求演技真实自然的时候,身子忽然一晃,双脚便落了地。

    由于没有任何准备,她这一晃差点没倒地上,全赖鄞诺扶住了她的双臂,才勉强站稳。

    温小筠诧异的睁开眼睛,才发现里面屋子灯火通明,刺眼的很。

    温小筠忍不住的眨了眨眼睛,才算把周围环境看清楚。

    这里果然是一家药铺,正对门的那面墙满是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深褐色实木老药柜。一个个的云纹铜把手边缘都磨损严重,无声的昭示着悠久的岁月。药柜子前面还有一排宽宽的柜台,里外各有一把椅子。供病人看病号脉抓药用。

    柜台的最左边是一扇小门,悬挂着浆洗干净的白色麻布门帘。此时像是有一阵过堂风吹过,白色门帘飘然而动,从门里面走出一个身材干瘦,颌下长着一捋儿白色山羊胡子,穿着灰色麻布长衫的白发老者。

    老者随手撩开门帘,一抬头正对上鄞诺的目光,弯弯的狐狸眼瞬时完成两道月牙儿,脸上随之牵出一片皱纹涟漪来。

    “好小子,你还敢来登老夫的门,真是不怕死吖~”

    鄞诺笑笑拱手,“刘兄别来无恙。”

    温小筠顿了一下,虽然她已经猜出这个刘大夫和鄞诺应该是旧识,可是真到行礼时,反应还是慢了半拍。

    不过好在并没有人特别在意温小筠这边的礼数。那白发干瘦老头,笑着朝鄞诺点点头,目光忽然转到了温小筠这边。

    可就在他看清温小筠的气色脸色时,他脸上笑容忽然一滞,“这位贵客该是中毒不清啊,”说着他本能的撸起袖子,抬脚就向温小筠快步走来,“快让老夫把把脉,看看中的到底是什么毒?”